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0章护国公主
    前院

    关跃海面有病色,拖着虚脱的身体,强担着一口气,安排人焚香置案,看着老夫人带着一众人进来了,忙带头朝北双膝一软,借机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陈公公听音,抿了抿唇,眸见主角到场,一应事件俱已妥当,神色微和,不带一丝不满的起身,打开明黄的圣旨,扯起尖细的声音,拔得老高,一字一句唱吟,念了起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垂首,臭混球出手真是不同凡响!

    跪地,竖起精莹的玲珑的粉耳朵细听,直念到:“忠勇伯爵府大小姐,品貌端庄,贤良淑德特封护国公主·······即刻进宫谢旨。”

    音落,忍不住猝然抬首,满眸无解,不是护国公主?搞什么鬼?

    关跃海身僵,他被这旨意直惊散了人魂,如定海神针挺立于大厅之中,心里如天雷滚滚,炸的他直晕呼,涩然倒汗湿透内衣,懵了,完全懵了!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白眼狼怎么就平白得了齐帝的瞳,护国公主?护国公主······这个不孝女到底做了什么?

    竟能得护国的称号,一定是哪里搞错了。

    “护国公主,接旨啊!”

    “哦,臣女接旨,谢皇上隆恩。”

    “哎,喳家给公主请安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祖母!”要打赏的来了!

    老夫人激动的嘴角直哆嗦,眸见自家儿子似被雷劈,柱在厅里作木头桩子,没办法只得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“陈公公有礼,幸苦了!”音落,亲自迈着圆润的身躯,推上一个大大的荷包。

    陈公公谄媚一笑,嘴上说着使不得,手臂一抬,随势一收,直接塞袖袋,转头,“公主,喳家先前一步,在府门口等您。”

    “嗯,送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客气了,使不得,使不得!”边说边躬着身子,退出了厅外。

    老夫人暗恨,自家儿子不挣气,眸色一眯,斜睨官家一眼。官家抿唇,改走为跑似地,恭敬地领着陈公公走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眯,看着踏步而的陈公公,眸色深远。

    老夫人眉头大开,声音带着颤音儿,激动无比道:“兰姐儿果然是个好的,真不亏是我们伯爵府的大小姐。”音落,拉着关锦兰的小手,轻‘拍’好几下,这个亲香,言语暂时描述不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强忍不住浑身瞬间而起的鸡皮疙瘩,僵硬展颜一笑,“祖母,陈公公还等着我呢!”

    “嗯,嗯,快去,快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音落,抽回被老夫人紧握着小手儿,朝秦珍和钱雪送一个抱歉的眸色儿,转身踏步,轻吁一口气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跃海听言见,一时失了冷静,满脸阴霾,跳脚命人备马车,一路打摆子似地飘着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夫人微愕,愣神片刻,咆吼道:“你们,快去把伯爷给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门外几个待卫,腿儿带风似地去了。

    钱雪眸见势头不对,轻轻拉了拉还处在当机中的秦珍衣袖一下,对着老夫人施礼道:“老夫人,这是伯爵府的大喜事,我们静等晏帖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听言,忙稳脸上的神色,露出一脸慈爱道:“好好,蓉姐儿,你亲自送送。”

    关锦蓉闻言,愣愣从恍惚中显过神来,满腔委屈就要化作倾盘大雨之势,可现在又当着人前,只能生咽回腹,酸得整个人直想砸东西。

    朝老夫人规矩行礼后,这才僵硬着做了个请的东作,带着钱大小姐和秦大小姐往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秦珍满眸亮色,瞪大个瞳眸,她似不相信先前所发生的事,只任钱雪拉着她往外起······

    行至府门槛前,钱雪忙拉着秦珍避了避,脸黑似焦碳,气仍败坏的忠勇伯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徜徉繁闹的大街上,马蹄嘚嘚敲击地面,慢慢驶过长街,绚烂的阳光普洒着绿瓦红墙,横出的飞檐,高高飘扬的商铺招牌旗帜,流不息的行人,粼粼而过的马车。

    关锦兰坐在马车内,心里十分纳闷,讨个公主帽子给她戴戴,她是非常欢喜的,加个护国的名头,这事够呛。

    难不呈是先前动静搞的太大,所以齐帝想想赶鸭子上架,让她为国库做贡献?粗心啊,大意啊!

    思极之处,气不打一处打。

    你个缺心眼的二货,又挖坑把自己埋进去,有你这么傻的吗?现今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左一声右一声是叹不完的气,妈蛋,狗急了会跳墙,兔子急了还蹬鹰,更何况本小姐是个大活人,实在不行,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

    不爽啊!

    陈公公听音,太阳穴突突直跳,面色直抽,这气是准备一路直叹到宫门口,才息气不成?

    他可从来没遇到过像关大小姐这样的主啊!

    这获封,可是祖坟冒青烟才能得到的喜事,竟还哀声叹气,无解,抬头看天,第一次对自己的听力表示怀疑,肯定是他的耳朵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“喳家见过护国公主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音落,瘪嘴,应个球!

    “请护国公下车,转坐桥撵!”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望车顶翻白眼后,忽尔一笑,“好。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太极殿

    寂静一片,有点万物无声待雨来的意思!

    关锦兰步子不紧不慢地由着陈公公带路,态度不卑不亢的进了太极殿。

    眸色自动忽略身侧,两边站着的朝臣们,只投向高高坐在镶金嵌玉的宝座上的齐帝,一身明黄的金丝龙袍,头戴金龙舞须垂帘,真是显得非常优雅尊贵上档次。

    众大臣满脸官事,个个义愤填膺,心里咆哮,凭什么?凭什么?怎么就要封一个三等伯爵府的大小姐为护国公主?

    他们不服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摆出玉树临风又孤傲出群的混世魔王样,薄唇微勾看着从外面缓步走进来,眸色扫都没扫自己一眼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怎样看都是一脸的祸水样,真是欠收拾!

    众朝臣一见,眸深闪过一丝丝难掩的惊艳,深蓝色方袖流仙裙,外面加着白色纱衣,腰际缠着蓝中透白绸带,脚穿蓝色精致的绣花花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