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1章 玩不起滚回家去
    赵明一时面色不好看,但还是压着点头应下,他不能在秦珍面前丢脸。他荷包里还有四万银银票,大不了输个干净!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能在她面前表示下,他的财力也是不弱的,绝对够资格娶她。

    “公子为人还真是爽快!我最喜欢玩的也是骰子,干爽利落。”音落,垂首,面红,这公子好霸气!

    风吼听言愣怔,急回神,“少废话,大家各凭运气,比点子还是猜大小,二翻四瞪眼,公平又公道。”

    赵明看了眼风吼,俗人一个,转头看向两位太子,“就赌猜大小,如何?”

    两国太子点头,毕竟现场还有两位娇滴滴的大小姐,“行!”

    风吼一副急不可奈的样子,双眼通红,“为了公平起见,凡是参与玩儿的都把银票拿出来啊,然后轮番掷骰子,谁猜的点数对,谁做庄,按人头数啊!”

    三人自持身份,免不了又是谦让一番。结果,四人参与赌局,外加局外买码的两个小女人。

    秦珍一听,要开赌了,顿时兴致勃勃,“这位公子,我第一把就压五十两银子好不好?”

    风吼大笑,语气飘飘然,身子骨好像都轻了,“有这么俊俏的公子给我押注,我运气必定大涨。”

    赵明冷笑,心如狂风暴雨雷霆闪电划过,排腹道:等会,你就只有哭得份!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摸鼻尖,坐到风吼的旁边,“不好意思,他是我朋友,今晚又是我带你过来的,所以我也押他五十两。”

    俩太子面色一沉,这得瑟的螃蟹货,也不知道关大小姐在哪儿认识的?竟然还一起来赌坊,这交情——必须思量!

    风吼见状,不知客气为何物。

    手臂一抬,大手一握,抢先掷骰子,其他三人一看心里不舒服,到底从哪里来的土包子?不识抬举,抬手缓缓掷骰子,轻摇。

    “手停离盅,现在开始猜大小。”音色急促高昂,身子微俯,把个赌棍的样子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和赵公子眸露喜意,面上神情莫测,这次还不输得你个螃蟹货变成红蟹子!

    温子安桃花般的眸子清炯,随手拿起一边的四粒玉石骰子,轻轻在手里来回一掂,唇线不由一勾,心中却是在爆粗,真是想不到长乐坊这样闻名三国的赌坊,居然也会在骰子里做手脚!

    里面分明是灌了水银或流沙之类的东西,可这根本难不住他,就是不知道对面的人会怎样?

    齐人的弯弯绕就是多,手腕旋转,四粒骰子同时掉落,哗啦啦的掉落骰盅,碰撞着发出悦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凝息,赵公子无解锁眉,屏呼吸,不约而同的坚起耳朵去听。

    四人,十六粒骰子‘噼哩叭啦’一阵旋转翻滚,总算缓缓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风吼听密言,俊眉微挑,星辉般的琉璃眸色幽深,起身踢椅子一脚,手舞足蹈地大声咋呼,哈哈大笑道:“本少爷先猜你的,一个三点,两个五点,一粒六点,十九点,大!”

    温子安闻言,挑浓眉,看了眼风吼,掀盖。

    赵公子面墨,瞬间俯身眯眸一看,忍不住内里冷哼一声,希望落空,刚还十拿九稳的神色霎时消失,“这······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眸闪,神色微凝,蟹子货竟然猜对了?狗屎运。

    “我的呢?”

    “二个三,一个一,一个二,八点。”

    “切,有本事,你再猜一下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本少爷不稀搭猜你的,吹啊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!”

    “叽叽歪歪个什么劲,本少爷猜中点数,本少爷做庄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音落,扭头,憋坏。

    风吼‘拍’桌子,似要撸袖子,抬左脚搁椅子,拉架式,手臂一抬手一伸,骰子刷的如鱼儿入了骰盅,噼哩叭啦一阵响,旋转着停顿,静音。

    “四点小,开你。”

    风吼一听,得瑟龇牙道:“呵呵·······有这两位娇俏的公子帮本少爷押场,气场就是不一样。”音落,开盅,狂笑。

    “你,你做手脚,你又摇骰子?”他都听好的!

    “玩不起滚回家去,赶紧找你娘给你喂奶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!”

    两位男子同时面抽,看向这土螃蟹身边的两位小女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垂首,抿唇,憋笑,怎么力?好怕忍的内伤!

    秦珍听言,瞬间瞪圆了美眸,唉,要是关锦兰在这里就好了,她们绝对能成为最好的蓝颜手帕交,呸,中关锦兰毒了,这世道绝对没这回事。

    风吼音落,星辉身的瞳眸微深,好像装过头了,轻‘咳’一声,拉回众人神思,恶狠狠合骰盅,在手中不停的摇骰子的同时,不停地催促道:“别小气,快下注,下注!”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。

    整一个十足一个赌徒!

    关锦兰眼角抽搐,真是没想到风吼,竟然可以表现的这么出色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声落,扬眉,将骰盅狠狠地砸在桌子上,又发出一串响声,一脸紧张的看着对面的几个,“买大买小?”音落,斜眼看赵明,竖中指,痞性十足。

    赵明见状,闭眸强压住心里的怒火,胸有成竹道:“小!”

    音落,往桌子上砸了八千两银票。

    两国太子相视一眼,眸光凝于一线,随后莞尔,手臂一抬,跟着压小,三开一。

    风吼见状,面色一僵,踯躅一息,骤然扯脖子,出力吆喝,“买定离手···就开了···就开了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说第六遍了!”赌不起,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“啊,呵呵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音落,骰盅揭开,祖宗爆子,大!

    赵明一见,脸色大变!

    这不可能,自己明明听得清楚,两粒骰子各是一点,还有两粒一个二点,一个三点。难道是自己把六点听成一点了?

    面露疑问看向赵太子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双眸微眯,随即勾唇一笑,本事倒是不小!

    风吼昂头颅,双臂同时一齐出力,老实不客气的把桌子上的银票‘嗖’一下子,全部划拉过来。

    展轩眉,豪气冲天,随手抽银票,先递给关锦兰一张一千两的银票,转身又递给秦珍一张一千两的银票,“都拿着,别客气,多谢你们俩的好运气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