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8章 长乐坊
    “不急,你如果真心想通,明天再给我答复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你这是要走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一怔,带伤就要查她行踪,事情还真是越来越好玩了,“你要是实在想不出,我到是有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大姐请说。”音落,暗恨:怎么就不上套,心可真够狠的。

    “你平日里性子静,爱,不如学医,正所谓积财千万,不如薄技在身。更何况齐帝城也不是没有医女,大姐现在又开了药铺,以后还会形成连锁店,有你帮大姐看着,大姐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就当这次配合演出的劳务费了,捉个免费的劳务工。

    “医女?”真好,正中下怀!

    “嗯,我就是建议,你也别顾虑太多,就是你什么也不想做,想让大姐养着你,大姐也是愿意的,到时再给你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把你给嫁了。”果然,在打她药的主意!

    关锦蓉听言怔了一瞬,苦笑一声,往床背靠了靠,反正她是庶女,被人轻贱贯了。只是瞳前关锦兰,真是越来直亮眼了,美得一个眸色便能撩烧人的心火。

    有刀子不,真的很想剜她的脸皮啊!

    竟然愿意帮助她?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给人做小妾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睨着关锦蓉闪烁的目光,“呵呵······胡说什么呢,大姐怎么也不会让你给人做小妾。你现在也不用急,车到山前必有路,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身体养好,有好的身体,才能图谋自己以后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关锦蓉听言,面色微喜点头。

    关锦兰内里无奈叹息一声,温子安那厮是不是对关锦蓉下盅的?瞧这忠心,着实感人啦!

    为了去她的一把抓,还真是够下血本啊!

    起身,顺手扶着她躺下,安好被头,再顺手点了她的睡穴,她还是心软的吗?

    阳阳双眸含泪,担忧地看着关锦蓉,“大小姐,三小姐她······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竖食指压唇,轻虚一声,“别说话,好好看着,让她好好睡一觉。”音落,抬腿踏步就要往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阳阳听言见状,端身行福礼。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正抬着的步子一顿,莹白如玉的纤细小手指尖微抬,指风骤然袭来,阳阳一怔,身子一软,颓然倒地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

    “嗯,清莲你就先守在这里,不准任何人打扰三小姐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领命!”

    “清风,按消息不该留的全部都清理了,不能清理的人,派我们的人易容顶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,属下斗胆,请留她全尸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本圣主的左膀右臂,这样的话以后我不想听到,不要留下任何的痕迹。”音落,抬头望天,月光几在这一刻也灭了火,躲进了云层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“主子!”清风着急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碰到我警戒线了,以后都记着,本圣主这里永远别想为什么人求饶,尤其是故意犯错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收眸,眸色淡淡落在清风脸上,不咸不淡道:“护法更应该已身作则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办完此事,自去刑堂领法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轻哼一声,脚尖点地,蹁跹旋转而去。

    守门的两个奴婢惊讶的张大了嘴,有谁能告诉她们,刚才是她们眼花,大小姐竟然会飞!怎么会飞?

    ===

    夜深的齐帝城,灯光覆盖整个角落,相对于白天的热闹,夜晚的寂静却不能阻挡一个些特别的场地和场所。

    关锦兰身在空间,好一阵的倒拾,寻一处略暗的角落,意念一动,出了空间,只往那特别的热闹喧哗之处而去。

    不挣点银子泄火,她肯定睡不着觉!

    城西红楼妓馆和赌坊,街头街尾处处华丽大马,川流不息,忙的那叫一个热闹,随处都可以看见三三两两的人群,走出门口招揽客人。

    红楼内的莺声燕语,银铃娇笑,不时溜出门窗,溢出街面,引的刚从赌房赢了银子的男人,不自觉拐着腿儿,一头钻进门去。

    关锦兰微叹了口气,天子脚下,从来不缺的就是繁华和放纵的场所,瞅这城西街,吃喝嫖赌样样俱全,除了这四样就没别的了。

    最奢华的青楼。

    最是响彻三国的楚馆。

    最闻名的赌馆,都在这条街上,所以一到夜晚,这条街上的热闹景象,果然超越人们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一路辗转观看,思绪电闪,有了目的地她,脚下的步子骤然——宽了!

    “主子,是要去蝶梦谷吗?”音落,眸色紧紧地看着前面脚步骤然而宽的女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脚下步子一顿,内里不由苦笑,转身子拐弯子,“我又不是男人,去那儿做什么。陈国公府的产业里好像有间赌坊,我们就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风吼闻言展眉,不是去看晟公子!

    “叫长乐坊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他。”

    “主子,你稍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何意?”

    “主子,如果想赢多点银子,就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长乐坊

    热情的伙计门看着嗒嗒而来的超级豪华的马车,笑的像要下蛋的母鸡,咯咯不停踏步上前弯腰,恭敬啊!

    所有上门的都是大爷,是他们的衣食父母。不过,等到没银子的时候,他们的位置就要倒个过,变成孙子,随着他们揉捏。

    侧头颅,偷瞄一眼瞬间低头,哎呀喂,我的娘哎!这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位公子,怎么就生得这么——俊啦!

    特别是那个子矮一点的公子,如兰似竹,风韵奇绝,竟还带着一个奇特的面具,腰间持着一柄碧玉通透的玉扇子······嘿嘿······

    两位公子真是说不出的风华无双,清贵逼人哈。

    呵呵······

    以他当**年门童的经验一看,肯定是有银的主啊!

    佝身行礼,“两位公子好,您们里面请,里面请!”

    音落,脑袋急急旋转,思索这两位到底是谁家的公子,能不能下黑手,这样的相貌,为什么他就没听说过呢?

    不对,难道带面俱的那位公子,就是神秘的枫林晚的贾东家,传说中那位公子不是带着面纱,就是一个奇怪的面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