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3章 今夜月色堪好
    温子安听言,转头看了眼赵太子,呵呵一笑道:“赵兄,正正是有大家风范!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闻言,淡然一笑,眸色轻瞟关锦兰一眼,她应该能明白,他都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放过这位风少爷的吧!

    风吼却是不领好意,狂妄之极不停的叫嚣,“是爷们的,就再来一把,再来一把!”

    三个闻言,顿时气息不稳,这螃蟹到是捞着个好机会,真正惬意横行了。

    可无奈,如今荷包已然空空如也!

    风吼撇撇嘴角,得瑟的神情不变,“贾公子,咱们分分。”

    “来!”

    众人听言,顿时石化,呆若木鸡地看着风吼旁若无人的忙着和关锦兰分银票子。

    赵明面抽,心里复杂的找不着言词来形容,憋闷的心情,内伤的实在太厉害,恨不能一口咬死眸前这两个妖孽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见状,五脏六俯俱郁,他看不得她和任何一个男人,如此亲近。

    秦珍惊诧瞪眸,趁着风吼和关锦兰不注意,猛的伸手抽过两张银票,塞进了自己高耸的怀里,嘿嘿一笑道:“风公子,这次你能赢这么多,也是因为我坐在你身边带旺你的缘故,你能跟他分,我拿两张想来你也是不会介意的吧!”

    风吼一愣:这女人真是太惊悚的,你都揣进怀里了。

    我敢抢嘛?

    我可是有主的人了,呃,没主我也不能抢回来啊!

    “不介意,本少爷怎么会介意,若不是秦公子带旺在下,本少爷怎么能赢这么多呢,都是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秦珍一听,阔气!

    侧头颅细瞧,丫的果然易容了,心痒皮子下面到底长成什么样子?思绪翻涌间,手中银色小鞭子刺啦一甩,环上不蛮腰。

    “那······呵呵······我再抓一把?”

    风吼听言一惊,动作迅速遮住桌子上面的银票,再给她打劫,妻主肯定就要扣他的月例和年底分红的。

    “买码的可都已经分给你了,吃相太难看,惹人嫌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霎时把银票往袖笼里一装,急急崔动意念,还是藏进万能的保险柜里,才安全。

    她最近行霉运,一个个都来打劫她,太狠了!她怎么不知道秦珍,也这么的饿银子了。

    秦珍眸见关锦兰俯身,急的双脚一跺地,“贾公子,你太不地道,差不多十万两银子呢!你怎么能独吞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郁闷哈?

    这全部所得可全是本小姐的功劳,给你个小辣椒飘红,算是对得起你的,竟还敢幽怨,没门!

    银子绝对不能再给你了,臭混球一肚子坏水,空给回檀木匣子,里面的地契和银票全部都扣下了。

    她再不想办法补回损失,这日子就没办法过下去的。

    “再叫嚣一个,就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,你,你敢!”

    “嗯,你看我敢不敢!”

    “好,你来!”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来就来!”音落,手臂一扬,扯下腰间的玉扇子,眸色上上下下扫视秦珍,渐红的耳尖子和微粉的玉脖子。

    秦珍见状,恼羞成怒,龇牙道:“看什么看,再看挖你······?”

    “噗,来,爷先香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,什么,你······”话没说完,侧眸,一时失了冷静,张成能塞鸡蛋的嘴吧,愣愣地看着关锦兰。

    赵明一看急了,“你俩不能走!”走了,他就亏大发了!

    太子赵翰听言一怔,薄唇微勾,眸底闪过一抹彻骨的冷意,赵明脑子里真是塞了一团浆糊,不知道他现在有多丢人嘛!

    白白浪费了一瓶疗伤圣药,好了好了伤疤忘了疼,色性又犯了!

    风吼听言转身,星辉般的眸色似笑非笑轻蔑地瞟了赵明一眼,“干吗?请本少爷吃消夜,你还不够格。”

    赵明一听,面如焦炭,乡巴佬,土包子!

    “我还要跟你赌,我还有赌本!”话落,‘啪’的一把挂在腰间的荷包扔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风吼一看,不屑的哈哈大笑,“你当我这里是收破烂的?拿点破烂荷包就想跟我赌,别妨碍我继续找乐子。”音落,摇头,转身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赵明见状大叫,急红的双眼发出森人的眸光,“慢着,你看看荷包里的东西,再说!”

    风吼听言,眸视关锦兰一眼,心下咯噔一跳,浑身寒毛一乍,“瞅,没兴趣!”音落,甩手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微愣神。

    关锦兰闭了闭眸,活祖宗,真是欠了她的。手臂一抬一勾,圈住秦珍的小蛮腰,“这位娇娋的小公子,今晚······”话儿越说越小,头颅越靠越近。

    秦珍身子本能一僵,抬手拔银色小鞭子,“你丫的把手拿开,皮痒痒了!”别以为她说她是关锦兰,她就相信她!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无奈翻了个白眼,咬耳朵,“马儿啊!你慢些走哎·····”

    秦珍一听,双眼睁得滚圆,难怪她会对她感到熟悉,“真的是你,你个没良心的,这么久都不来找我。”音落,瞬间勾肩搭背,抱成一团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身子后仰,讪讪一笑,“这不缘分来了,我们不就见面了嘛!”

    “切,算你有理,我去你那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还喝?

    你个傻丫头,你中招了!

    赵公子这回真是气得内伤了,**荡娃!什么没良心的?什么缘分?还要去这个死娘炮哪里喝一杯?

    他一定要剁了这两个妖孽!

    瞬间抱拳行礼,滚水落脚似地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赵公子,此事,不帮一把?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,“今夜月色堪好!”

    温太子眸色暗光一闪,勾唇一笑,齐人就是不爽快,说句话儿都拐着弯儿,抱拳微微一拱,“明早,见!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月光跌落,马蹄急踏,重重陷阱藮着浓浓的夜色,逶迤而来。

    “锦,贾公子,你这马车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马车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不是,不是你几个意思?”说话这口气,听着就是不欢迎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的热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