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3章 天都被你聊死了
    “独处容易钻死胡同,我准备的膳食,你不来,以后就不要做朋友了。”音落,袅袅婷婷地直接跳上,停在侧门的马车。

    几男见状,抿唇想笑,却又见那小女子转身之即,朝他们狠瞪一个杀伤力巨无边的眸色,耐何先前情动,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儿潋滟似水,成功地拖了后腿儿。

    赵晟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好,我去。”音轻,似春风低喃,漾起圈圈层层,说不出口的波纹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小心脏微滞,疼的她直发慌,微凝瞬间扭身姿,就着马车靠窗口的位置坐了下来,而后垂眸,维持不动不言状的表情,静等混世魔王的到来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狭长的瞳眸溢一丝幽深,从内到外地,势放着陡然斗升的寒气,侧眸一个暗隐的杀气划过空气,直直落在赵晟的身上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瞳眸微眯,这个状况真是有趣的紧,混世魔王脸上,竟然有个暗红的巴掌印,嘿嘿,到底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还敢当着他的面,邀请情敌······嘿嘿,步调微宽,俊脸憋得有些泛红,“哥,动作够快的啊,竟然直接求父皇直接下了圣旨,那边,这会还不知道要如何的跳脚呢?”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睡不着觉的吧!

    不算眸帘前笑面虎。身后,还有两头狼,虎视眈眈地盯着呢!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慢腾腾地转身子,挑眉似笑非笑地,瞅了瞅六皇子,沉厉道:“你很高兴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哥哥,别多心,兄弟是为你开心,真的纯是为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讪讪,略有尴尬地停步,嫌事不够大,静等后面踏步而来的赵晟,小声嘟囔道:“哥,你说再怎么样,也得跟兄弟们报备下,是吧?也好让我们有个准备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赵晟听言,欲落的步子微怔而下,净如清流的眸色漾过一道精光,启唇优雅和煦一笑,“狐狸尾巴夹不住了?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:······

    唉!

    他谨小慎微,他从来不敢拿未来去赌,所以······这是威胁,他先受着,但是他一点也不怕,只要能坐到那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狭长的瞳眸微斜,受不了六皇子赵旭兴味足足的眸线,“六弟,听说昨晚新得了高一米六的七彩珊瑚树,成心送礼,那个就可以的。”音落,抬手掀马车帘而入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:······

    得,这戏看的彻底把自己给埋进去了。不送珊瑚树,就是不成心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靠窗的身姿,一等傲娇的男人坐定,一屁股地挪了过去,嗲声抛个意味深长的媚眼,“爷,你可真行!”

    音落,捂唇轻笑一声,朝着院内的假山盘景蓝天白去,飘啊飘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凝剑眉,小东西真是太闹心,跟她坐一处越来越不能平心静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啊,这贪心的性子,要是爷不护着你,你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瞬间回神,几个意思?

    难道已然准备放手了,那她是赚了还是亏了?啊呸······刚赐的婚,肉还没真正吃到嘴里······呸,呸!

    丫的,纯逗她玩,整得她白开心,啊,呸,又作死。

    瘪嘴,浅浅一笑,挪身子,静窗边,遥望远方,静默,良久,小手无意识拉开暗搁,拖出一本书,垂首······

    马蹄急踏,车辘轳慢慢驶过长街,车轮下发出‘吱呀’的微声,寒风徐徐似精灵透窗口,透过纱缦悄悄地潜了进来。

    赵世子眯眸,关锦兰此举,看的他心里分外有火,但是想到某种原回,终究还是选择妥协一分,“什么书?”

    “啊,闲书,就市面流通的画本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拿反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神色微僵,垂首,“我就试试,看着反着,能否一目十行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哦。”音落,递过。

    赵世子抬臂伸手接过,一脸漠然摊开一看,车厢内空气陡然一窒,几片雾气似雪花飘过,市面上流通的画本子,彻底的灰飞湮灭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面黑,“一个画本子而止,你拿它置什么气?”

    赵世子眸深,干脆闭口不言,他怕一个忍不住,手臂一抬,掐死她。’**心经’是市面流通的画本子?不过,照小东西这表情,定是莲花宫那两个老东西做的好事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脸黑,拉着赵晟“都忘了吧!她觉得幸福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赵晟听言,音色潺潺道:“谁幸福就可以了?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一听一噎,无所谓地摊摊手,一幅你不想说我就不追解的意思道:“哼,一会儿如果喝醉酒,说什么糊话,或跟前面那位打起来,我可装佯,什么都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装佯,你也会什么都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,这天——都被你聊死了!

    赵氏竟出情种,好在还有一个他,顾全大局。

    肯定是祖坟没埋好!

    青天监,肯定是失职了,要不然怎么兄弟们都围着一个女人转。

    “哥哥,有此事情即便用尽全力,一生也无法改变,只能说你们有缘分。”

    没有缘分吗?

    赵晟突然就想起和她相处的点滴,恍神间,眸底内似又闪过雪肌如腻,在一号农庄,她忐忑害怕,紧紧贴在后背的······怎么可能没有缘分?

    没有缘分,怎么会相见?会纠结成团,怎么解也解不开。

    “她是莲花宫圣主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哥···哥,你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你听到了!”

    不错!

    他的心太疼了!他就是要把水搅浑了,没道理只有自己晚上睡不着觉。赵旭不是起心,为何巴巴地追到枫林晚来?不管,他所图何事?

    只要,打乱他的步调,这话一点也没白瞎。居然,觍着脸看他的笑话,劝他?那他就要看看,他接下来怎么抓肝挠肺,如热锅上的蚂蚁,如何的跳脚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愣僵,举眸望天,日头确实偏西,却又似莫名有寒雾茫茫将他吞没,脑袋里‘噼啪’一阵响,蓦然就红了瞳眸喃喃道:爷的消息怎么那么慢?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