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6章 臣女不头疼
    文官们戚戚然,皇上这爱屋及乌是否有些点过头的?

    武官们一脸匪气地看着言官们,直啧啧无声的上下嘴唇儿。

    几个言官一见,眸色相视,轻鄙飘眸色儿,谏不?

    不谏!

    不谏!

    谏个屁,只作看不到,只等着跟后道贺,只当挑衅的众武官儿是个死物——木头桩子!

    齐帝眯眸,看着殿内的万分和煦的众朝臣,“烨儿,你带护国先去御书房等朕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,臣侄甚是怀念前儿喝的甜汤。”音落,薄唇勾起铁树开花的,浅然笑意。

    齐帝听言见状一愣,薄唇微抽,烨儿还是在人前第一次对他露出这笑意,顾不得一殿的众朝臣,忙接着话茬子道:“你要是喜欢,就在宫里选个入眼的地方住下来,离皇叔也近,皇叔天天让人准备甜汤给你喝,多好!”

    齐帝这么一说,空气一瞬窒往,众文臣们再次变了脸色儿。

    让成年的世子住进宫里来,这是多大的尊荣!就连太子成年都要辟府单独生活,皇上,这是置太子于何地?

    几个言官抿唇,侧头颅再次打眼架,谏或是不谏?

    谏个屁,徒逞口舌之利,皇上又没说要传位给赵世子,他们还是保住老命,身后还有一大家子呢,关键时刻再发力,现在抢这话茬子,在史书上半点浪花也掀不起来。

    陈公公眸闪,再次拉起专属的嗓音响“有事启奏,没事退朝。”

    众朝臣听音,再次跪下行礼,三呼万岁恭送齐帝退朝后,才三三两两往太极殿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武将们第一次失仪,一出太极殿,三三两两走到一处,交头结耳,切切私语往宫外面走,商量着能不能去伯爵府上和护国公主探讨三十六计?

    文臣们则是一脸便秘,怎么样才能让家里的嫡女们和护国公主交好。吃货们则是在想,到底是什么样的甜汤,竟连混世魔王喝过,记在心里,这事必须想办法深挖。

    御书房

    赵世子一脸嫌弃地正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喂着闹心的小东西喝甜汤,“刚讲了那么多话,多喝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了抿唇畔,丫的,本小姐是肚子饿了?

    再喝,一肚子的白木耳,不行,必须留个肚子回去吃鸡腿。

    “你喝!”音落,斜嗔赵世子一眼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面黑,属狐狸的小东西,心眼跟筛子一样多,“快点,爷手累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我也累了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忍不住轻轻冷哼一声,“找抽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呸!”

    音落,俯头颅轻靠蛮不讲理的臭男人肩膀,看着碗内的白木耳,心里乐的一个劲冒泡泡,真心没想到竟卖到了宫里,嘿嘿······算算这趟进宫,又能挣多少银子。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·这事,回去必得好好宣传一下,白木耳的身价必定能升几翻。

    齐帝轻松打发两个武将,吩咐一番,踩着四方步子,刚踏进御书房的门,这一看差点踏空,稳稳心神,递开陈公公搭上来的手。

    他宝贝儿子,正被人当奴才使呢!

    房内的太监呆着象个木头,养着有什么用?

    赵世子若用所感,微侧头颅,看着站门口的齐帝,抬臂伸手压唇,轻吁一声,这才收眸,看着神游不动如山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齐帝见状蹙眉,抬手压唇,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兰丫头,不知这甜汤好不好喝呀?”音色听似谦和,实则锐利,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回神,面色瞬沉,兰丫头,跟烂丫头似的。

    “皇上,明人不说暗话,留下臣女所为何事?是让臣女带彩头和赌资回去吗?”音落,朝身旁的赵世子瞪眸,撅嘴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一愣,欠收拾的小东西,今晚不要睡了,日光日头的又勾引他。

    齐帝一听,刚‘呷’进口里的茶,扑‘哧’一声全喷了出来,这才想起留下关锦兰的目的,转移话题道:“兰丫头,如今帝城都传遍了,金满堂真有如此高产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满脸不耐,忍不住抬手掏耳朵,兰丫头!烂丫头,烂丫头······丫的,齐帝绝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金满堂?

    哼哼,小脑壳子急转,“皇上,这个时间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一噎,挥手退下在正忙着收拾茶水的陈公公,努力压抑了下心头的邪火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兰丫头你是解决了大难题了。正好,皇家也有好几处农庄,不适种稻谷,产量也不高,朕正头疼,就试试种一种,你说的金满堂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好看成的丹凤眼滴溜一转,不是想要白拿玉米种子吧!

    “皇上,臣女不头疼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忍不住薄唇扬起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齐帝一见,眉心拧了几拧,心里的火气层层不停地往上翻腾,瞥了眼缺心眼的儿子,只当没见过那没出息的样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顺着齐帝的眸色,坏心眼儿,“渴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哼,憋着。”音落,手臂微抬再次拿碗,垂头颅,轻吹几下,慢慢朝她嘴里喂。

    齐帝一见,唇角直抽,“烨儿,烨儿,你认为呢?”真是要被这滚犊子气死了!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不咸不淡道:“皇叔,侄儿现有有主了,自然得听媳妇儿的,侄儿一点儿异声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齐帝一听,眨了眨瞳眸,不可思议地看着眸前的一切,心里爆吼,妻奴!你们这还没成亲呢!

    “那个,护国,你看这样可好,不管你种出来多少,皇家全部收购!”滚犊子,可不可以照顾下他这颗为父为君的心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吧唧一下唇畔子,这话说的纯是看不见好处的甜头,哄谁呢!

    “臣女的玉米种子本来就不多,产量嘛!呵呵······就不捞您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小狐狸够警觉的,吃准了他不会拿她开刀,“护国,说说你的想法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嗯,这才是谈事该有的态度。抬臂伸手递开又将喂过来的糖水,“玉米种子真是不多,如果紧着皇家,臣女自己的农庄,堪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