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0章枫林晚售卡
    妈妈咪!

    这日子真是没法子过。

    “哼,爷给你攒着,回头咱们再好好聊聊。”音落,如刀雕刻的俊脸上,却似敷了层晶冷面膜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吸气,娇嗔一眼,“依你,不过要拒我喜欢的来。”音落,腹诽:实在不行,只能遁见空间,和莲花聊人生啦。行不?不行,她身后还有呼啦啦一帮人呢!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忍不住冷哼一声,胆生毛的小东西,脸到是大的很!

    “如此,也好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叩叩

    敲门声陡骤然如铃铛响起,打断一室的尴尬气氛。

    雨追闻音,修眉微蹙,总算从妻主与夫主耍花枪中醒过神来,难得面上还能调换出一丝愁容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,就这两天亲自找上门来的人,都要将门槛挤破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眸闪,看着碗里臭混球放下的鸡腿,不卑不亢先咬一口,咕噜吞枣先吃进去压一压紧繃的神经先。

    “谁踩的,找谁赔。”音落,举眸,瞅门口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异口同声,不过一个门内与门外的区别。

    赵世子蹙剑眉,顺着门缝看了一眼,面色瞬沉,今天这顿饭该来的没来,不该来的都跑来的。赵晟那厮到是精明,垂眸,轻扫桌面的菜色,薄唇忍不住轻扯,不来胜来哈。

    大掌柜应完,抬手推门,满脸满眸的无奈,躬着身子作辑道:“东家,以前常在我们枫林晚用餐的大人物,想要我帮忙安排一下位子,看有没办法弄个雅间。”

    音落,怯怯然,都不敢出门了,真是太多人找他了,想做加盟店,想在年前安排位置的······做了这么多年的大掌柜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好在,雨公子能耐,真把东家给请来了。要不然,他还真是不敢出现的,真心抗不住!

    送上门的银子,没法子挣,还要费大力气,绞尽脑汁将赌神爷送出去,真是憋屈!他想着年底就要到手的分红,急得晚上都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第二一早,起床一摸,头发一掉一大把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唇角的终算漾起一丝发自内心笑意,“大掌柜,你出去跟那些客人说,明天枫林晚将推出八十张会员卡。手持会员卡的人,可以不受规矩限定,每张会员卡八千两纹银,有效期一年,先购先得。”

    “啊!哦······”大掌柜瞪眼,一时反应不过来,急急掐手指关节,做只有自己明白的记录。

    “另外,还有贵宾卡二十张,除了可以专享服务区外,还可以自主的先择位置·······有效期两年,每张贵宾卡三万纹银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种,黄金卡,只有十张,享受更高品质的服务,并且所有新出的菜色全部免费,这种卡有效期为三年,九万两纹银。”

    “但不管拿那种卡,都不可以进现在的这间包厢和左右的二个包厢。”

    大掌柜听见,面色诡异地的发紫发红,兴奋的呼气吸气都粗了好几分,一脸不可思异地快速地偷瞄东家一眼后,无法控制狂掐手臂好几下,清醒感觉着那股子撕疼,这才放缓停了下来。。

    “东家,东家,那我现在马上去办,马上去办······”话儿还没说完,抬腿越往外的跑的步子一顿,转头颅,不好意道:“东家,不过,那卡,那卡要什么时候才能给客人?”

    “明早,我会让雨公子,顺便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,直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大掌柜一脸兴奋,双脚高兴的一蹦三尺高地往外跳,某些人就是最不缺银子的,他们最怕的就是丢面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愕然抿抿了抿唇畔,“雨追,你当前最重要的,还是负责先把想开加盟店的人,背景资料全部调查清楚后。再交代给暗堂再筛选一遍。”

    雨追听言,懵了的心神在这一刻才算归了位,胸口先前的苦涩之意,瞬间变成浓浓的亢奋之意,管不住自己的眸色,定定地一眼妻主旁边的赵世子,陡然心神一凉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音落,起身,心口发堵,实在是吃不下膳食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鼻尖微微一酸,眨了眨瞳眸,“吃饱了再去,磨刀时间绝对不会误了砍柴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哦,是!”

    音落,心里高兴,行为举止更加谨慎两分。妻主,关心着他的身体,他不能在此时高兴丢了妻主的面子。

    更不能,在夫主面前掉脸子。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挑剑眉,面色黑如墨池,冷漠傲娇暂时不理,等下再跟她算账。手臂微抬,大手一伸,自斟自饮,继续吃饭,只是再不帮欠收拾的小东西布菜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唇角抽搐,心里亦是难述的滋味。无力只能选择,忽视雨追此刻的心潮澎湃,亦看不见臭混球内里的暗潮汹涌,只一样一丝摆花似的往臭混球碟子里夹菜。

    雨追修眉微挑,诧异抬眸,“圣主,我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!”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放筷子,不动声色地一把将人抱起,头颅微垂,将那声惊呼声吞进肚内。脚尖微点地,场景顿时转换,雅间里的贵妃塌上顿时多了两道重叠的身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这绝对是养猪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刚吃,就睡,对身体不好。”音落,眸迎他戏耍的眸光,倾城的小嫩脸骤然红似天边的火烧云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拧了拧眉头,“嗯,不怕,睡前来点花样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别,求放过,别闹,我一早就做好抉择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静默片刻,“我想等时机成熟的时候,把他们都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手挡在爷胸口做什么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想找个舒服一点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哼,那你这爪子,现在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想描,想画,看不够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一僵,郁闷的心情,忽似得到了片刻安抚,眸内的森寒之微退,拉下脸上作乱的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小手,伸手搔忽悠人不偿命的小东西的腋窝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