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5章 小爷我好怕怕呀
    黑衣人见状,生挨一脚,不起身,不参加撕杀。

    赵明见状,身子打摆子,心中阴郁难宣,‘噗’一口鲜血溢出,染脚下几朵腥色成串的小花。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心中冷笑思索,不能一下子玩死,毕竟他身后的老子,她还要给几分面子。绪停,收笛,身恣微扭,腾身一跃,立马车顶。

    “怎样,还想杀我吗?小爷我好怕怕呀!”音落,樱桃粉唇漾起一丝玩味,作害惶恐不安的样子,抬手轻拍心口玩儿。

    赵明一见,干涸的瞳眸瞬间充血,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这该死的娘炮,商贾!贱人!

    “鲁阳王府不会放过你的!”叫嚣!

    “鲁阳王府会找我算账!哦呵呵·······你脑子有病,你一个庶子······”音落,插腰,笑的腰都直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真正该死!该死!”

    庶子,又是庶子!庶子又怎么了?庶子难道就不是人了!

    “切,吵个架都不会,还好意思出来混,赶紧回家找你妈,不,找你娘给你喂奶,长好智力再出来混。”

    众黑衣人听言,惊愕,刷的抬头,一个个被这话劈回了神儿,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立于马车顶的人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,你,我知道你功夫不错,但双手难敌四拳,就凭你一个破笛子烂花瓣,你想赢本公子。以为你的运气次次都能这么好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非常怜悯地看了赵明一眼,“赵二公子,你确实有些小聪明,但自负过头了,你的人除了这几个,其他的人呢?”

    赵明听一噎,眸色微掠斑驳的枯杈丫,气极怒吼道:“就这几个人,也能留下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好看的丹凤眼眸色微漾不过一闪,牛皮灯笼怎么那么多啊!

    “你笨,我就不说你了,但你身边的人难道还没有发觉,这空气里的不寻常吗?”累了,不想玩,回家数银票去。

    赵明脸色一变,“什么意思?”音落,垂眸,瞬间似被人炸开心肺,神色恐惧道:“这···你···你竟然下药?”

    “嗯,怎样,比你的药好吧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卑逼无耻!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你对一闺阁小姐下药,就不无耻了?”

    “我,你,我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摆手直接打断他的话把子,“好了,别你啊,我啊的,不过奉送一点软骨散而止,又没跟你收银子!”

    众黑衣人一听,顿时风中凌乱,难不呈被他下药,还要跟他们收银子?神逻辑!

    赵明一听,心头骤紧,想到先前在长乐坊的一幕,踉跄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轻瞟,“怕什么,只是作为刚在赌坊里面赢了你银子的小小回礼,价值什么的说不上,太微薄,不成敬意,还望赵二公子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为,为何,你,解药!”

    “呀,这个,下药不收银子,要解药的话,这个本公子就要收银子啦。”耐着性子,解释道哈。

    ”······你!“

    ”你什么你,有银子有解药,没银子,呵呵······“

    赵明一听,眸前发黑,摇摇欲坠,,“你,你杀了他!杀了他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忍不住扑噗一下,笑出了声,“软骨散,无色无味,是一种很奇妙的药粉,闻着它,浑身无力,越是运功抵抗,内力消散的越快。当然,这种药粉对于你来说,没什么大作用,可对身怀内力的杀手来说,就是很致命的东西了。喏!你看看他们,像不像煮坨的疙瘩?”

    赵明一听一看,气的五脏痉挛,噗!一口鲜血再次喷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个娘娘腔,纵使他们现在不行了,本公子也能取你狗命。”一声低吼,脚尖点地,连走带爬地,猛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瞪圆了双眼,啥玩意?肉搏?呸!

    “还不出来收拾掉,你们主子养你们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几个暗卫一听,身躯一僵,哀嚎!主母,不带这样讲的,我们不想回莲花山回炉啊!

    赵明一听,身躯一顿,几个意思?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身后,急爬而来的挡在赵明面前的黑衣人,被人捉鸡崽似提起抛出,狼狈不堪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赵明愣怔一刹,嘶吼大叫道:“你到底是谁?监查司的暗卫为何要保护你?”

    “哦呵呵······赵二公子你吓着小爷啦!想知道哈,可本公子就是不想告诉你。”音落,得瑟朝赵二公子比了个中指。

    赵明瞪眸,气血倒涌,‘噗’一口鲜血又人嗓子眼里跑了出来。他堂堂正正的鲁阳王府赵二公子,尽然落到这种地步?

    他说这娘炮为何这么窜,原来都是托他好大哥的福啊!

    “呀呀,这可怎么好,赵二公子你又吐血了,怎么办?怎么办?我忘了跟你说,这软骨散最见不得血,这绝对是我的错,没跟赵二公子你说明。”

    赵明面抽搐,挺着僵硬的头颅,死命地瞪着关锦兰,“见血会怎样?”恼怒,愤恨,不甘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如果说眼光能杀人,她应该已经死过几百回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见了血吧!药粉加着血引,以后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。当然,赵二公子你不是凡人,我还是很看好你的!”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赵明听言,瞳眸泛白,彻底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瞥嘴,“那个谁发个善心,把他给送回去。其他都清理干净了吧,省得明天早上堵着路,妨碍居民一早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温子安隐在暗处,桃花般的眸色清炯,嘴角直抽抽,这女人真是,看看她都说了什么话!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的她,却致命的吸引着他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悠远,虐虐人,心里的郁闷之气果然出了不少,最重要的是今晚的银子挣了不少。

    置于,躲在暗处的那人,她也不会让他白看戏。哼着现代的小调,纵身一跃,瞬间消失在别人面前,马车直接留在原地,自有人牵回。

    忠勇伯爵府

    关锦兰飚高的心情,似坐过山车的惬意,默算着利用这笔银子,再生多少鸡蛋······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