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8章 焦炭似的面色
    明月眸闪,低头抿唇憋笑,只要圣主露出这种迷人消魂之姿,准是有人被气的吐血,还要自己吞回去的爽利事儿······脚尖一点地,身子微跃坐苑墙,双手快速的叠加结印,一个透明的白色最球,瞬间将整个兰苑笼住。

    玉笛眸闪收回偷瞟苑里的视线,恭敬无比地站在老夫人身后,眼观鼻,鼻观心地装布景。还好,她一直脑水清楚,坚定果敢地一直站在大小姐这边,时不时给大小姐传递老夫人这边的消息。

    大小姐就是看在这一点上,以后肯定也不会亏待了她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小脑壳内似有算盘‘噼哩啪啦’敲得直响,可是就在脚步落到厅里,也没算出最后得讹多,呸,清算多少金子回来,只能谈一步算一步,能算多少是多少!

    太子赵翰侧眸,看着不着瞧的关锦兰此刻模样,他不会大开杀戒,也杀不起来,只是夺位的步骤必须加快。

    两人眸光相交于一处,浓浓的威胁机锋在空气中相碰相击,似有‘嘶嘶’的火花之音在空气中炸响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他眸色深沉似海啸的模样,好看的丹凤眼瞬间漾起潺潺的清澈眸光,“哈哈哈哈哈,可逗死我了,太子,四妹妹你们可真是性急啊!”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装孙子演的这么久,也是时候放松放松了。你越有气,本小姐越乐哈啊!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见状,脸黑如焦炭。

    这狡猾如狐的小女人,此等情况下,竟还能笑得出来,腮帮上的酒窝时隐时现,尖尖的下巴,呃,眸沉,“闭嘴!”

    音落,如此可恶,为何还是能轻易挑起他的心魄跟着荡漾?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痞痞耸肩膀,瞳眸弯弯如月牙,“切,现在怕丢人,那你就别做丢人的事,竟还跑到我兰苑里,说吧,准备怎么陪偿本公主?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,微愣一息,死寂的心瞬间又活了回来,没错!虽然这次没成功,但出事的地点是在兰苑里·······唇角的弧度渐起上勾,焦炭似的面色,缓缓恢复了平常之色。

    “少插科打诨,今天的事本太子记下了。”音色沉稳,波澜不惊,皇家贵族的气势又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凝眉,几个意思?

    提上裤子就不认账,呃,呸,在现代住宿也是要给钞票的呀!

    “嗯嗯,可不就是人生最为难忘的经历······”拉长的话语的调子,抖起意味深长的颤音儿,好一顿憋笑之后,又是一阵春风般的细雨般的调儿,“哦,哦,我晓得了。你与四妹妹情难自禁,可是,也别在本公主的兰苑里,嗯,算算得多少金子,再能补回被你们情难自禁祸害的苑子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,身子一怔,银疯子升级成金疯子的?

    自然如此喜欢那俗物,做他的正妃,这天下的金银还不都是她的。为何总此处绕不过去,愣是搞不清状况?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莞尔一笑,压底声线龇牙道:“赵翰,你不会是想装笼作哑吧,这出去开房还要给银子,更何况我的住所,金子快点命人取来,要不然我这就进宫请皇上给本公主做主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厢房内,老夫人和二夫人虽然知道关锦兰这个搅事精又倒了回来,竖着老长的耳朵,愣是一句半点也没听到。

    默猜着:关锦兰这个丫头片子,定是在见太子殿下这一刻,也犯怂了呀!

    二夫人乐的好似身后突然长出一条尾巴来,旋转起三百六十度的弧形,一边帮关锦昭穿衣裙,一边偷瞄关锦昭身上的青红不匀的梅花印子,高兴的嘴巴拿针都缝不上。

    老夫人闭眸,老二媳妇怎么变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恶心之感,实在是待不下去,眸色轻剜玉笛一眼,扶着玉笛的脚步,迈出的厢房的门,往厅内走来。

    麻玩意儿?

    这熊胆包天的,她竟敢朝太子要赔偿金子?

    面色瞬青,气的老牙咬的咔咔直响,这没心没肺,没羞没燥的缺心眼二货,金子是重点吗?

    名誉啊!闺誉啊!

    此等事情,怎么能用金子来衡量?

    昭儿再有如何的不是,也是她妹妹啊!

    “兰姐儿你快过来,祖母有事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音落,老夫人心里陡然忐忑,很怕一个不小心关锦兰,又不给她面子,再闹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很是不雅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我靠!

    过河都折桥啊!

    哪凉快那呆着去,本小姐现在没空闲磕牙,尽量控制着谈话的长度,以最简洁的话表达出意思,“五百两黄金,少一两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,莫名挺直了脊骨,心里无语愤慨的同时,忍不住抬臂狠‘拍’了下桌子,力气颇大,震得杯子里早就冷掉的茶水都跟着跳舞,划出的杯面。

    “护国,本太子不仅会给这五百两,还会添上另外二十箱珠宝,明天就会派人送来伯爵府来下聘,你四妹妹将会做为你的腾妾,一起嫁进太子府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,眸前发黑,双腿发软,却强压的撇着一口气,死掐着玉笛的手臂,轻靠在厢房的门框上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蹙秀眉,轻扫周围一转,腹内吐糟:我靠!

    想的到是美。

    赶情刚才老夫人还是把她卖给太子府了。

    霎时讥笑道:“哎哟喂,想要本公主伺候你,你可还真能找乐子。”音冷彻骨如寒,带着寒气席卷荡漾在兰苑里。

    “本太子想要你,就是找乐子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无语鄙视道:“可不就是个乐子。本来这场戏本公主一点也看不上。不过,看着主导此戏的人,忽然就来了兴趣,所以稍稍费心修改了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,心沉千年寒潭之底,俊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樱桃粉唇吧嗒吧嗒,一张一合地说着让人恨不能掀翻苑顶的话语,两侧的大手陡然握紧,眼眸里的势在必得之意并没有因此改变多少。

    “如果,你不想你四妹做腾妾,她就交给你处理。”不管怎么说,他就是要把她圈在身边。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