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9章 不是省油的灯
    “嗯,快请。”

    音落,关锦蓉垂首,面色晦暗,作不好意思鹌鹑无奈状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音落,掀门帘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眸色轻扫关锦蓉一眼,随后樱桃粉唇莞尔一笑,姿态端庄地站起身子。

    秦珍眸闪,手臂一抬,牵着钱雪的手儿,抬腿踏步踩着急促的步子跨了进去,“锦兰,我和雪姐姐来找你玩。”

    “嗯,来了,快坐。”音轻,似水。

    秦珍听言,几个阔步,腻歪道:“好啊,我要坐你身边。”音落,身子一扭,硬挤椅子里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“你呀!”

    钱雪听言见状,杏仁般的瞳眸一闪,心脏某处像是被什么东西狠蜇一下,疼的她面的上的笑容更加的灿******上次见面,她又变美的好几分!

    “其实,上次爷爷去圆山庄时,我就想跟着去,不过怕失了礼数,这才没成行。可今天还是忍不住失了礼数,都没下帖子,巴巴的自己就过来了,关大小姐,你可不准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秦珍就听言,声音嘎嘣脆道:“什么礼数不理数的,我家锦兰性情率直,不讲那酸啦叭叽的规矩,我这不也没下帖子嘛!”音落,朝关锦兰身边靠。

    关锦兰微笑着转头,好看的丹凤眼微眯,看着秦珍这个小辣椒又活灵活现扑腾不停的样子,忍不住‘噗’一下就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说得没错,我是真的不讲那些规矩,说什么失礼不失礼,自然真心做姐妹,在哪都一样,最重要的是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话音儿一落,几个笑成一团一息,再罢。

    钱雪杏仁般的瞳眸微转,视线定格,“这位,可是上次未能见面的三小姐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停止和秦珍腻歪,樱桃粉唇噙笑意,“嗯,这是我最疼的妹妹,叫锦蓉,以后还请两位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关锦蓉听言一怔,自信起身,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,不紧不慢道:“两位好!”

    钱雪唇角扬,眯眯打量关锦蓉一眼,和她府中的那些庶妹不一样,落落大方,举止也得当,不怯场不畏缩的样子,倒是令她到是生出一分惊艳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跟在关锦兰的身后原因?

    秦珍蹙眉,看着关锦蓉头上的碧色盈冰的翡翠贊子,“没什么关照不关照,往后大家如果谈的来,自然就会在一处玩。”

    钱雪闻言收眸,看了秦珍一眼,这小辣椒可不是省油的灯,能让对一个蔗女说出这样的庆来,这事不简单。看来,必是欠关大小姐一个天大的人情。

    “一直没好意思问,你府上可是有人上门求亲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垂头颅,帮作害羞道:“还没有,雪姐姐和珍妹妹呢?”

    秦珍听言,眉梢微挑,眸色深暗。昨天,她中了赵云渣渣的春药,算是跟送他回府的风公子发生了肌肤之亲,她到底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父亲听闻,发雷霆之火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再解了春药,父亲捉着她,狂审她半宿后,就是逼她今早过来伯爵府,向关锦兰打听风公子的为人。

    其实,她心里乱的很,千头万绪的理不清。风公子帮她,完全是看在关锦兰的面子上。知恩图报,她还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如果,他不想,她断不会勉强他。

    钱雪眸深,看着稍微出神的秦珍,“珍妹,你眼界可不要太高了,就你那性子,寻常男子可不敢娶你。”

    秦珍听言,瞬间回神,面色‘刷’的绯红一片,起身扑到钱雪身边嗔道:“你是说你自己呢,你不也还没定亲。锦兰,你看雪姐姐就是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作势偏头颅狐疑道:“那呢,我可没听出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特么的全是祸水,有什么好?

    钱雪一听,掩唇轻笑道:“听说布政司参议郎石大人,可是年轻有为的新贵,今年也才十七岁,还是个探花郎呢!”

    关锦兰微愣,这又是何人?从那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布政司,还是从四品?

    “恭喜,恭喜哈,这要是成了,我定要拉上雪姐姐过府讨杯水酒喝。

    阳阳抿唇,看着相谈甚欢的三人,气鼓鼓微门外望了一眼,悄悄退步子,转身子,俯耳轻问,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阳阳姐,老夫人带着人往我们竹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下去,再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秦珍闻言,只觉满腔的苦涩,这要是没发生昨晚那件事还有可能,但现在还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也难言了。

    “雪姐姐,你就不要埋汰我了,这都没影儿的事。”声音发沉,小脸瞬垮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音蹙眉,垂首,伸手拿起一个桔子,递了过去,“试试,味道不错!”应景。

    秦珍闻言接过,侧眸剜了关锦兰一眼,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众位小姐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事?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听音,一厅的寂静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眸色微垂,老夫人轻易不挪身,更加不出苑门,一有事儿,都是传着上门,现这会竟然追到竹苑来的,看来浩封的事儿,有门!

    关锦蓉蹙眉,老夫人肯定不是来关心她的,那么,又发生的何种惊天动地的事情,值得七八年都没迈腿来她苑里的老夫人亲自跑一趟了?

    秦珍眸视钱雪一眼,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老夫人一左一右地扶着人儿走了进来,“兰姐儿,你快去换身衣服。”转着又吩咐玉笛道:“你找个人去前院盯着,可千万不要慢怠了陈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夫人。”音落,玉笛躬身行礼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老夫人这声音,听之,真特么的让人憔悴!

    老夫人音落,圆润的身躯一转,看着跟在关锦兰身后的关锦蓉,瞬间头皮发紧,瘪了瘪嘴,“愣着做什么,你也赶紧换件衣裳,穿得体面些。”

    钱雪和秦珍对视一眼,规矩起身行礼,“给老夫人请安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听言见状,老脸一僵,满腹惊疑,真是老胡涂了,眸前这两大活人,她怎么就没看到呢?

    “快,快起来!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夫人!”

    老夫人兴奋的满脸通红,整个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全身激昂,边走边叨唠坐定,“哎,哎,都是好孩子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