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6章夫君你长胡子了
    咳咳!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愕然,继而扯唇苦笑,乐极生悲了,现世报来的真快。

    她还想着,他生气不来找她正好,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想想她们今后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怎么找······”话儿还说完,倚门框的身子,骤然被一把拉了进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轻嘶一声,好蛋,真疼,她的鼻子哎,这结实如钢铁板的身躯真是温暖哈!为何不多繃几日,这么早来找她干吗?

    想躲又不能,只会使闲隙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深邃,垂首打量怀中某女一眼,长而卷翘的睫毛似小扇子,扑闪扑闪的直划拉,划的他气息越有不稳,小东西又要张嘴忽悠人了。

    “疯够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一噎,仰视,不敢看他狭长的瞳眸,只极快地偷瞄一眼,他紧抿的薄唇,呵呵······大发!

    臭混球心情甚是不爽啊!

    “嗯,看你的面子,让他晕着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音色低哑,“哼,那看谁的面子,没把人整死抬回去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耳朵痒的直想躲,丫的说话就说话,凑那么近吐气做什么?吓的叛变的小心脏发地往下沉,“自然是公公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狭长的瞳眸眸色幽深,小东西真是狐狸一样的敏锐,果然忽悠起人来不偿命。

    “你到是越来越会说话。”音色沉暗,落在人耳,直惊的小心脏,嘎嘣嘎嘣地跳。

    “嗯,必须说真话。”没骨气,没节操,只求千万不要搞事情。

    “今晚,赢了多少银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音落,拉一拉细腰肢上的手臂,圈的太紧,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反正,随你怎么问,本小姐自有一股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劲头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要命没有,要银子更没有!要睡,这个胳膊暂时还拧不过大腿,她认。

    “分红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的?就想跟着后面分红。”

    “睡你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几个意思?

    不带这么玩!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睡吧,天都快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爷睡奴家,要分多少红?”

    “爷的身份经贵,不能少余十万两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奴家睡爷,能得多少分红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讨打!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赵烨,今日,来了为何又走,老实交代去哪里浪了?”

    “脱······”休想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奴家睡爷,自然是爷先脱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这话,剑眉微挑,瞬间一笑,片刻即受,一日不收拾,她就给他上房掀瓦,“胆子真肥!”

    音落,腰身一紧,场景转换,随着一沉,被人压的实一实。

    “轻点!”娇嗔,埋怨,求不要那么快进入节奏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眸色一暗,却是没有回答她的话,但如雨点般的吻却是落了下来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心中直嘀咕,这厮不知道亲多久······心腔里的空气都快被抽干,抓着空儿,直推人。

    “臭混球,等会,我,我喘不过气来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抬眸,看着身下的小女人,很是满意自己的战斗力,“没出息!”嫌弃。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心口一滞,瞬间炸了,瞬间化悲愤为力量,翻身而上,“说好的奴家睡爷!”

    赵烨听言见状,狭长的瞳眸微缩,什么都没说,直接撕啦一声,拉开身上人的衣袍,捉着她愣神的空功,再次把人翻了回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闭眸,抬臂伸手轻抚他下巴,“夫君,你长胡子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嗯,都是为你长的,喜欢吗?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喜欢!”不能说不喜欢,若说不喜欢,胸前软肉定然会招殃。

    “口似心非的小东西!”

    “嗯,真喜欢,亲的时候痒痒的。”

    “寻为夫以后就给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别呀,吃东西多不放便。”

    “哼,现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,唉,相公,咱不闹行不?”

    “都你让人操心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我慢慢改,你给点时间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但是不准拿着这个做借口,躲着为夫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就是爷生起气来,赶你走,你也不准走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霸王条款,不能签啊!

    “赵烨你果然是个臭混球!”音轻,似呢喃般轻不可闻,蓄积已久的金豆子却不自觉的成串地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,“哭什么,别哭,哭了,丑······”不会哄人,一看她哭,他心慌外加心疼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就会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:······

    谁欺负谁啊!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小猫儿,抓了人,还要人感谢你。”音落,想不出什么办法可以阻止她越来越大的哭声,所以,只能直接低头以唇封口全部吞入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吸气!”

    “我,你扯什么裤子?”

    “那有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细牙微合,不想和他理论,再理论也理论不出什么东瓜豆腐来,臭混球向来不讲理。

    “哼,两大太子会面了,你知道不?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眸色微深,“托你的福,温子安是着急了,端木府不敢卖粮给他,所以温子安只能求宫里的那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端木府是不敢卖粮给温子安,他们可担不起一个卖国贼的名称,不过要是里面的人发话了,估计这件事也就差不离了,最多,多出点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主意,说!”音落,微眯的狭长瞳眸触至大手下,不可思议的柔软度,旋即眸色渐深,轻扶揉捏起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丫的摸就摸,能不能别像饿的几百年的狼,盯着她心底直打颤,面色刷红,玉手一拍,“好好说话,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为夫哪里没有好好说话,嗯!”

    “别闹!我到是有个主意,可以更加好的消弱北延国的国力,要买不?”

    赵世子:······

    小东西败兴致,真是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你可真是大齐国的福星。”音带嘲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