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2章两人必有私情
    赵世子慵懒地斜睨一眼石瑞存,薄唇弯起一道玩世不恭的浅笑,手指微微一弹,收回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石瑞存当场失态,抱大腿,尖叫一声后,瞬间蔫成霜打的茄子,为有倔强的眸色儿,直直落于赵世子的放向,一脸的愤然不满出列跪地,“臣禀皇上,臣不懂,赵世子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赵世子薄唇微勾,闪过一道似有若无的轻笑,慵懒淡漠冷冽道:“皇上,石大人殿前失姿。”

    石瑞存一听,嘴巴直接抿成一条直线,心肝肺俱疼,趴跪的身子就要往前挪,务求皇上为自己做主。

    右相一见,微不可见地深吸入一口气,脚脖子微挪,轻踩的参议郎的裤子。

    齐帝嘴角轻抽,这小兔崽子,护得这么紧,到现在也没能拿下,不知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参议郎何事?”

    石瑞存听言,倒底是年青气盛,顾不得右相提醒,脱口而出,“回皇上,世子他用暗劲打臣。”

    右相听言,瞬间头皮发麻,眸光迅敛,急忙出列,“皇上,我看石大人定是为了调节关大小姐紧张的气氛,请皇上见谅!”

    齐帝在两人之间来回的扫视了几个回合,心道:扯蛋!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垂首,小心脏凝滞,混乱复杂的不知用何种语言来述叙——感动的同时,亦有一丝劳绕不去的惆怅。

    众朝臣忙垂头,太极殿里一时间沉寂了下来,没有一个人再开口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不停的骂道:石瑞存你个小王八蛋,你个杀千刀的货,不要以为你是右相门生,又得了探花郎的头名头,就可以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要是赵世子现在发飙翻脸,我们齐齐去你们家开饭,吃你的、喝你的······

    众武将见此情景,眸光偷俞地轻瞟了眼关锦兰,看来外面的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,两人必有私情!

    “护国公主,石参议郎的建议你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抬眸,葡萄似的眸珠子潋滟微转,“启奏皇上,光听臣女和右相比试,多无聊,不如在座的都加点彩头如何?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,怔了怔,忽尔勾唇一笑,“护国,想要增加何彩头?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薄嘴微漾露出一丝玩儿味,就这么爱银的小东西,他不护着不行!不打劫也不行!这性子要是野起来,荷包又充盈,他要抓她回来,必定要下一翻很功夫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笑了笑,“不如在朝加个赌注?”

    众大臣听言,集体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这是贾公子附体了,你当这是那里?由得你如斯的胡作非为······等等,皇上,今天您这也太好说话了吧!

    关锦兰眸见众人的的神色,定了定神,这才继续道:“就赌我的计策是否能胜过右相的计谋。”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让你看本小姐不顺眼,那她还就要用实事来让他们心服口服。当然,她也不能白献策,顺便捞点实惠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省的到时齐帝让她出银帮衬国库,要掏她自己的私库,更何况现今还有一个,正一边虎视眈眈盯着她的荷包呢!

    右相听言,一脸的为难之色,皇上宠爱赵世子,而赵世子这厮因宠生娇,当朝一剑劈死一言官的狰狞样子,还历历在目,惊惧,忍不住双手狠掐大腿,以痛来提醒自己,绝对不能在此时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可,后背已然冷汗直滚,双腿开始微晃,这火怎么就往他身上烧了呢?他想隐盾,行不?

    要知,三国鼎足,问题由来已久,哪有什么好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现在又不是认怂的时候,难道他竟还比不上一个靠美色上位的闺阁小姐,不就是入了混世魔王的眼嘛!

    “右相。”音色淡淡,威严响起。

    右相一听,忙出列躬身躯行礼,“禀皇上,目前三国,就数我们大齐国幅员最是辽阔,国势庞大,人口也最多,较之其他两国更富有。臣下觉得我们可以逐步向周边蚕食。北延国国君正有意与我们大齐国结成姻亲之好,我们不妨和北延国合作,共同灭之南蛮,大事可成也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半垂着狭长的瞳眸打量了右相一番,忍不住冷哼一声,脑子里塞桨糊了,成个屁?

    烦闷,挥手示意右相回列。

    众朝臣见状,当机立断垂头颅,聆听皇上圣言。

    “朕出纹银五千两作为这次比试的彩头-,置于你们下面怎么下注,朕不管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正腹诽吐糟:臭混球,这次千万不要再打着分红的旗号,分她的银子,骤然听齐帝这么一言语,心里当场轻咒骂:小气鬼、抠门儿、缩骨精、吝啬······

    众朝臣相视一眼,心里千百个念头流转,虽然他们也想赌,可赵世子和右相都不是那么好得罪的。

    关铁兰撇了撇嘴,开启江南吴侬软语,软啦吧唧甜里带糯道:“皇上,臣女建议暗赌!”

    齐帝一听,稳坐在銮驾上的身躯一僵,暗腹:还真有一颗七巧玲珑心,一句话就落到点子上······还真是进退皆神通。

    “陈公公。”音落,狭长的瞳眸微眯,一脸的高深莫测,不知道在在琢磨什么。

    陈公公听言,知情识趣地躬身行礼,退了下去,转头吩咐小太监去众朝臣身边······

    众朝众一见,抿了抿唇,得,这不赌还行了!那,这个数目怎样才合适,头疼欲裂,身不由已,只能各安天命,谁也不想做出头鸟。

    右相唇角擒着一丝苦笑,急得一脑门子的冷汗,收拾个闺阁小姐,跟捏死个蚂蚁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锁眉,深吸入一口气,难办的是这混世魔王背后下刀子。

    赵世子勾唇一笑,看了眼右相一党,“本世子用自己全部的私产,赌护国公主赢!”这话他是带着内力说出来的,直惊的朝堂上的众朝臣们五脏六腑皆移了位置。

    右相一党见状,立马醒过神来,抖抖身上黯淡之气,决定这次大方一点,留待下次有机会再比过。

    混世魔王性子不好,难搞自不必说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