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5章 赐婚加冠
    她能吗?

    她不能,臭混球为了她,不但往身上拉劣迹,最后的目地还是要保护她。虽然,她现在也不怕别人暗算。可,他为她的心,她领。

    齐帝眼角抽搐,“护国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臣但凭皇上做主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那朕现在就为你们俩人赐婚,一年后完婚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心情奇好,抬腿踏步,优雅如月华,一脸英气,走至关锦兰身边,语气不容置疑,轻咳一声道:“护国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装死,低垂的头颅没有办法应声抬了起来,看着举到面前执拗的大手,抬臂伸手轻轻搭了上去,再一次对齐帝献出万般不愿的膝盖头。

    齐帝见状,面色和煦,眯眸轻扫殿中众大臣,露深似冥夜的幽沉。

    众朝臣一噎,当真是荒谬至极,皇上给赵世子和未加冠的护国公主赐婚,他们也要陪跪?无奈,面色复杂,‘呼啦啦’跪满一地,直呼皇上圣明。

    暗地内忍不住腹诽:皇上,赵世子刚说的话你真的听全呼了吗?

    一生一世一双人,真能做到?

    他们要不要学习一下,枫林晚贾东家,开个暗庄赌一上把,唉,还是算了,想死;想完北城门,呸,那还是右相再能得到的好差事。

    他们这个等级,还是夹紧尾巴做人,再是正道。

    不过,北延国烟云公主可还在驿馆住着,这么说来,自始就是一个笑话,呵呵······这事,好似有点搞头。

    殿外

    太子赵翰眸色沉凝,越跨的步子沉重的像压着整座大山,停在太极殿之外怎么也迈不开来,预备好的言辞还没机会对父皇说出口,就已经被打击的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他日夜思慕于她啊!

    赵烨这个混球将她护得密不透风,自己几次动手都无功而反。

    而,她也越来越耀眼,自身的本领也越来越强,他就是再有机会······千算万算,都没料到赵烨这个混球出手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他本来今晚就要行事,可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天空透蓝,伸手却似她一样的遥不可及,胸口发闷,颓然全身发软无力,强行挪移腿下的脚板子,似发了疯似地奋走横冲直撞,七扭八拐似地撞到雕龙的柱廊之下,重重摔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心里陡然长满了荒草,似熔岩山体爆发,铺成一片片无边无际的灼热之毯,吞没了一切,只剩一片万念俱灰的无垠,闭眸,瞳角骤然两滴泪珠顺着太阳穴无声落下,两侧无力的大手莫名握紧,他才是太子啊!大齐国的嫡子!

    他不能认输,也不愿意认输,凭什么赵烨在父皇面前,事事都比他优先。

    起手,握得紧的松不开的拳头,狠砸地面,砸着砸着,直砸到麻木心儿冷僵如铁,大手变成血手,瞳眸通红,举眸不愤望天。

    关锦兰,关锦兰!

    本太子许你太子妃的位置,你竟然看不上,硬要与赵烨在一起,把本太子的脸丢到地上,那本太子就只能成全你,让你这辈子,只能是个太子妾,一个可以随意赠送妾而已。

    父皇,您不要怪儿臣,谁让你偏心如期······

    大极殿

    “众爱卿对护国公主加冠之事,还有何异疑问?”

    “皇上圣明,臣等无异议。”音落,众文武百官,冷汗津津,他们敢有异议吗?

    “好。既然众卿无异议。加完仪式正式开始。”

    陈公公眸闪,躬身轻退两步,这才抬起头来,轻扬拂尘微甩,扬起专属的嗓音儿,“加冠仪式开始起。”

    音落,后殿侧门,随着珠帘的响动,走出一串串小太监和宫婢,一个个手托着案盘,直晃的殿中众大臣头颅,轰隆隆直响。

    左相见状眸闪,握了握手中的玉板,侧眸轻瞟右相一脸万紫千红的模样,心情愉乐地收眸,只看向那颜色赤而微黑的无旒冠,以及三套冠服·····

    右相若有所感,微侧头颅,刚好接受到左相那刚刚撤回的满瞳讥讽眸色儿,瞬间觉着唇舌相黏,气血翻涌的身躯直发虚,可看着殿中的一众人,只能强稳挺住到处漏风的老身躯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见状,一脸的懵逼,搞不懂现在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无力欲抚额,只觉成串的宫婢太监晃的她冷风飕飕,只想抱头鼠窜,狼狈逃去十万八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冲动是魔鬼,她的小脑壳总是不够用,这下算是给人套牢啦!套牢了啦······么么,怎么办?好想哭!想哭?还不能哭,憋屈,得笑。

    小陈公公卑躬屈膝,把恭敬做到极致,“护国公主,您这边请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看着一旁的椅子,决定不能再委屈自己,身子一扭,果断地走了过去,端坐轻吁一口气,妈蛋,坐着果然比站着舒服一百倍,嘿嘿······身下有的椅子,她又想要着能躺下······

    唉,这个折腾劲,没半天肯定完成不了。真是可怜她此刻肚子——好饿呀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看着帘前越发无精打采的小东西,姿态慵懒地起身,手臂微微一抬作辑道:“皇上,朝事已过二息了。”

    齐帝脸色一听,侧眸轻瞪赵世子一眼后,“自如此,众爱卿也都幸苦了,一应事仪就从简,后途之事,传领中勇伯再好好操办。”

    音落,抬龙步,顶着龙冠,亲自走了下来,为大齐国护国公主加冠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睁圆了好看丹凤眼,看着臭混球剑眉微弯,魅色潋滟无边的样子,那笃定的清明的神态,我靠!这样也行,臭混球还是你牛逼!

    不对,还是本小姐会选,牛逼的那个是姐。可为何就是这样想,她还是不爽,小心脏受赐婚旨意的影响,一个劲的泛苦水呢!

    这事——大发!

    爱敲鼓棒的害人精臭混蛋,你现在,在那里呢?

    众朝臣听言见状,躬身子微两边自发退出四个人走的宽道来。

    左相见状,朝右相再次送上一个意味深长的眸色儿。

    右相一见,闭眸,倒抽一口凉气,抿唇,身躯微晃了晃,差点失控跳脚冲过抓左相的胸口的衣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