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5章 您就要的昭儿吧
    他说,那三个男人为何就这样走了?

    原来,一早就堪破了今夜之事,给他来一个局中局,就是不知道那个狐狸一样的小女人,有没有参与?

    关锦昭小嘴微张,呼吸急喘渐深,小手紧捂小腹,弯出一个绮丽的弧形,拼命压抑着急要宣泄的**,小声可怜巴巴,委屈诱惑道:“殿下,您,您,昭儿好难受啊,您,您也难受的是不是,您,您就要的昭儿吧,昭儿为了您,可以,可以为妾的。“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,眸色微翘,看着她一张越来越红,越来越媚的小脸,脖子里还有他心急啃留下来的红印,几呼控制不住的就想随着药性,将她狠狠地压下。

    可,他不能,不能再耽搁,他必须快点回府,快点解开这药性!

    关锦昭眸深,他都这个样子,竟然还忍着不动她?

    捂着肚子的小手瞬间收回握紧成拳,银牙紧咬却发出了咯吱咯吱的轻响声,握紧成拳的小手,骤然改变了方向,嘶啦一声,身上的衣裙‘刷’的一下子掉落一边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看看昭儿,好不好?您就看一眼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,脑子轰然一阵响,瞳内是她微微颤抖,曲线玲珑有致的娇躯,此时因为药力所催,全身已变成了粉红色,而且上面汗珠子似珍珠晶莹滚落······

    还真是别样的诱惑!

    可落入他的眸内,她此刻的做态,陡然让他觉着恶心无比,额角的青筋也适时爆跳而起,心里的愤怒似海啸,疼得他找不到言辞来形容。

    这场棋局,本来是他为自己安排好的。现在,竟然自己变成棋局上的棋子?

    想想,还真是讽刺;不过,细想也在意料之中!

    监查司监查天下,他手里的人虽然经过严厉的排查,但也不能就说没有一个丁子。

    脚步陡然扩步,双手抬臂,却瞬间凝滞成石雕像,这才想起关楚仁出门时,别有深意的锁门动作,陡然迷茫片刻,眸前一阵发花,又被那恶心无比的女人似蛇精般,缠绕了上来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眉眼弯弯,面上笑意不改,脚尖一点地,借力跃上苑外的一颗桂花树上,瞳目之术霎时运起,极速穿墙透壁飞瞄上那一眼儿后,又瞬间收回了眸色。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一个扑的热闹,一个躲的倒是也不慢。不过,赵翰这厮早就是花场中游淌的老司机,他躲什么躲?洁白干净的黄花大闺女,不上白不上啊!

    啧啧,搞不懂!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头,三个男人还真是给力!

    太子的暗卫,府内的侍卫消失的那叫一个干净,呵呵······捂唇畔,怎么办?特么的——好想笑!

    忍住,必须忍住,策划之人身陷如此优美的境界之中,大行方便之人和执行之人还没来。她再等等,省点力气,再下去演戏,收拾人,捞好处。

    老夫人和关楚仁知道最终得利变成另外一个人,应该是更加满心欢喜的吧!嗯嗯,好家伙,看着外面围着的一群人,大发啊!

    ===

    关楚仁面黑,满脸通红的从绵缎的棉被内探出气急败坏的头颅,圆润似冬瓜般的五短身躯万般不愿的坐了起身。

    “爷,真···走···啊?”音内有不舍,又有不满呢!

    关楚仁听言,手臂微抬,直接探进被子内,又抚上那一处柔嫩腻滑的山峰,“急什么?不是刚弄了一回,下次找着机会,再弄上几回,看你还老不老实。”

    “爷得了便宜,便会取笑奴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快点起来,伺候爷更衣。”

    “爷,你先疼奴家一回,奴家这里可冷了······”音落,拉着关楚仁的手,刺溜一下,顺着不盈一握的纤细小腰肢滑了下去,“爷,你如今是心想事成了,可千万不能忘了奴家啊!”

    娇娇滴滴的声音拉着颤音儿,就着耳垂送着香喷喷的热气儿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楚仁瞪眸,耳垂处似有一道电流瞬间拥入,瞬间游遍四肢,酸肿酥麻奇迹般的感觉,放在某处的大手动作骤然发狠,一抚一揉一捏,再一划啦后,别有深意地,收手臂抬手放鼻尖轻嗅,眸露猥琐淫气,调侃道:“行,爷就先疼你这一回,下次你必须好好表现。”

    荡蹄子,私下内听新管家说她口活儿倍而好······思及,伸手又在那百捏也不厌的山峰上,狠狠搓揉捏掐了一把,直听到喊疼的声音,才玩味的一笑,“这回要是事成了,爷一定从大伯手里把你讨过来。”

    珍珠闻言微滞,满心骇然的同时竟也有一丝说不出的甜蜜,娇软的身姿瞬间从被窝内游了出来,手臂一抬勾住关楚仁的粗脖子,一手似鱼儿入水溜滑一探,保养的上好细指,攀上了他的胸前的红豆粒,来回地轻刮摆弄两圈。

    “那···奴家···就盼着你,此事必成。”

    音落,抛一个媚眼儿,‘刷’的一下子,又游回了温暖的被窝里,抬起粉红的纤细小腿,伸出被子,轻点他不能言说的某处,又瞬间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关楚仁见状,双手一紧,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大伯真是会调教人,真是勾人心魄的尤物!

    “心肝宝贝,别睡,等着小爷回来,继续弄你几十合。”音落,豪气冲天穿衣袍拿披风,雄纠纠气昂昂地往兰苑走去。

    他真怕再慢一秒,一个忍不住再次扑上去,而误了大事啊!

    关锦兰眸测,丫的主角总算来了一个,嘿嘿······让本小姐陪着你们演戏,很爽是不是?

    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小手一抬,折下一已枯萎的桂花枝条,随即轻轻‘弹’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关楚仁腿上麻穴陡然受击,刚刚发力过狠的身躯一怔,肥厚的脚板子一软,一个不稳从长廊的台阶上一连惊叫几声,再停止的滚落的身躯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憋笑,纤细的小腰肢微微一扭,从桂花树上飘然落下。

    关楚仁疼的龇牙咧着满嘴的泥灰,“谁,谁,给爷出来!”

    他娘的!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