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4章 这是何种催情香
    祖母果然厉害,瞅瞅,这手段高明的他一路轻然而易举地,熟门熟路地把喝‘醉’酒的太子殿下,扶进兰苑的大门。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谁能想到,在这样的日子里,忠勇伯爵府大小姐,当朝新封的护国公主,正这样寂静无声的夜晚,结下一世的怀情缘呢!

    太子赵翰瞳眸微眯,步子刚入兰苑厅门,鼻翼瞬间被一股甜腻的醉人香气充溢,这,这是何种催情香?端得如斯厉害!

    不觉苦笑,如果没催情香,今晚还真就不能成事,想到一会就能将梦寐以求的女人,压在身下,由着他速度驰骋,全身的血液直往脐下三腹处涌去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楚仁微愕,急急侧眸,忽视殿下抖然立起的本钱。心头骤然升起一道佩服的意念:一把抓的药就是厉害!瞧着效果,嘿嘿······好像还有一点,娘呀,真是大发!

    只是,贾公子要是知道这药竟然用在他师妹身上,又会是如何的灿烂光景?

    “殿下,您坐着缓缓,下臣这就让人为您备醒酒汤来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嗯。”音落,眸色骤然加深,斜睨了眼一脸趣味的关楚仁。

    关楚仁装佯,并没有看到太子赵翰的眸色,妥当无比识趣地锁上厅门,退出时又万分识趣地带上苑门,这才蹦起欢快迷人的蛇形步子,直往心之所向处奔蹦而去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夜色渐浓,空气静谧,瞬间消失的诡谲气息再次席卷,稀疏的星星不停地眨着羡慕的眸色,人娄捉迷藏,原来是如此的有意思。

    关锦兰居身竹苑侧房,好看成的丹凤眼眯成一条直线,心情安适地舀起一勺清甜的鸡烫,轻轻地吹了吹,入口,满口鲜美香味儿,呀呀呀······空间出品必是精品啊!

    必须补补,一会又要做戏呢!

    众口铄金的广告机会,绝对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明月踏步进门的步子一顿,圣主这个样子,实足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儿,喝得一脸的贼,呃,幸福美满样。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放下手中的碗,揉了揉发胀的肚子,挺了挺微凸的肚皮,抬手轻轻揉了揉,嘿嘿······她好似怀孕四个月的呢!

    心满意足,斜倚贵妃塌上,眸内透着几分说不清的情绪,冷冷地看了明月一眼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明月虽搞不清圣主此刻的心思,但是非常恭敬地踏步上前回禀道:“圣主,那位已及院子里的暗卫,已全部清理干净,四小姐也已安全送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,自然成事,就送佛送到西吧!”

    明月听言,思绪百转,愣是搞不懂圣主这话是何意思?

    “圣主,属下蠢笨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得,你啊,把报信的人都清理了,后边的戏不就演不成了嘛!”

    “这个,属下还是,请圣主明言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,赶紧安排人去老夫人院子报信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,属下这就去!”音落,抱拳行礼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默诽:圣主这么爱搞事,肯定是以前压抑的太厉害了。所以,才无心修炼。看来,还是得再等等,等圣主挣够捞银子的瘾,等圣主发泄完心里的委屈······

    ===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一个尖利的女子声音如同魔音穿耳,响彻了整个兰苑。

    正在打盹的星星,听音一抖,拼命伸出小手相互紧握,狠狠地稳住就要附落的身子,繃开圆润的眸珠子,呀呀呀······人类又开始玩游戏啦!

    他们又可以学习啦!

    关锦兰听音,脚下的步子急顿,忍不住抬眸望天,侧头颅掏耳朵,鄙视朝天,轻‘瞪’一眼后,收眸诧异道:“我去,这么快?不会,是个秒射帝吧?”

    紧握小手的星星一听,抿唇憋回欲要夺眶的金豆子,也憋回就要扬起的唇畔儿。果断地决定要卧薪尝胆,忍辱负重坚持学习,只等莲花仙子功得圆满,她们再跟她算仗!

    明月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圣主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轻呵呵两声,妈蛋,怎么会脸红?怎么会不好意思呢?痞痞,故意漫不经心地拍了拍,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小手,“走,去看看咱们的劳动成果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静谧的夜晚,从那一声尖叫声之后,整个伯爵府瞬间灯火通明,变得是异常的热闹。

    杂乱的脚步声刷刷,又硬要摆出礼仪,现出应有的规矩,为难的众奴才和奴婢们,一个个一脸的便秘,从各个安排好的位置,目的准确无比地往兰苑齐齐聚拢而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面抽一刻,瞬间又恢复如常,一脸得瑟地看着人头急涌的似赶集似般场景,你妹!

    阵势搞的真喜庆!

    大半夜的,一个个都不用脱衣裙睡觉嗒,这血本下的,啧啧······这是没白瞎老虔婆的一片热心肠啊!

    众奴婢面色微红,眸色相视,侧头颅四周急扫,情况好像与预演的不一样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怎么办呢?

    胆大一点,眸色几转,手中的帕子一个劲的扭成麻花状,脚下的步子已然悄摸着往墙角移了过去,八卦的心情原本是完全可以控制嗒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特殊啊,她们是听令听墙角的呢!

    兰苑,厢房内

    “殿下···您怎么会在这里···你为何又一脚将臣女踢开,臣女,臣女这往后该怎么活呀?”

    声声压抑呜咽,带着掩饰不住诱人颤音儿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面黑,抬脚再一次将又要扯他衣袍的关锦昭一脚踢飞,“怎么回事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殿下,昭儿也不知道啊!呜呜······我以后该怎么办呀?”音落,垂首,哭的梨花带雨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虽然,媚药在她体内泛滥,促使她做出超呼理智的事情。让她恨不能现在,就把这个一早就想勾到手的男人扑倒。可是,这个男人他不是一般人啊!

    他还没有真正占有她,就一脚将她踢开了······

    太子赵翰急穿衣袍的大手陡然握紧,额头汗珠子越来越多,心里酸胀苦涩的心情骤然将他淹没,药性煎熬又瞬间将他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