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3章 告辞的酒
    就这,还是他求祖母,好不容易置办的!

    “哼,虽然关公子这样说,但这总是鸿运当头也实在是太腻外了,不如咱们换个玩法?”反正,他喝的是水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面色波澜不惊,狭长的瞳眸溢过一道厉莣,在酒杯轻叩声中,很快就天地如新了,修长的大手一顿放杯子,是时候给皇后和太子迎头一击。

    至于陈国公府的财物,通通充盈国库,看赵翰还有何银子养暗卫。铺子地契什么的,小东西刚好看上那一溜的铺子,甚好!

    赵晟净如清流的眸色潺潺,漾起月色的容容,温雅和煦的笑容缓缓缱绻,显得心情极好,更是扬起手中的酒杯,“几位,天夜已晚,我喝下这杯,算是告辞酒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一听见状,摆手递后身后踏步上来的一美娇婢,亲自为自己斟了一杯酒,带着醉意浓浓,左摇右晃道:自然如期,哥哥,你等我一下,我这杯也算是告辞的酒。”音落,举臂抬手,一口气饮进。

    如果,一点力也不出,关锦兰那个小狐狸肯定一脚把与他合作的机会,瞬间收回。

    关楚仁见状,暗喜,免不了起身,说一些场面上倒来又倒去的客气话,好一顿敷衍巴结的挽留,在一串的低头哈腰正欲送走两位大爷时,却被人打断了话把子。

    愕得他‘刷’的侧头颅,狠瞪一看,腿肚子当下一软,顿时露出一个哭爹死娘的悲惨装,“世子,对不起,对不起,喝多了,我,我现在就将眸转子收回去,收回去!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薄唇弧度微勾,“收不回去,以后也就没别要了。”音落,修长的大手微抬,一缕白色雾气霎时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楚仁听言见状,想躲的身躯随着白色的雾气,如小丑一变在空中连翻了三个跟斗,‘啪’的一声,一个狗爬死,摔落原地,疼的他全身哆嗦,应景的叫疼声,却硬是不敢发出口,磕破的唇角儿,和着血丝儿,生生的咽了进去。

    咧了咧颤抖的破唇儿,保证道:“是,是,您看,您看,姐夫,姐夫,我都收回去了,都收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蹙了蹙好看的剑眉,冷哼一声,抬腿踏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憋笑,“哎,关公子你果然是很有前途,六爷我瞧好你!”

    关楚仁一听,被那白色的劲气击散的人魂,算是回归了那么一点,可一想到他刚叫了什么?圆脸一下子涨成猴子屁股。

    面抽,“六爷,你,你就别笑话小弟了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听言,别有深意的轻瞟了眼太子,慢慢悠悠蹲下身子,一脸认真诚恳,满口酒气调侃道:“关公子,你就别谦虚,如此急智,一声姐夫,就免了五脏俱裂躺床上的待遇,真是有前途!”音落,哈哈大笑着起身。

    关楚仁:······

    你大爷!

    六皇子果然就是个混不吝!他如此的丢人,他出来撑事,合适吗?合适吗?

    特么的,上好的青酒全都喝到狗肚子里去了?

    慢着,太子,太子殿下会如何看他?

    怎么,怎么做都是,都是里外不是人。暗恨又不能将六皇子如何?捉急,气喘,额角有汗珠淋淋沥沥不停滚落,此刻恨不能躺在床上,起不来的叔伯是他本人。

    寂静中,寒冷的空气也似着了火,颤颤兢兢趴在地上,也不能作长久之计。小心翼翼侧头颅,一脸可怜样举眸,啊啊啊·····望着那快要看不到的背影,真是恨不能当场如弹簧瞬起三鞠躬,他大爷!

    他——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这瘟神!

    六皇子侧眸,看着关楚仁乍青乍红乍白又乍黑的面色,“哥哥哎,你们怎么都走了啊,等等弟弟啊!”

    赵晟听着身后急促的声音,凝眸望天,没有月亮,天下只有几颗星生眨巴着疲乏无力瞳眸,还真是一个宜挑事,暗杀人的好天气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见状,心绪百转,身躯瞬间左摇右晃的不停打摆子,似风中凌乱的大树干子,枝杈随着夜风一个劲晃荡,抖抖缩缩地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见状,面色微凝滞,眸色幽深,难言莫测阴晦之意。

    赵晟这个混蛋,不但要被混世魔王压制,还要配合他的行动,真是委屈够可以的,这都是护国的功劳啊!

    “臣恭贺殿下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,一双欲流的瞳眸微眯,刀子似的落在关楚仁身上,“······姐夫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楚仁听言,身子躬的恭敬,暗自咬了咬牙,“殿下,下臣那样说,只是为了能留下一条命来,好为殿下更好的办事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哦?”

    关楚仁一听,浑身酸疼身躯瞬间全都治愈了,“当然,当然,下臣可是全都安排好了,保证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,收眸远挑,“再坐下来,陪弧喝上几杯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。”低头,缓坐,无解,眸色轻扫桌子上面的鸳鸯酒壶,瞬间明悟过来,“那,那下臣就陪殿下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音落,自发当起美娇婢的差事,斟完太子殿下的,又再为自己满上。抬臂,伸手,举杯,相碰,咕噜一声,倒扣酒杯,喝的真是陪儿干净哈哈哈······

    太子赵翰见状,抿了抿唇畔,酒香深烈,酒味正统,真是一个酒不醉人,人自醉的诱惑夜。

    眯眸,暗自深吸入一口气,嘴里的酒气儿,再加上衣袍上的酒味儿,真是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了!

    事情不管再如何发展,怎么说,今晚那个女人就都将被自己狠狠地压在身下······他就暂时不跟那三人计较。

    一盏茶的工夫,十几杯的酒儿下肚,太子赵翰唇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,“孤不胜酒力,今晚麻烦关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关楚仁听言,麻溜放下手中的酒杯子,弯腰道:“殿下,那里的话,臣下这就扶你去厢房歇歇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关楚仁听言,被酒精催动的脑子,眸内忍不住闪过一道猥琐笑意。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