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6章 你怎么可能是关锦兰
    今晚,混世魔王请他吃了一个狗啃死,他位低言轻,不能讨回来,也就算了,可,今夜这还没过呢?

    他竟然又被人暗算,又吃了一个狗啃死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怎么回事?你们都围在本宫苑前做什么?”音落,关锦兰迈着轻盈的小步调,从桂花树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夜色中好似有什么巨破之声在众人耳鼓碎裂,骇的众奴婢面色刷白,瞬间跪了一地。

    关楚仁瞳眸瞪成鸭蛋,惊愕半晌,猛的尖叫疑问道:“你,你,你是关锦兰?你怎么可能是关锦兰!”

    “掌嘴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‘啪啪’一连串的掌声,左右开弓愣是挥出无数道残影。

    “大,大,奴婢给护国公主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都围在我苑门前,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禀公主,别再打了,这位真是公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嗯,关楚仁这短冬瓜,发展的够快的呀!

    这不仅给关跃海戴了绿帽子,还发展到她兰苑里来了,“大胆,公子借宿于府内,怎么会不懂自重,更深露深的跑来后院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真是···真是公子···”

    还打?再打下去都成猎头了!

    “捆起来,简直胆大包天了,竟然破坏公子的名誉,明天就让牙行的人来拉走。”

    明月听言,停止左右翻飞的巴掌手,一脚踢翻站的毕直的娇美小奴婢,抱拳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轻扫了下众奴婢如鬼的惊骇表情,好么!还爱看热闹八卦不?还敢在本小姐身后扬爪子不?

    “平时,是谁在管理苑门?”

    “奴婢,奴婢见过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头皮阵阵发毛,腿肚子瞬间抽筋捻成麻花,哆哆嗦嗦满嘴颤音,最后只蹦出一个万难之音,“是······”话儿还没说完,‘啪’的一声,扑倒在地上,求放过。

    “明月,看看,好好帮帮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扑倒在地上的奴婢霎时间弹起。

    嘎吱···嘎吱···两声响一落地,开门的奴婢又适时两眼一翻,口吐白沫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明月见状面抽,手臂微抬,提鸡崽似的把人扔抹布似地丢去一边。

    众奴婢一见,麻溜垂头颅,将就要蹦出嗓子眼儿的心,硬压了回去,免得不蹦嗒出来招了大小姐的瞳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淡淡轻扫,看着众奴婢似安春一样紧缩的身子,脚下步子微挪,轻踏猫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明月见状,脚步急抬,抬手撩开厢房的门帘儿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斜倚在床案,见状身躯一怔,随后抬手一挥,一股炙热的劲气猛袭而至,却又在瞬间消失无痕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倾城倾国的小嫩上,满是荒唐不敢相信地看着眸前的这一切,忽尔跳脚,“太,太子殿下,你?呀,四妹妹,你们这在我兰苑里做什么?怎么都不穿衣······啊”音落,做没眼看,羞死人的样子!

    兰苑外面的奴婢们一听大小姐的话,面色各种难言猜疑:真成事了!那么,锦昭四小姐是不是从此飞上枝头做凤凰了?

    关锦昭听言,面色红的跟个烤熟的虾子,恨不能挖个深坑把自己埋进去,纤手紧紧地抓住身上的被子,一埋头缩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,我······我······也不知道······呜呜······我本来在房里睡的好好,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音落,脸上,身上,某处,更是火辣辣疼和火辣辣的对末来美好生活的憧憬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强忍翻白眼的动作,适时背对着厢房里床上的两个人。心道:丫的,好家伙,地上散落的衣服碎了一地,就连肚兜也碎成好几瓣呢!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是谁的手段呢!嘿嘿······这战况,她不好发言啊!

    “父亲病重,母亲又有孕在身,府里乱一点也情有可原,可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你们也不能跑到我兰苑里······更加不能跑到我的厢房里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众奴婢听言,面色一囧,随着大小姐的话一阵脑补,刚刚从兰苑里传出来叭叭叭声和低吼之声。

    唉,本领真是够强悍的,真不亏是太子殿下!

    大小姐肯定委屈呀,这要真是大小姐,这事,还好办呀?现在,呵呵······这事,有得整呀!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,僵硬的大脑奇异地复活,与她各种交往的旧事在脑中一一呈现后,不觉发出一通悲凉的大笑之声,“护国,还要站在这里多久?是否,看了本殿的身子,准备为本殿负责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,这个,我,我要进宫,找皇上为我评理去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和关二夫人正好赶了过来,一听一看真着急了。怎么回事?兰姐好好的站在这里,那里面的又是谁?二夫人忙伸手拉了下老夫人的手袖。

    “兰姐儿,怎么回事?怎么就要进宫找皇止评理,兰苑又为什么围了这么多的奴婢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越跨出的步子故意一顿,装着吃惊道:“哎呀,祖母,我这是气糊涂了,明月,还不撵她们出去苑外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萿,转身,眸色微抬,众奴婢万分识趣,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,退了那叫一个相当快。

    老夫人闻言,舌沉如石,面色不由黑了又青,“玉笛,你去。”

    玉笛听言,立即垂头颅,轻言细语,“老夫人您消消气,她们一见您来了,都识趣的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···唉···扶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厢房内,关锦昭一听身腰杆子瞬间直了,轻轻从被子里伸出如三月桃花般的面色,“太子哥哥,你不要走······昭儿,昭儿以后可怎么?”

    二夫人一听,瞬间跟打了鸡血似的,昭儿和太子······呵呵,满满激活的能量入盈于体内,兴奋的能打死一只怪兽。

    昭儿,真是她的乖乖女,就是醒目的,就是挣气。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