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4章 巾国不让须眉
    陈公公听音垂眸,侧眸偷瞄一眼齐帝,而后如老僧入定。眸色眯起一条直线,唇角微起若用似无的笑意儿。右相,您相来自命不凡,自负算计一生,今日失策,去北城门当差。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可想过,你有也今日。

    右相一党见状,面如死灰,胸口处就像破了一个大洞,噎得半天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众武将蹙眉,只当插曲,只看殿中那一朵盛开的雪莲花,心砰砰的恨不能跳出来,激荡的如沧澜江之海浪,瞬间决了堤,浩浩荡荡,哗哗啦啦地从天边狂涌,倾泻扑打上来,一浪卷一浪,震憾着他们的每一根神经,都洋溢出的笑意。

    关锦兰挑秀眉,露活沷促狭的光芒,想着赶紧办完,赶紧走人,跟臭混球一处办事,实在是太考验人的小心脏。

    “护国,你可以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啊,哦,五并战计:又分偷梁换柱计、指槡骂槐计、假痴不癫计。至于,战败计臣女就不在这里说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面沉,寒气从内而外的狂泄,小东西,爷只是跟你玩玩,你还真来劲了!直接说完的不就行了!闹心,还是欠收拾!

    齐帝心中一凛,怪不得老祖宗,要给她加护国封号!

    这好在给自家儿子拐来,如果不小心关大小姐嫁到其他两国,那后果他是想也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本来,他对她的身份不满。只想给她封个郡主就行了,只要身份明面上配得上烨儿就可以了。可是,一来老祖宗发话了,二来烨儿也不满意,看在她对北延国出的主意上,他是勉强才同意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是特别的庆幸!

    眯眸,好在,关大小姐来之前,把拓拔太子打发去了端木府。

    众朝臣眸色瞪圆,呆若木鸡似地看关锦兰······这是······天下奇才······呸,是她身后听老师厉害!估摸着也只是会背,其中的意思,她还能说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有事禀告,右相已然无事舒醒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右相,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臣谢皇上隆恩,身体已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自无事,归列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音落,面色灰白,心里暗咒:赵烨,你如此阴狠毒辣,根本不配拥有别人的感情,咒你永失心头至爱,一辈子孤家寡人······

    赵世子如刀雕刻的俊脸瞬间寒煞,眸色森冷,语气淡淡,“右相,本世子今后如何,你就不必操心了。因为,你一定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右相一听,脚步踉跄后退两步,才稳坐了心神,只觉混世魔王落在他身上的眸色,似排排针刺一下下的难受。

    天不佑他啊!

    关跃海个怂货,竟然生出这么能干的女儿,大齐国有这了不得的兵书,愰忽,抬手臂,伸手死劲地掐了下身后的尚书大人一下,直听到尚书大人的喘气声,这才确定他刚才一点也没有听错。

    尚书大人面沉,眸底内划过一抹暗色,音轻若不可闻,冷声问道:“右相,为何要掐下官?”

    右相:······

    官大一级压死人,掐了就掐了,掐了也是给面子你。憋屈,心里的这股子邪火要如何再能发出去?想想今后三个月要去守北城门,恨不能再晕倒一次。

    可,再晕,混世魔王也不会泛善心,只会更加狠命的作贱他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,慎言。”

    音落,狠不能抽自己一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身后众同僚: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见状,樱桃粉唇微抽,看着众朝臣的表情,卖米糕的,又玩大发了!是非之地,早闪早妙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都是臣女从老师那儿学来的,可是不妥?”她不是香勃勃,自动找梯子下坡,只求那臭混球作人的劲头,不要使到她这里。

    齐帝眸色幽远,“堪好!”

    众朝臣听言,恨不能当场绝倒!

    这还不妥,简直是太妥贴了,要是能讲细一点就更妥帖了。能记多少是多少,回府······必须默记下来。

    大司马严骑锋和车骑将军呼延庆相视一眼。大司马颔首,先从一行出列,车骑将军从二品,从二行出列,“皇上,臣等有事启奏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“大司马,车骑将军,朝后御书房再禀。”

    “臣等领旨。”

    兵部尚书秦大伟瞳眸冒光,这可是顶尖战略计谋,兵书,奇书也!

    要能学得一星半点,呵呵······珍丫头这次总算做对了一件事,就是交到了关大小姐做姐妹,回去一定要加奖。

    至于,风公子肯定也不是凡人,怎么才能把他抓过来做自家女婿?

    赵世子剑眉微蹙,眸色发沉,大齐国算上他营中的十大龙虎将,个个都是决胜千里的帅才。

    皇叔雄踞大齐国,俯瞰天下江山,不想统一其他两国那是不可能的,修长的大手微握成拳,直直看着关锦兰,心率齐噪。

    小东西,你到是上下嘴皮子一碰,利索的很!

    还真是巾国不让须眉。这样的你,又怎么不让这朝堂男儿为你折腰。还是赶紧娶回家,省的祸害别人。

    “皇上,为臣看上护国的,请您给我赐婚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话音一落,众朝臣,有的举头,有的低头看自己的脚。混世魔王霸道跋扈的性子又犯了······这是——明抢啊!

    齐帝听言,狭长的瞳眸微眯,面色一沉,小崽子这会知道着急的,你不是自认运筹帷幄,决胜万里之外嘛!

    “你啊,把性子收收,就你看上的就行了,护国愿意不愿意还两说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心口一窒,老狐狸直接就把她驾火上烤了,逼着她表态,她能表达吗?不能,她还没过孝期,不知道这个时代女儿家的名誉重过天吗?

    赵世子眼瞟一眼,装鹌鹑的关锦兰,音色淡淡道:“本世子是大齐国的战神,护国为什么不愿意。就是不愿意,本世子看上的,她也得愿意。而且,本世子今生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。”

    众朝臣:······

    那,传说中的贾公子呢?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侧头颅偷瞄一眼赵世子,这臭混球性子不定,她要敢呛声,有异音,不定能作出何种妖事来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