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9章 你都必须是本太子的女人
    关锦兰,瞪眸,傻逼!瞧把你给拽的,怎么不把自己能上天呢!

    “白日梦就不要做了,赶紧让人把金子现在就给本公主送过来。”音落,啧啧两声继续说道:“这大齐国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到赵翰你做主了?”

    唉,这娃儿也是可怜啦!

    “护国这嘴皮子到是越来越利索了!真是招本太子喜欢。”音落,侧眸似秋风扫落叶般,扫过一边的凌乱的老夫人一眼后,收眸,挑剑眉,不容人拒绝道:“不管谁做主,护国这辈子,你都必须是本太子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斜‘睨’了他一眼,你丫的,以为抢玩具呢!本小姐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脑子犯抽,什么时候改属驴的了?

    实在是没有办法沟通。手腕微转,意念微动,“太子殿下,看看本公子是如何隔空取物的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朝听言,蹙剑眉,狐疑,几个意思?

    这时候,说这个合适应景,本能退后几步,眸前莹白如玉的青葱般的纤细小指一晃,心头忍不住咯噔一跳,眸色瞬举,看着被关锦兰轻易能在手中玉佩,不由的笑了笑,好憋气啊!

    “大齐国也就你能干的出这样的事情,想要本太子的定情信物,其实压根就不需要你自己动手,只要你开口,本太子什么都愿意给你。”

    音落,抬臂挥手,轻‘拍’两声,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?你的人早就回家吃早饭了。”音落,好看的丹凤眼瞪圆,抿着唇畔,得瑟轻晃两下手中的玉佩。

    试探个屁!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,知道不?你的人早就被本小姐的男人,弄去炖香菇啦!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太子赵翰一怔,双眸微眯,他只要恢复三分之一的内力,也不自于被她钻了空子,薄唇几抿,硬是从牙缝里抗日出一句话,“自如是,本太子是否亦可讨上一顿称心的早膳?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这厮绝对不是什么好鸟?虽说先前他中的媚药,但是,如果他真不想睡关锦昭,凭他的武力值,就这么一把破锁能拦住他?

    嗯,等等,会不会,那臭混球又给他加了什么料?

    呸!

    想这个做什么?反正戒心不能少,先把金子弄过来弥补损失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归本公主管。”音落,转眸,“明月,派人去太子府取五百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踏步上前,身后是一连的串的脚板之印。

    “记住,多一个铜板咱们也不能要,但是,少一个钢板咱也不能饶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抱拳行礼转身,欲退出大厅。

    “你,等等,直接让人拉到圆月山庄的库房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音落,抬手臂接过圣主凌空抛过来的玉佩,抱拳转身踏步,又身轻似燕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望着这个一直守在苑门口的人,眸内厉光一闪,沉吟,满头披散的墨发好似也随着空气凝冰结封了一般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决定不给时间理思绪想对策,摊摊双手,“赵翰,你说我要是把这玉佩拿出去拍卖,会值多少银子呢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抢了代表他身份的玉佩,再来同他商谈代表他身份的玉佩能拍卖多少银子?打人脸又这么打的······本太子能说你的情商真是实在太低,和你挣银子的智商真的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。

    “你猜!”

    “切,小孩子过家家的猜谜游戏不值的咱们玩。”嘿嘿······不管此时磕什么闲话,只要能搅着你没时间想对策,成功把金子忽悠回山庄,这趟卖买就没有陪。

    丫的,看在你老子的份上,本金就不在你身上刮,这事就让陈公府为你买单了。

    明月再次踏步进来的身子闻言一怔,忙又转身,向太子府直直飞去。

    太子就是精明过了头!

    他要是像晟公子那样,可能还有机会得到圣主的欢心,可现在他却做出,如此蠢可不及的事情,还想得美人心?唉,熊孩子就是特别多啊!

    ===

    赵太子听言见状,眸内终是忍不住闪过一道愤怒之意,声音也恰点沉了下来,“没人敢买,你就老实的戴上一辈子。”音落,忽然欺身而上,“护国,回礼本太子就自取的。”敢卖他身份的玉佩,他就敢卖她的腰佩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瞬间垮下倾城小嫩脸,不怕死地甩出一个痞视的眼刀子,“是吗?那本公主就看看你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音落,好看的丹凤眼内潋滟流转,对上太子赵翰的眸内精光,信心十足迎了上去,勾,点,削,弹,跳······眨眼就过了五六十招,太子赵翰还是没能拿到关锦兰挂在腰间的莲花玉牌。

    厢房里的几人惊愕,吓得直如豆在筛子抖落,转目相视,愣怔匀是摇头无解,这白眼狼什么时候竟成了侠女?

    太子赵翰做了大半宿的体力活,内力也只是恢复了三分之一,骤然又挨了一击吃疼难忍,更是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。

    “护国,怎么收了彩礼,竟连回礼也舍不得给,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吗?”

    “太子你说笑了,你就像是神一般的人,要不然四妹妹也不会,嗷呵呵······什么彩礼?护国只知收到的只是赔偿。”妈蛋,好像要少了?

    不行,必须算上这刚震碎的家具!

    赔偿?

    “既然本太子是神一般的人,也给你这个机会,你为什么要拒绝?”气急,不甘心追问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耸肩膀,吵吵什么?没看到在算金子吗?

    “怎么,刚才不是你说的吗?”看着关锦兰潋滟的眸色闪过的一道道狡黠之色,不觉苦笑,“本太子在你心里,地位既然如此之高,也给你机会,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

    满意你个大头鬼!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畔,收回已然算好的金子数,满眸嫌弃道:“就你这个样子,刚和四妹妹搞上,又急忙急慌地来招惹本公主,真当你那第三条腿儿是个什么新鲜的嬾黄瓜啊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整个兰苑瞬间陷入死寂。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,两腿一软,只沉瞳眸面前一片黑暗,扯着完愣的玉笛手臂,‘砰’一声,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