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1章 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
    大周妈妈一听,双膝一软,跪地,“老夫人,奴婢又失了礼数,还请您看在奴婢服待的几十年的分上,放奴婢出府吧!”

    玉笛抿唇,老婆子反应够快的呀!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,唇角急抿,手心微有薄汗悄悄盈溢,大周妈妈中气十足,嗓门大?能大过你那声?

    “兰姐儿你说的不错,她确是我身边伺候的老人,估计也是因你突然被封为公主而高兴得失了分寸,你就不要跟她计较,祖母这正有事跟你商量呢!”

    大周妈妈听言,心里又是惊惧又是委屈,这让她以后,如何管理这一苑里的浪蹄子们?

    可不管如何,面子上却是越发的装着唯唯诺诺,惶恐哀切求饶道:“请公主怒罪,奴婢刚才确是高兴才失了分寸。请看在奴婢服侍老夫人这么多年的情分上,请公主给奴婢改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听到大周妈妈这么一说,眸里内过一抺满意之色,不愧是跟在她身边的老人,立刻就借坡下驴了。

    “兰姐儿,既然她已有悔改之心,那就给她一次机会。这样,就扣她半年的月钱,你看这样处罚可还行?”

    大周妈妈一听,想到上次跟在关锦兰身后之人处罚她的手段,双膝一软,跪在地上,急急出言保证道:“多谢老夫人开恩,奴婢保证绝对不再会像今天一样因高兴而失分寸,若是还有下次,奴婢甘愿受重罚,请公主高抬贵手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丫的,她是那种耳朵根子软的人吗?不是,所以,先收拾了你,我才放心;不然,还要给机会,你帮着别人来暗害本小姐。

    她这一肚子的火气,不先消消,怕把自己憋出内伤来;还有,她窜着老夫人收拾整治关锦蓉的手段,还没全部讨回来呢!

    “老夫人,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,更何况事关皇族?我这可全是为咱们伯爵府好,孙女现在是当今齐帝亲封的护国公主,刚刚大周妈妈喧喊着本公主来给老夫人请安来,这要是传到前院去可怎么是好?”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,面色垮嗒一下掉在地上,眸色顿时不善地狠瞪周婆子一眼,可不正是这个理。

    皇上亲封的护国公主给她这个没有郜封的老夫人请安,放在平时,也不是不可以;可今天,正是按旨意帮她办加冠礼后叙······她这是嫌命长了。

    “兰姐儿,你稍安毋躁,伯爵府不好,你又能得到什么好?”音落,转身,端香茗,狠‘啜’一口压下心里翻涌的浊气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见状,忍不住嫣然一笑,“不错,老夫人最是通透的明白人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,一口茶水直呛在嗓子眼里,咳的面色是姹紫嫣红般的好看。

    大周妈妈一看一听,先前还埋藏在心里少的可怜的底气,瞬间消失,额角开始冒出黄豆般的大粒汗珠子,跪着的身躯瞬间又矮了三层,抖抖索索,嘶嘶哎哎埋怨道,怎么就这么的不依不饶了?

    丧良心的东西,竟然要她祖母的强;白披了一层美人皮,狼心狗肺的玩竟儿,就应该扭绑着送去庙里做尼姑,或者活活打死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面色一沉,该死的老货竟敢编诽她。葡萄似的眸珠子滴溜一转,意念往动,从袖袋内拿出一个木置的小葫芦儿,邪气十足的晃来又晃去,满满兴致地把玩着。

    大周妈妈见状瞪眸,额角黄豆似的汗珠子,瞬间变成了爆布汗似的,‘啪啪’往下掉,这,这是她小孙孙的玩具啊啊······这个天杀的大小姐!

    身子一挺一软,瞬间如被人戳破的气球,‘啪’的一声,跪摊在地上,硬着头皮哆哆嗦嗦哀泣道:“奴婢知罪,请老夫人责罚,请公主高贵手啊······”音落,呜呜,嘤嘤,地轻哭起来。

    老夫人吸手气摆手,示视玉笛不用再帮他她顺背,听音侧头颅一看,怔了一怔,瞬间转眸看向关锦兰,死丫头背着人,又做了什么顶天的‘好’事?

    无解,心内又没底,一个木头做的葫芦有什么好玩的?

    唉,真气死她了!再来几次,她肯定会短命好几年。

    眸色再次狠扫了眼周婆子,握着帕子的手骤然握紧成拳头,死丫头的手倒是够长的,这是抓住周婆子的短处了!

    勉力‘擒’出一丝门槛子精的淡然笑意,“就罚她一年的月银,再让好好下去思过,怎么才能当好差,你看可好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略迟疑一下,好看的丹凤眼随后眯起,似在考虑老夫人的提议片刻,葡萄似的眸珠子点开几环不妥协的墨漪,轻巧地对着老夫人嫣然一笑道:“冒犯皇家,就罚几十两银,我这还是第一次听说,不知前院皇子们会作如何感想?”

    皇族的脸面,真是不值钱!

    老夫人听言,老脸瞬变,个死丫头到底吃错什么药?这借机又要发起什么样的惊天妖风?打她这个祖母的脸,就那么有意思?

    “那你看这个事怎么处置,你才高兴?”

    憋屈,不高兴,扭身子,留个后脑壳给关锦兰看。老东西白跟了她几十年,哭哭啼啼直吵的脑仁疼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百无聊赖放开手中的木葫芦,转站碟子内的核桃酥,戳的那是嘎吱嘎吱脆,樱桃唇畔一张一合,作态轻哄道:“哎哟喂,祖母大大,怎么就成了要我高兴。我所做的一切,可都是为了咱们伯爵府好,再说了,这毕竟是您苑里的事情,孙女能怎好越俎代庖。再一说,这事近几年来也没人教我,孙女真心不会呢!”

    又想阴本小姐,门都没有,姐现在算起来,也是老江湖了啊啊!看看,谁能气着谁?

    老夫人听音,转头颅一看,急闭瞳眸,额角青筋更是一个劲地突突蹦嗒不肯停息,死丫头这是成精了!

    早知道周婆子,变得这么不中用,她就应该把她给禁了足的才好,干出这么一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来。

    结果还得她来收拾烂摊子!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