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2章 浓烈如酒般醉人
    贾东家和那混······呵呵,和赵世子,唉!一脸犹疑,心里本能反应前面有坑,可看着手中提着的两百多万两银票,以及两位贵公子,猛一咬牙,为了年底的分红,拼了!

    迈着打摆子的步子,挺着直打颤的面皮子,乐呵呵直往前面走去。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笑容不改,轻拍了下赵晟的肩,“走,咱们过去讨两杯香茗。”

    叩叩!
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“东家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眸凝,视线聚于一处,他这会正兴起,小东西今天也特别的好说话,尽量迎合着他,只是这掌柜太识趣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卡,卡,全部,全部都卖玩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瞬间从迷离的激情中醒过神来,刷的推开埋首于胸前的人,“全卖玩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音落,额前有汗,顺着太阳穴‘啪啪’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沉,手臂瞬抬,轻风席过,修长的大手已握住一则的山峰耸立之处,轻轻揉捏,直惹小东西倒吸一口媚惑之音,这才满意收手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有事!”

    音落,急急抬手抓住又要作乱的大手。心痒,不及想数银票的手痒。

    “你试试!”音落,头颅微垂,俯身轻咬她精致玲珑的小耳珠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卖玩,送雨公子报账。”

    大掌柜听音,拔腿就想走,可腿儿软成煮坨的烂面条,更何况身后还有两位贵公子呢?

    沮丧闭眸,顶着就要被雷劈的风险,“那个,那个,六爷和晟公子来了。”音落,顶一幅被雨水势虐的表情,转身拔脚就跑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深,看着瞬间僵如石雕的小东西,整个气势骇人的深幽。

    “要不,咱不理?”

    音落,眨巴眨巴瞳眸,忍不住想大声哀嚎一声:特么的,先前的努力全白费了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,只余无边的悚人寒意,似随时会刮起无边无际的巨形旋涡,欲将她席卷而去,“真心的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手臂急抬,双腿急勾欲要起身的臭男人,“什么真心的?奴家都是你的人的,你还想怎样?不给走···嗯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狭长的瞳眸深锁她葡萄似的眸珠子,“你只要一碰到他的事,话就不自觉的开始变多,变的话不着调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,人家是爱重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,那就让他们在外站着,你继续给为夫解馋。”音落,深睨她一眼,薄唇似着了火,狠压了下来,挑开她的银牙,狠狠的盈入,似要将她吸进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关锦兰微合的眸睑一怔,感觉着纤细腰肢上的疯狂力度,惊惶欲闪躲他身体的变化,“···不···要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似发了疯的恨不能瞬间席卷她的一切,编织浓烈不透风的情丝。

    关锦兰急怒,他似老虎吃肉扯她裤头的劲头,扬手一记狠狠的掌风,‘啪’的一声巨响,结结实实地打在臭混球如刀雕刻的俊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,你怎么样?疼不疼?”

    音落,恍惚,不解地看着自己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别逼为夫!”音落,竭力维持最后一丝清明。

    “逼你做什么?是你,都是你,里里外外都是你的!你再这样蛮来,信不信大婚前,我都不理你,不理你的!”

    这要跟他在这里发生那种事,她还要不要活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暗红的面颊连眉挑都没有变一下,只狠狠地盯着她唇畔上的沁出的血色,“现在不给,那晚上全听为夫的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你,你弹开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见状,眸色似刀,垂头颅又狠狠地亲了一口,这才阴云密布起身离开清香曼妙身体,自披着外袍,抬手帮气咻咻的小东西整理衣裳。

    心绪翻诽:似乎就没有比他更苦逼的男人了,以前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可现在的节奏全都乱了,再有几次,他觉得就要废了。

    当男人当得像他这样辛苦的身边就没几个,除了赵晟那个混蛋。

    看着人比花娇的小东西,默念发狠,他一定要一次性,把自己的损失全部都要讨回来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倾城小脸忍不住发紧,轻翘唇瓣润如樱桃,抬臂伸手咄咄戳他胸口,“小心眼,就会乱吃醋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蹙眉,嫌弃地的她一眼,手臂一转,环住她的纤细腰肢,勾唇一笑,“小东西还给你脸了,为夫抱你去擦擦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怔忪片刻,擦擦?还不是越擦越红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我还要去二号农庄为里面的人看玉米种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,先依你。”

    “臭混球,你日日如此,该多好!”

    “哼,过来带帷帽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音落,踏着身前的男人的步子,出了门。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抬眸望天,抬腿踢墙壁,自嘲一笑,看着磨叽半天才出来的两人,“贾公子,本公子闲得都要发冒了,带多两个人怎样?”

    “不带,你就不去?”

    六皇子赵旭听言轻笑,“不带?本公子厚着脸皮也是要去了。”

    赵晟心里发堵,帘前一莫幕似火灼的他心没处安放,轻咳一声,“我还有事,就不去了!”

    赵世子蹙剑眉,赵晟这混蛋,还是没有放下小东西,巴巴地送上来找虐·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侧头颅,小心脏巨涩满满,只觉清润如玉,短短的一句话入了她的耳鼓,竟也浓烈如酒般醉人。

    “你还能有什么事?一起去,我让人备酒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心中被莫名的怒意盛满,却又被瞬间伸过的嬾爪子浇灭,“一起吧!”放在瞳前,总好过他找机会和她私下聊天气。

    赵晟闻言,净如清流的眸色淌出一丝无奈,他现在不适合面对她,他一看见她就管不住自己的心绪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便,我实在是没心情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转头颅,“不是说好做朋友的吗?你现在这样,算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,淡淡一笑,眸色不自觉沾在她们交握叠加的双手上,一时疼的连唇角的笑意都维持不住。

    “就是累了,想独处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3.7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