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0章你到是分析的透析
    玉笛咬唇,咽下就要脱口而出的吃疼声,急着语气直囁嚅道:“二,二夫人,老夫人,老夫人,她她······”恍恐,面露急色,没主意,轻唤二夫人拿主意。

    二夫人闻言,惊愕的面色瞬间通红收回神思,‘嗖’的一声,抬起手臂,伸手直接堵住关锦昭张大的圆润小嘴,死丫头,嘴巴张这么大,不知道你一颗驻牙啊!

    要是不小心被太子殿下看见,入不了太子府,看她不撕了她的皮。

    关锦兰这个有娘生没娘教的浪蹄子,真是什么话都敢说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二夫人!”

    “···嘘···别吵···掐人中···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,好。”音落,垂首,背黑锅的人有了,她可以放心大胆的掐人中穴。

    太子赵朝听言,剑眉更是蹙的死紧,面露怪异之色轻瞟,厢房珠帘后面一眼,,双手微拢成拳,“你,护国,你刚刚说的什么话?”

    关锦兰瘪嘴嫌弃,坦然轻鄙一眼,“切,也就你傻,自然你发问了,那本公主就发善心,扫扫盲,纯白送不收银子。”音落,轻撩发丝缠十指,“妈呀,本小姐真快被自己大方哭了!”

    玉笛本就竖着的耳朵一听,手中动作陡然加重,啊的一声尖叫声也应景响起,玉笛顺势直接摊坐在地上,一脸惨白无辜像。

    老夫人抬臂伸手,轻捂哆嗦的上唇,瞳眸充血似狠睨二夫人一眼,抬手‘啪’的一声,直接挥在二夫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二夫人完愣,一脸懵逼的抬手急捂住挨凑的面腮,“娘,你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了,还有为何不为何!”音落,伸手搭上玉笛伸过来的手臂。

    玉笛抿唇,越发的恭敬几分,两腿急挪,扶着住老夫人的身腰身,精心的伺候着老夫人坐到一边。没办法,外面两人还没商量出个子丑寅卯,她们怎么能就这样回苑。

    关锦昭完愣,瞳眸泪眼汪汪,终是忍不住簌簌淌了下来,刚吃了她的男人不想要她,提上裤子就像关锦兰提亲;母亲,从头至尾就没安慰过她······祖母更是没有一句安慰的话语,晕倒醒来,第一件事就是掌刮她母亲······她的这命,怎么这么苦!

    关锦兰这种毫没教养的女人,那里好?那里好啦?

    太子赵翰暗沉的眸色刹那幽暗,俊脸亦是抽搐的厉害,“······你到是分析的透析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像本公主这样的人,简直就是个传说,您也不必太自卑,哎呀,拐什么题?说你呢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嗯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憋着口气,樱桃小嘴巴巴不停,损人的话层出不穷往外到,“就你,还真当你的身份有多好,说好听的后院养的一堆女人等你睡;说不好听,后院你费心出银子,养的一堆女人等着睡你;而且,不用给瞟资,瞟了你,你还得费银子养着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停,停!”爆吼!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吧唧吧唧樱桃小嘴巴,痞痞无所谓揉耳朵道:“呀呀,瞧你怂样,又想听实话,听了又受不了,人家这里还有一堆,都还说完呢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这样,你认为就能恶心本太子,放弃娶你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真心不存在这个意思,只是实话实说而止,更何况皇上一早就为本公主赐好婚事。”音落,插纤细小腰肢,竖十指做两边轻摇装,嚣张嘚瑟欠揍道:“你说的话就是个屁,得个响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在他面前也这样。”抢话题,直接打断,再听她这样咄咄逼人的话题,他真的控制不住会现场发飚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心中百味刷刷溢肺,狂卷而过,翻白眼,果断拐话题嘲讽道:“自有男女授受不亲,这亲了就要成亲,更何你是直接睡了······嘿嘿,为你和四妹妹计,呵呵······所以你还是想想,应该给四妹妹一个什么名份,才是正经的实事。”

    关锦昭听言,瞬间停小声嘤呜之声,竖起如兔子似的小耳朵,整个身子都绷紧了,二夫人也没时间和老夫人对视,都繃紧的神经,不约而同地竖侧头颅,竖耳朵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吃醋!没了清白的女子,还敢稍想什么名份。你嫁她就有名分,你不嫁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眉心一跳,浑身汗毛倒立而起,直惊的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,再也捡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啧,四妹妹的眼光还真是好啊!”嘲讽,无语哈。

    切!

    爱咱地就咱的,路都是自己走的,该咱走就咱走。她忙,没空,还是想想就要到手的金子,怎么置业才好!

    绝对不能让那臭混球知道,到时肯定又来打劫她。话说:这厮最近到底在走什么画风?搞的她整天提心吊胆的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她眼光好,那你呢?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丫的,这种时候还有心思调戏她?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才听说,太子你与四妹妹情根深种,实在为四妹妹高兴的紧;可你现在却又口口声声要给本公主,这个已有婚约的人下聘;护国一时可真是搞不懂了,到底你们是天造地设的良缘呢,还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护国!”

    关锦兰话语还没说完,挑拔还没完全成功,就这样被他打断,着实不爽,忍不住欲冲他挥粉拳的小手微愣,瞬转收回放下,笑语嫣然再起调子。

    赵太子眸闪,想到她刚刚的话语,直炸的不稳的心脏,直接抢先开口道:“装的太过了,很假!”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丫的,她这还没开始呢!

    眸瞟厢房一眼,摊手耸肩,“那,那你和四妹妹·······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,眸色幽深莫测,不喜欢?这是知道自己的处境,不得不同意?不管,她此刻葫芦内到底卖的什么药,此刻他们合作,对他——益有利。

    “这个,护国就不用放在心上,到时给她安排个远一点的院子,就当多养个闲人,高兴时你招她说说话,不高兴时也能眼不见为净。”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