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0章 日你个先人板板
    赵二公子长的好似不是这个样子。可是,混世魔王听音,也没反对,这事,雾里水里整得他到是一时搞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您请!”

    “嗯,真是有前途。”音落,转身,“哥哥哎,难道不呈你是等着弟弟服待你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滚!”

    关楚仁听言,忍不住挑远眸色,这,又是谁?

    如此的无礼?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听言,面上笑意不改,脚步急移,“哥哥,你有火也不应该往弟弟身上发,正角都进去,正在那里等着我们呢!”

    赵晟蹙了蹙入鬒的剑眉,净如清流的眸色,潺潺扫来,六皇子赵旭见状,顿时面上的神争一敛,果断先择了闭嘴。

    “这位,可是晟公子?”

    赵晟听言,温雅和煦一笑,“怪不得六弟说你有前途,确是颗好苗子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淡淡一句话,直如一声响雷劈的关楚仁的心坎上,这位,六弟,不会就是传说中十岁就溜出皇宫,在外一浪就六年的六皇子子吧?

    我的乖乖!

    “两位自来便是贵客,请进,请进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听言,转头闷笑,果然有前途的很啦!

    长廊拐脚处,“怎么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看着碍眼。”

    ”嗯,不会送点有营养的东西,让他静静心。“

    “你这个建议,甚好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来?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未来姑父嘛!”

    “懒猫儿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你宠的。”音落,眸闪,原主的弟弟到底是去了哪儿?怎么就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了?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啊!”

    关楚仁五短的身躯莫名一僵,转眸,就撞进赵世子狭长瞳眸内的眸色,面愕然,急作辑赔笑道:“赵世子莫怪,在下头一次带叔父迎客,有失礼数,还请大人大量,不要跟在下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关楚仁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那个,大姐,祖母还等着你呢?”赶紧帮忙说两句好话呀!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故意挑剔地挑眉头道:“啊,这样啊,那三位贵客就你来招待了。”

    关楚仁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大姐,真是客气了!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小六子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听言,看戏的瞳眸一闪,面上的神情繃不住,“护国,你忙,你忙,有两位哥哥照顾小弟,我高兴的很啦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不挑拔会死啊!

    关楚仁听言,腿肚子微抖,心里先前的狐疑算是有了答案,关锦兰个傻逼草包货,都有这样的机遇,认得如此多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聪明如他,哎呀呀,一颗蓬勃向上奋斗的心,顿是被烧的越加的狂热。

    “赵世子,六爷,晟公子,请随在下前厅用茶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松苑

    玉笛眸见大小姐踱步而来,忙恭敬地躬身子行礼,“大小姐好,老夫人有请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今晚的事,难道老虔婆也跟着参与了?

    到是要看看,又要作什么妖?

    总好过去陪三男耍机鏠,矮油!不对儿,宫里面一大堆的赏赐呢?嘿嘿······这是又把合府人的神经激活了?

    眼热!

    眼热,你们也捞不上,嘿嘿······我得意地笑,笑看红颜天不老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小声府耳:大小姐,宫里的赏赐好似被小陈公公拉到鲁阳王府的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脚下步子一个踉跄,瞬间转眸瞪眼,尖利嘶吼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玉笛听言,本能下意识揉耳朵,退步子点头,捂双耳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气极,直接闭眸,心里一万点吐糟:我靠!本小姐日你个先人板板!呃,特么的,真是欲哭无泪哈,扶额,磨牙霍霍,想冲去前院——咬人啊!

    臭混球,真是穷疯了不成?

    真是她的都要变成他的?嗷嗷——为何又想抢她的银子!好想放金元宝去前院咬人啊啊啊······不对,丫的不仁,我不义。

    孙子兵法,本小姐我瞬间不会背书了,你们咬我,哎,不对,不背?会不会又要扣她银子······呜呜······这是要逼本小姐上梁山啊!

    大周妈妈听音惊悚,探头一看,面露急色,这刚来就要走啊!

    “老夫人,护国公主来给您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音落,刷的收回头颅,作死喔!很不能抬手自赏,两腮帮子。不过,好像没看到那会,分筋错骨的老精妖,没事,没事!不怕,不怕!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瞬间又觉的蛋疼的厉害,眸珠儿陡然闪过一道精光,胆敢算计她,呵呵,有仇不报非君子。

    玉笛抿唇,偷瞄了眼身前的大小姐,心里咯嘣一跳,老夫人的算盘,这次肯定又是打不响。

    大周妈妈倒霉一次不够,还想再来一次,不成?真是英勇!英勇!

    “你往哪跑?过来。”

    大周妈妈听言一僵,嘴巴抿唇一条直线,可怜兮兮道:“奴婢给大小姐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这安请的本大小姐心表甚是欢喜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!”

    大小姐几个意思?

    体谅她伺候老夫人不易,还是觉着上次处罚过重,补偿她来着?

    “玉笛,你也一块儿进去,本小姐全都有赏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大周妈妈见状,大小姐说这话的时候分外的正常,玉笛个浪蹄子也是一脸的喜气,这事——有门。

    “见过祖母!”

    “哎哟,人来就行,快坐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玉笛,快快,把这刚出炉的核桃酥给大小姐端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头皮一阵阵的发毛,那个喜欢核桃酥哎,“老夫人,大周妈妈果然深得你心。”

    大周妈妈一听,锁眉,她不会是上当的吧?

    老夫人听言,面色一沉,憋得脸色发青,忍不住狠瞪了眼周婆子。

    “兰姐儿,你有话直说,祖母老人,脑筋转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侧眸,不容易啊!

    老夫人铮铮铁骨,也有认输的时候?呸,耳根子不能软,手段不能少!她可怜的尝赐还等着她去搭救呢!

    “也是,定是府内人参多的吃不完,不然大周妈妈能这么嘹响的嗓音,这嘎脆的能穿过中院,直达前院了。”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