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7章 皇上圣明
    齐帝听言,着实觉得好笑,忍不住也就真的笑出的声音,“真一点儿都不能给皇家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眉眼弯弯成月牙,心道给个球,哪里都有想吃白食的!

    “臣女,今儿进宫时,在主街上看到有几家铺子连成一片很是养眼,就跟小陈公公打听一下,才知道是陈国公府的,陈国公府真是好福气!”

    音落,起动叹气模式,抬臂,伸手托腮绑子。

    陈公公听言,身子忍不住抖了好几抖,护国公主什么时候跟他蠢儿子打听了?不是说,一路叹气到宫门口吗?

    齐帝听言,转头颅,轻睨了眼陈公公,“你认的干儿子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陈公公忙躬着身子,抬着谄媚的老脸,陪笑道:“皇上圣明,皇上圣明。”

    齐帝见状,呕火冷哼一声,她觉得养眼!难道他就不觉得养眼了?

    “护国,现在还不是时候,你再等等,元宵是个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心机如电闪,这是要对皇后母家动手了吗?还是连皇后和太子一锅端?嘻嘻一笑,软啦吧唧道:“皇叔,圣明!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微愣,皇叔?

    唉!

    什么时候能跟着烨儿身后,叫他一声父皇?思绪翻涌,还圣明?这再圣明下去······他可以想象御书房上的呈文奏折就要堆成山了。

    “那金满堂的种子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抬手轻轻摸鼻尖,“嘿嘿······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,就是我自已农庄内不种,也要把皇叔需要的种子留出来,才行了!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,薄唇忍不住再次,狠抽了好几下,“好,好,皇叔等着你派人送进来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蹙眉,看着手中空了的碗,“皇叔,侄儿今日在朝堂上才发现右相的主意不错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猛咳了好几声,眼眸犀利狠瞪了下赵世子,“赶紧出宫去。”右相都要去北城门当差了,熊孩子还不依不饶的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眸色微漾,“皇叔,他如果得闲,你就有得忙了。再说,吞食确实是个好主意,不让右相上奏折,言官们肯定也会借着这股东风,下爆雨。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,狭长的瞳眸眸色幽深,“是该让右相承奏折,好好发挥他了不得的才干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满额黑线,得罪谁都不要得罪这臭混球,看他这一出一出的,右相顶着凛冽的寒风,白天在北城门站岗,晚上‘咳咳’不停地爬桌子,写永不被采用的奏折······

    臭混球,这事办得真是得劲的她全身发寒,看来回去得好好奖励下。

    “护国,往后你与农桑司们多多探讨,还有那,那反季节的蔬菜,也送点进宫里来!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皇叔喜欢,那是臣女的福份,明天就让人送过来,不过数量有限。”

    “好!好!烨儿,该办的正事你可别落下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侧眸狐疑看了两人一眼,正事?呸,两人当着她的面子,玩儿灯上黑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如刀雕刻的俊脸面色平静无澜,语气淡淡道:“皇叔,小兰儿她忙,要是不愿意跟臣侄讲,臣侄也没办法。”音落,拂袖弹衣袍上更本不存在的灰尘,起身越牵着关锦兰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齐帝听言,眉心皱成大写的川子,这熊孩子!

    “护国,且说说,三十六计准备什么时候编好呈上来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满额黑线,沾便宜没够是不是?我能背,你派个人记录都嫌烦啦!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直接把关锦兰拉到身后,声音备懒道:“皇叔,我多年为国效力,功劳苦劳皆有,你怎么还算计上臣的媳妇儿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你这个混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拐弯抺角了,说正事!”音落,狠剜了赵世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臣侄可就实话直说了,护国最近买了荒山,这明年开春产出肯定不少。臣侄想让皇叔点头,宫里各司所需全由贾记供应。如果皇叔你点头了,护国一定会感谢皇叔的,到时肯定会卖力的为皇叔编写三十六计。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,面色一沉,蹙眉起身,抬腿踏步,狭长的瞳眸直接眯成一条直线,上下打量赵世子好几回后,忍不住冷哼一声,步子回转,端坐,抬臂伸手接过陈公公递过的香茗轻‘呷’一口,满脸嫌弃放下。

    “这事还真不那么好办?”

    关锦兰微侧着头颅,举眸偷瞄一眼,面色微变,刷的一下子收回,生怕齐帝又打上她茶叶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护国,跟爷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音落,轻掐赵世子腰间软肉。

    齐帝愣怔: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蹙剑眉,转头,“彩头和赌资,就派小陈公公亲自送去圆月山庄。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见状,顿时头大如斗,怒极,咆哮道:“烨儿,你这可是不孝,死后都要被祖宗扯着耳边斥骂的。”

    “骂也是先骂你!”

    齐帝一听,瞬间纠结拧眉,如被人戳穿的皮球猛地泄了气,无力地看着消失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小王八蛋,眸色中带着几分莫名难描的情绪。

    怎么就上心成这样,什么都在为她考虑!这将来说的不好······头疼欲裂啊!

    宫中所需物资的供应虽说全都被世家给划分了,可也不是不能操作,为了儿媳妇,当场就给他没脸。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“嗯,你个老东西,又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陈公公一听,躬了躬身子,谄媚依赖道:“皇上,儿孙自有儿孙福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亲自去内务府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公公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躬身行礼,退了出去抬眸望天,内务府的总管看来又要换人的。

    忠勇伯爵府

    老夫人正处在崩溃的边缘,心痛至极,她真是从来也没想过大儿会蠢成这样?可是,她也明白不能太将绳子绷得太紧;否侧,绳绷断了也没楚儿什么事!

    “老夫人,奴婢给您请安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,您看看小厨房刚出的核桃酥,可香的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闻言,深呼一口气,“二爷回去的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