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9章 本公子就是过来打酱油的
    也不对,贾公子的招牌是一支翡翠玉笛,面俱好像也和传说中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顿时管不住那对招子,一边带路、一边偷瞟、一路想着······是不是?是不是?

    忽然身子本能一僵,汗毛瞬间倒立,一股刺人的冷寒彻骨之意袭来,愕得他背后当即冒出一层的白毛汗。

    转头,巡视一眼。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那深冷瞳眸中满是凌厉的杀气,却是个子高一点的公子,这家伙一看,就是个狠角色!照着这情况,吃能吃素了!

    咽了咽唾液,瞬间谄媚陪笑低头,规规矩矩不敢乱打量,一路佝腰,把人给引进去的同时,心里却打起了波浪鼓,龇牙咧嘴儿,他有做什么吗?有做什么吗?

    什么都没做,好不好!用得着这样对他使压,一个男出来混,还怕别人看啊!

    关锦兰缄默,小脑壳内高速运转,不知这古代打牌玩的是哪一出?搓麻将不?斗地主不?打二十五分······思及,眸色只追着里面喧闹不止的,喊叫声而去,看着一股股声浪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嘿嘿!

    瞧着,一楼的赌场竟就有二十几张赌桌,每张赌桌上的赌法竟然都不同啊,真是人头涌动如波浪,下赌注喊叫声更是高昂激荡如万马奔腾不止。

    关锦兰感叹!赌场还真是大,微垂首,长长的睫毛遮住眸中的算计,玩什么才能符合利益最大化的原则。

    “伙计,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客官,您吩咐!”

    “哪一桌赌注最大,最快?”

    伙计一听关锦兰的话,心里一惊,忍不住偷乐,好家伙这肯定是一条大鱼,竟然问最大赌注和最快的是哪一桌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他不会玩啊!

    “公子,这一楼都是小打小闹的,若是公子想玩大玩快的,请移步去二楼包间,二楼最低起价二千两白银,上不封顶,而且什么都可以赌。”

    音落,满脸堆笑,热情洋溢到不行。

    关锦兰皱眉,什么都可以赌?

    “包括人命?”

    伙计一愣,讪讪道:“人命,当然也可以赌,但是不能在长乐坊里面解决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微愕,心里忍不住飞过千万句的草泥玛,敢情是个黑店,那好啊!下起手来,一点负担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好,好,这个有意思,本公子喜欢。”

    伙计一看一听,满脸麻子愣是笑成菊花状,瞬间打了鸡血似地立刻在前面带路,把两人直直往二楼领去。

    身后一桌子上的粗壮汉子见状,眸露出愕人的冷光,狭长的瞳眸眯成一条直线,瞪着那缓缓走上二楼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修长的大手微握,郁闷不已,火大不已。

    小东西就是欠收拾,怎么就没有一刻是消停的,他在她心里到底沾了多少位置?这红楼逛过了,竟然,又跟身后软饭者来赌坊了。

    胆子真是越来越肥!

    看来回去还是该好好收拾,不对,是疼爱,最好疼爱到她下不了床,看她到时还能给他到处乱跳乱蹦跶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搞什么麻花?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身子若有所感抖簌了一下,

    蹙眉,摇了摇头,她这是被那厮收拾怕了,他不可能在这里啊!

    眸扫,嗯,妈蛋,一穷、挫、粗、壮、矮冬瓜的男人,正朝她发冷气。切,磨牙,想挨揍哈,握粉拳,吸气,不能影响挣银子的乐趣!

    回头,再找他算账!

    赵世子一见,面黑倒旋随即恢复如常,扯薄唇轻‘咳’一声,他使了缩骨功,小东西就不认识他的,该打!

    关锦兰翩然转身子,抬腿踏步带着风吼,踩着能挣银子的小步子,跟着伙计进了第一间包房,一眼就看到化了装的两国的太子和鲁阳王府的二公子,嗷嗷呵呵······猿粪不浅哈哈······

    真是不虚之行!

    今晚,就让本小姐让你们输掉大裤钗,输得齐太子蛋疼,输得北太子没银买粮,输得二公子最好被鲁阳王打死······

    长乐坊不亏是大齐国最高档的赌场,最低起注二千两纹银,还上不封领,牌九,番摊,骰子······真是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参赌者还可以跟据自己的喜好,先择适合自己的赌具,只要双方同意就好。

    可惜没麻将,没扑克牌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,你就和他们赌骰子,我让你开几你就开几。”

    风吼闻音,唇角扬起春风般的微笑,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关锦兰,轻轻地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楼下的赵世子一看怒极,手臂瞬间往下一放,手指微一用力骰子顿时化成粉末,心里的醋灌霎时打翻,软饭者竟然敢对他女人露出那种眸光,不想活了!

    而包间里的几个人自然也看到门口的关锦兰,两国太子顿时尴尬了,满额黑线地看着门口两人。

    尽然,让她看到他们现在的样子,真是,失策!

    可是,瞳前的这女人还真是大胆,白天还在枫林晚搞美食大赛。晚上,她又出现在长乐坊里了,精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好。

    两国太子对视,起身,“贾公子,晚上好,一起···玩···玩两把。”是玩的吧?

    鲁阳王二公子赵明,侧眸,不明随音看去,这就是传说中的贾公子,不就是一个商贾,用得着起身相迎?装逼,不是带面纱,就是戴面具,这是有多见不得人!

    关锦兰呵呵一笑,“本公子就是过来打酱油的,纯属陪朋友一起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三人闻言,齐齐愣住,打酱油是什么意思?酱油不是应该去小店打吗?这跑到赌坊来打酱油,还真是奇葩!

    风吼低头一笑,瞬间进入角色,顿时摆出一副嚣张跋扈的神态,拽的二五八万似的踢东路踢西,斜着飘了进去,‘啪’的一声坐在一张软塌上,跷起二郎腿,晃来又晃去,就是无视里面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你的朋友,那也就是我的朋友,大家就一起玩两把吧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强忍笑意,四大家族调教出来的,果然不一般,人才!

    三人齐见状,齐拧了一拧剑眉,怎么一副沷皮无赖流氓的架势,典型的浪荡子!这,关大小姐从那里认识这么一个沷皮螃蟹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