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9章奥秘就在此处
    音落,轻风袭来,修长的大手已握住她莹白如玉的纤细小手,

    赵晟听言,微微侧眸,摒绝身边的一切,只想她话后面的意思,思绪似黎明前夜色的苍茫,绚烂的缕缕曙光,一缕又一缕地重现,直波到他疼的麻木的心底深处。

    消化着关锦兰所说的话,她还是有需要他的地方。作为人称笑面狐的他,竟然激动的忍不住想流泪。微转头,不想让自己的神色给身边的几个人看了去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凝眉,赵晟这笑面虎,还真是撞邪的,玩虐恋很有意思?

    赵世子如刀雕刻的俊脸阴沉,全身渗出寒凛的冷气,她是他的人,赵晟这个混蛋一早就知道。还想整什么跃蛾子,玩儿手段,真是剑不刺身上,不知道疼?

    “心情啊,怎么也想去?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心里有火啊,可一想这臭混球行事无忌的麻辣,抿了抿唇畔,咽下将出盈溢出口的火气。

    “嗯,我到想让你带我去,可你有时间吗?切,累了,回城吧!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眨眸,这样就玩了?

    累心不?

    还是秦珍个小辣椒好,这在外面忙了一天,回家还要跟自己的媳妇玩心计,呃,不行,他还是找一个什么都放在面子上,一看就明白的好。

    赵晟净如清流的眸色微眯收回,攥起竹节般的修长十指,直至骨节发白,再颤抖着松开。

    这世上事事都能算计,唯情之事,越是想解,越是纠结成瘾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见状,内里无奈叹息一声,跳跃着话题不满道:“不是说要喝酒嘛?那新吃食···呵呵···这事,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踌躇片刻,“喂,你不走,我可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冷哼了一声,旁若无人起知,拉着关锦兰莹白如玉的纤细小手,率先踏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抬手摸了下鼻子,小气鬼!

    “哥哥,咱也走吧!”

    啧啧,白瞎了一幅上好的皮囊,干洁的身躯,呃,呸···什么鬼?

    茫茫夜色衬托下大地,显得越发的深邃幽蓝,坤宁宫内也越发的显得孤独和凄凉。

    皇后身姿优雅,却一脸的举丧地斜靠在厅中的主位上,大红的宫装在薄寒的空气中,显的一派端严如火焰一样的热浪逼人。

    翰儿一身落寂的背景,心疼的她如被丢在油锅底煎熬,十指粉红瞬握成拳抬手一挥,桌上的青花瓷盏,一个个如小白蛾入干淌的湖水,‘噼哩叭啦’滚落一地。

    瞳眸深幽地急喘气儿,脸上的悲愤再怎么想隐藏,她也蔵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给他生的儿子难道就不是儿子了?

    臂腕微转碰至正躲在椅角如玉意后,唇角忍不住抽搐几下,面无表情拿起,举高至头顶,细看半晌,轻轻一松手,眯眸,侧耳细听那一声闷响的‘咚’碎之声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

    “清理干净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垂首,眸含泪光似地跪了下去,细心地清理每一碎片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心怎么就那么狠?那是他儿子呀!”气似若游丝,丢出闷在心里十几年的话,不负责任地起身回了内殿。

    扬嬷嬷惊愕抿唇,望着已然抬步回了内殿皇后娘娘,心胸肺腑似都掏空了一般发虚,身躯僵硬的一动也不能动,一动就头晕眸花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

    皇后听言,收神思,“扬嬷嬷派人悄悄跟着太子,顺便也帮他一下。”音落,眸中寒芒密密,誓要刮起惊天的风爆。

    扬娘娘一听,“娘娘,奴婢看着,关二爷家的四小姐倒是一个不错的解语花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越矩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唇角扬起森冷的笑意陡陡现而过,“扬嬷嬷你到是和本宫想到一块儿去了,那就这么定了,下去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扬嬷嬷听言,躬身应是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转头,挺了挺毕直的身躯,垂眸,眸色细扫,认真验查一遍后,抬手招进两宫婢,指着被皇后娘娘丢落一地青花瓷,怒责道:“还不快收拾了,一会伤着娘娘,有你们的好果子吃!”

    “奴婢们马上就收拾好。”两宫女战战兢兢地蹲下去,开始快速地捡起地上的碎片,来不尽理手上的被瞬间划开的血口子。

    皇后侧眸,唇角鄙视一笑,静看高空星稀:片刻,随即低头,眸视铜镜内的自己,腹诽:老东西到是机变急智,自把自为的要解决目前的危机······挂羊头卖狗肉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收完全部退到二门。”

    两宫婢一听,动作飞快的在空中留下道道的残影,谨慎的很不能用舌头再检查一遍,再三确定无遗漏,这才告罪似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啸哥哥,我真的还要再忍下去吗?”

    皇后音落,黑影凭空而现,自在似在自家屋塌一般踱步之皇后身边,轻抚摸着她的清瘦的双肩,“忍不下去,就不忍了。那老货自然如此的忠心,我去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别,那老货怎么值的你亲自动手,我已然安排好人,好好送她回去,一家合、欢、养、老、了。”

    音落,拉着黑衣人的手臂,缓地环上自己的不盈一握的腰身,凤眸潋滟似火娇嗔一眼渡去,霎时间便点然黑衣人浑身的战火······

    夜风潺潺如冰,忠勇伯爵府前院热闹非凡,灯火通明如同白日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闪,面无表情,若无其事地搭着赵世子的修长的大手,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众奴婢们一看瞪眼似灯炮,风中凌乱的暂时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,哥哥,怎么也得等等弟弟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六皇子赵旭无奈,半途他想溜来着。可是,关锦兰这狡黠的小女人,用药田把他勾的死死的,唉,今晚这饭不容易吃啊!

    避开石侍卫的手臂膀,弹身轻跃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呀,我说伯爵府怎么这么亮堂,原来奥秘就在此处啊!”

    关楚仁一听,面色直抽,回头狠瞪了眼众奴婢,作辑拱手道:“这位,您是······?”

    “啊,这个,我是您府上未来姑爷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关楚仁听言,眸闪,这消息不对啊!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