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5章 穿了绳子的蚂蚱
    六皇子赵旭啧啧称奇,一早收到消息,他并没放在心上,可看着外墙,还是把他本就不稳的心神,再次惊悚了一下。种个地,都要围了这么高的围墙······大有乾坤呢!

    院内,“主子们好!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两天你幸苦了,玉米种子订制和反季节蔬菜的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阿东听言,看了一下关锦兰旁边的旧主子,还有自门外自发进来的晟公子,无声咽了一下呛人的口水,“属下安排了两个人在后侧门,在院外办公。一个负责玉米种子订制,另外一个,负责卖蔬菜。当然,都是主子答应的那几家。”

    “如有人捣乱,直接打发出去。记下府号,贾记以后不做他们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借鉴‘一把抓’开业那天的情况,都让他们拿号,秩序很好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忍不住诧异地嫣然一笑,“你到是个灵活的。”音落,挑眉,梅儿丫头还真是有眼光,比她强,啊,呸,她男人更好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脸色不好看,“茶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音,葡萄似的眸珠子,狠瞪了赵世子一眼,转眸,“你吩咐人,去找如意多拿点痒痒粉过来,在围墙附近洒上。”

    阿东身子一怔,陡然琢磨的身子一震。别说,这两晚他也发现有几个人在围墙外面活动,但愣是没敢进来。现在想来,一是围墙砌的高,没本事的上不来。二是,有本事上来的,在忌惮主子身后的势力,在探底。

    “主子,属下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,去吧!”

    音落,转眸,“切,想喝什么茶,我现在亲自去给你泡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泡的茶,爷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哦。”音落,轻抖瞬间起立站岗的汗毛,起身急步而去。

    赵晟眸迎赵世子的眸色,微微一笑,“心眼太多,你就不累的慌?”

    “心眼再多,也不比你,小心洞越多死得越快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关心,不敢死!”

    “哼,那事有头绪了?”

    “自然!”

    关锦兰心里七下八下似坐过山车,忍不住想用瞳目之术偷瞄一眼,可又想到臭混球,在她出门前,那记意味深长的眸光,还是要果断打消偷窥的主意。

    丫的,把她支出来,到底要说什么秘密?整的她心里似窝着一只小猫儿,捞的她还真心痒。

    只想,唉,男人们之间的事情,她还是不要发傻——往里冲。还是,想想六皇子赵旭那厮愿不意愿意,免费打工的好!

    大棚出产反季节蔬菜,必定已然引起了世家和权贵强力的注意,光靠着威望,可能明面人那些人,还敬重着作样子,不敢明目张胆的下手。

    但是,并不能妨碍着,他们过来参观,或暗里下绊子。

    赵世子警觉,薄唇微抿,咽下还没有说完的话题。眯眸看着关锦兰亲手端托盘端香茗的样子,好看的剑眉瞬展,淡淡笑了笑道:“泡个茶,你都要用这么长时间,将来还能指望你能做什么?”音落,一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爱喝不喝!”音落,撇了撇嘴。这都尽量放慢速度了,还不够善解人意吗?欠架吵!

    “拿来,就知道你就等着爷这话,躲懒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秀眉急蹙,瞬间蛋疼的厉害,内里忍不住轻‘呸’一口,妈的,好在她没那玩意,不然真能气爆了,做鬼脸,“呵呵······”两声,放托盘,恶狠狠倒茶。

    赵晟净如清流的眸色,潺潺闲适地瞧着眸前的一切,“贾公子,别总顾忌着他,我也渴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不由侧头颅,狠剜优闲的一塌糊涂的男人,“自己倒。”

    “这待遇太差,我看来也要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咧嘴龇牙,姓赵的,都特么的不是好鸟,“我还渴呢!”音落,手中的茶杯一举,‘啊’一声,甩杯子,烫的直跳脚。

    赵世子侧眸,不咸不谈的扫了赵晟一眼,小东西现在就是穿了绳子的蚂蚱,再怎么蹦跶,也飞不出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,传说中的大棚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音落,两男忽视身旁跳脚的小女人,一前一后,玉树临风,风流倜傥,踏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气吸咬牙,这又是起的那门子妖风?

    她戏做过了?

    抿唇,插腰,小腰肢一扭,追了上,笑语嫣然嘟囔道:家鸡不肉,要去喂黄鼠儿狼啊!

    两男听言,身子微顿,同时转眸看稀憾物似地,斜睨她一眼,继续哥俩好地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扯,额似有成群乌鸦飞过,捂唇遮住,樱桃粉唇越来越不受控制的扩弧度,真和好了?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远挑,这就是大棚?

    “转头,爷安排几个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娇嗔他一眼,“本小姐有人!敢来捣乱,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“嗯,爷得护住自有财产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瞪圆,“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人都是爷的,你的就是爷的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去你大爷!”爆吼一声,被劈的脑细绪瞬间回神,嘿嘿······上当了,地契在万能的保险柜里呆的好好嗒。

    不对,好似有什么地方不对?她忽略什么的吗?

    赵晟侧眸,看着关锦兰迷糊咬唇畔的小样子,以及眸中盈满的狡黠雾气,“贾公子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,你又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叫着玩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她要得神经病了!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淡淡却似透露着某种诡谲,“大呼小叫,成何体统,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见状,来不极思索他刚说的话语,只一个劲琢磨,他眸内一闪而过的诡谲眸色,大件事?有坑,她又有银子被他刮走了?

    垂首,细思,没有,都好好的,可是,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

    赵晟脚下步子微顿,潺潺眸色细瞧过去,心绪瞬间撩乱了,似平静的湖面激起了惊涛骇浪,他明明知道只是近了十个大棚,这四五十个大棚又是何时那建的?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