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2章 他还怎么拨云见月
    不仅,没有给这个死丫头难堪,却把自己给绕进去了,核桃酥又碍着她那只瞳,一个劲地戳,戳什么呢?刚刚新出炉的。

    若坐实了自已调教下人无能之罪的名分,她还怎么把持住伯爵府的管家权利,怎么帮二儿?

    更何况,她那个‘好’侄女,可一直都在翘首以盼——等着呢!

    大周妈妈哀泣没人理,不由自主收声,竖耳朵,眉心紧皱成川字,心口惊的缩成一团,立马摆出一幅悔恨的表情,自救道:“老夫人,奴婢老糊途了,辜负了您平时一片拳拳教诲之心,奴婢现在就下去,明日一早,就去庄子悔过。”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只要过了今晚,一天就光亮!

    老夫人听言,颇为受用,到底是一直跟在身边的老人,等过这茬,就把她接回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凝眸,看老夫人五颜六色的脸色,继续启唇巴拉巴拉不停道:“祖母,我也是怕奴婢们有样学样,到时如果传出是在您这儿学了去,那您费经千辛万苦维护的名声,可就毁于一担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听言,憋了半日无语,五颜六色的脸儿瞬间变成霜打的茄子色,心里把死鬼儿媳周楚,骂上几千遍才算舒坦一点。

    皮笑肉不笑道:“兰姐儿,你果然长进不少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秀眉瞬展,老夫人越不高兴,她就越高兴啊!

    眉眼弯弯成月牙,转头低语安慰道:“你呀,也无需难过,本公主也知道你是无心之过,也不忍罚你;但是,无规矩不成方圆;而且,祖母已经对你做出的处罚,那你就好好担着,好好反省,绝对不能对祖母心存怨念;要不然,本公主第一个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听言,浑身惊的似筛子抖糠,结巴勉强道:“公主,您,您放心,奴婢是绝对不会对,对老夫人心存怨念的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听言,狂咳好几声,“好了,没事你赶紧下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大周妈妈听言,赶忙表忠心道:“奴婢糊途,老夫人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,等着奴婢再回府伺候您。”

    音落,‘啪啪啪’磕三个响头,这才起身又行了大礼,一步三回头,万般不舍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额前似有成群的乌雅飞过,嘿嘿······这忠心表的,老夫人今晚更加的睡不着觉啦!遗憾,抱歉,真的非常之抱歉哈!

    不过,大周妈妈受罚被赶出伯爵府,无疑似砍断老虔婆一条手臂,那么,她也算建功立业那么一丢丢啦,呸,臭美,脸红啊!

    自于,另外一条手臂那是自己人!

    “老夫人,现正是多事之秋,如果是为了二叔一家的事,还是等过完这个年再说吧!”音落,起身,身子一扭,如灵蛇一般,滑出厅门。

    怎么再能让臭混球把赏赐,悄悄地给她送回来,呸,送去圆月山庄。

    老夫人听言见状,愕得唇角直抽搐。个死丫头真是被妖精附体!也不怕把个细腰扭断了?心里头一阵阵发堵,憋的她都有些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玉笛眸闪,大小姐说话作事就是好听又好看,收眸,憋笑,“老夫人,您喝口茶,缓缓气,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哼,养不熟的白眼儿狠!”音落,抬手接过,一口气灌下,随手一挥,茶案上的茶盏应势听话,如下汤圆似的滚落打圈儿。

    她其实并不赞成,但是仁哥儿一个劲的求她。

    大儿又不知道和太子达成的什么契约,她也是逼不已。不过,有她拖着白眼狼这段时间,想来楚哥儿已经安排妥当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步调微宽,一出寿苑的门,就看到明月站在长廊的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“见过主子!”

    “嗯,让你办的事办妥了?”

    “主子放心,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侧头颅,挑眉狠瞪一眼,老虔婆子果然没安好心!

    “走吧!”音落,抿唇,今晚可真是个好日子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赵翰你个色痞子,姑奶奶为你准备的重头戏就要上演了,你可不要辜负了如此良辰美景。

    关锦昭为了能够入太子府,你竟答应给本小姐下媚药,那姐姐就成全你的梦想!置于,你进了太了府还能活多久,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前院

    缱绻夜风暗起,吹起厅内醇香的美酒和美食,一碟碟,一杯杯斟满满的摆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蹙眉,望了望外面纠结的成片夜云,赵烨和赵晟竟然结伴出现在伯爵府,他还真心无话可说呢!不过,六弟赵旭跟着身后,几个意思?

    也看上那个不着调的小狐狸,还是想抢他太子的位置?

    没道理行酒念,自己总是被围攻,这总是轮到自己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今晚,孤这算是霉运缠身,还是鸿运当头呢?”

    音落,举杯,一口喝尽,眸色轻扫手中的残杯。今晚,可是带着目标来忠勇伯爵府的,再跟这几人纠缠下去,他还怎么拨云见月?想想都堵心的厉害。

    实在是没意思的很啦!

    关楚仁一听,倒吸了一口凉气,唇角几抖,巴结道:“太子殿下当然是鸿运当头照,您可是这里身份最为尊贵的人,霉运那东西巷头见着您,巷尾就夹着尾巴闪的无影无踪了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一听,乐的哈哈大笑,“关公子真是贼精,这样的话你也能说的出来,真不是一般的有前途!”

    关楚仁听言一噎,急忙端起手边的酒杯,无奈道:“六爷过奖,太子殿下日夜为朝奔劳,我就说几句话,要是能为太子殿下解个闷,全是为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音落,厅内视线全部压了过来,似不认识他一般,骇的他瞬间如芒在背。但是,为了前程,今晚的计划必须要顺利进行,才好!

    眸测混世魔王的面色,不由的胆寒生怨,太子殿下您真是的,怎么就不能再忍耐一下,毕竟您老,呃,是想抢兄弟的女人,被人多灌两口酒,又怎么了?

    他大肆铺张准备这几桌上好的席面,也是不容易的。叔父病的话都说不清楚,新官家仗着和叔父那见不人的关系,硬是不肯拔银子给他。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