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8章人以群分
    扯被子圈起,心道:温子安等你运粮上路之时,本小姐再安排人给演出更精彩的,保证让你几日几夜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清晨,旭阳似羞涩的情人,在层层的云纱内,幻出盈盈欲滴的桃红彩紫。

    关锦兰自某男走后,一边腹诽一边找罪受,昏昏沉沉数羊马,从零到五六千,愣是越数越精神,越数越觉着北延国的羊马全都归她,直数的身披如缎的墨发,搭了件披风,脚尖一点地,旋转飘逸着去到竹苑内。

    “大姐,大姐,你做什么?你来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·三妹,大姐一刻不见,真是担心的慌。”

    关锦蓉听言面抽,“大姐如是把妹妹放在心上,三妹谢谢大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讪讪轻笑两声,“好说,好说,你身上的鞭伤,好一点没?”

    “这个,还真不疼了,大姐,这是什么药?怎么这么快就见效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贾记出品必是精品,从我师兄那买的。”音落,樱桃粉唇微勾,露出腮帮两边深深的酒窝。

    关锦蓉听言见状,急闭瞳眸,好怕忍不住翻白眼,轻呼吸一口气,“大姐,我能去你师兄那里学医吗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好看的丹凤眼眸色潋滟,面露为难道:“有什么不能,只要你想,大姐就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蓉见状,内卒一口,不得不强打精神,“大姐,你别我一般计较,我,如能成事,定会好好报答大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话听音,忍不住心头讥讽冷笑一声,“三妹如此信任于我,大姐必不让三妹寒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都听大姐的,我要学医。”她要以逸待劳,静水无声地溶入她的生活,摸清她的一切,看你到时还怎么得瑟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吃的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全听大姐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音落,指尖轻扯被子拉过,还是抓紧时间眯一会儿,臭混球临走时可说的,也就是今天早朝后,她就有诰封了。

    关锦蓉见状蹙眉,关锦兰这样,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只是坐在她床边,就让忌妒的很不能撕了她清绝无比的芙蓉面色,还躺到她身边······思极暗恨咬牙,不觉侧眸狠剜一眼,再算解气。

    叩叩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禀小姐,夫人身边的百合派人来说,钱宰相府的钱大小姐和兵部侍郎府的秦大小姐入府来找大小姐,正在夫人的正院等着大小姐和三小姐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皱眉,找她的?

    “大姐。”音落,推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眨瞳眸,她这才刚眯了一会儿,余光轻扫一眼,“阳阳你去正院,把人给迎进竹苑,夫人如果有什么意见,就说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阳阳听言,面露喜色,这样三小姐就不要受着冷风吹了,忙应是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姐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没事。”

    音落,轻眸,冷哼一声,还真是无时无刻都想摆弄她伯爵府夫人的派头,。

    关锦蓉听言蹙眉,“大姐,这样不好,她们是过来看你的,来我的苑子可就怠慢贵客了。”她现在受了伤,脸色差,她不想见人。

    你的客人,回你的兰苑去,迎来她苑子里做什么?

    “你啊,大姐这是帮你提身份,她们如果真想跟我做朋友,就得接受我看重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大姐···”音落,眩眸欲泪,双手抓被角,这不是给她拉仇恨值吗?还是,她什么时候又露馅了?

    “哭什么鼻子,快起床吧!要不然一会可真就失礼了。”音落,掀被子起身,低头穿鞋的瞬间,樱桃粉唇溢出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新夫人眸冷,看着阳阳的表情和对她说话的语气,面上的端庄再似要维持不下去,可两位小姐来路不凡。

    一位竟是钱帝师最受宠的嫡孙女,那肯定是要嫁到皇家的人,一位则是兵部侍郎的嫡女,听说伯爷说还有上升的可能······

    她还得佯装继续演下去!

    “哎哟,大小姐是不是还没睡醒。”

    阳阳一听,身子一僵,端着行礼,“禀夫人,大小姐早就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可······”话儿不说完,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钱雪杏仁般的瞳眸一闪,看着面若桃花的继夫人,低言潺潺道:“夫人有心。不过,关大小姐如斯安排,我们身为不请自来的客人,自当客随主便。”

    新夫人闻言一噎,再看着一边小手搭鞭子,瞳眸圆瞪的秦大小姐,咕噜一声吞口水,她还是识趣地放人,她肚子怀的可是金宝贝,玩不起。

    “两位大小姐如此深明大义,实是我们兰姐儿的福分,来了岂有怠慢的道理。”音落,转眸,“百会,你亲自送送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

    钱雪和秦珍听言,对视一眼,放茶盏,欲要走人。

    继夫人颔首,挑眉道:“我们兰姐儿在帝城没什么朋友,你们能来走动,自然是极好的事情,多坐会,欢迎你们下次再来。”

    钱雪和秦珍见状,当即起身,自然应是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新夫人面沉,暗卒一口,狂扭手中的绵帕子,眸瞎心盲的东西,跟狡猾的像狐狸一样的关锦兰做朋友,能落着什么好!

    果然,人已群分,物以类聚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!

    秦珍看着身后的百合,忍不住握着腰间的小鞭子,很想抽到她的身上。都什么呀!继室果然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,无时无刻都想败坏前嫡女的声誉。

    百合眸闪,身子微僵,忍不住缩身子,她也不想来好不好!可主子吩咐了她也只有照做。

    钱雪见状,抬臂伸手轻搭秦珍手臂,微笑轻摇头。

    秦珍见状,缓步,刷的转头颅,龇牙道:“你,离我们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大气都不敢出,只等前面三个拐了个弯,才小心翼翼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竹苑

    枯黄的竹叶随着萧萧的风儿无力地摇曵,穿云的旭阳悄悄洒开清冷的金线,纵横交错,染出一幅凄美的水墨画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三小姐,钱小姐和秦小姐来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