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7章 脑子被驴踢了
    关跃海梗了梗脖子,“那又有什么关系?他是太子,早晚都会继承大统的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赵世子凭什么能一手掌管监查司,一手又握着兵权呢?”语轻若无,淡淡飘出,却又字字如珠的落在关跃海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关跃海听言,身子一僵,面色狰狞,腹诽:监查司,监查百官,手里又握着兵权,那又怎样?

    “他,他只是王府的世子,新皇上位,那都是要还的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收眸,不咸不谈地轻扫关跃海,脑子被驴踢了?还是,脑袋被门夹了?要不是为了帮原身的弟弟守住这个伯爵府的爵位,她才不想理伯爵府这一众人的死活呢。

    “你乐意,你高兴,跟太子合谋的事继续啊。”音落,起身,拂袍,略走人。

    关跃海闻言心喜,胸膛随着兴奋的呼吸一伏一起,嗓音拔尖,“兰姐儿,你同意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扶额,同意你妹啊!

    “我看关锦昭妹妹就很好!还有,三妹那你不准再动她的主意,她也不是你能惹的。”

    关跃海:······

    几个意思?

    想着竹苑里整个墙壁的藏书,他突然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兰姐儿,你别走,太子殿下看重的是你,只要你愿意,东宫太子妃的位置稳稳的!”声急,眸红,脖子发粗。

    关锦兰身子微怔,眸色相视,空气中似响起一阵‘噼里啪啦’的火花,“所以说,父亲你,这几天病入膏肓,神志不清,五谷不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停,停!”音落,身子一歪,喉咙一甜,呕出一口鲜血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弯腰‘啪啪’两声,迅速点了关跃海几处大穴,“切,你还真中毒?”

    关跃海: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中个屁毒!

    他明明是给她气的!

    愣怔瘫地,腮边绷得颌线分明,上下银牙咬得‘咯咯’作响的同时,迅速横手抹嘴角,又瞬间弹起,连滚带爬,急急往耳房而去······

    ===

    竹苑

    夜风渐起,簌簌低响,月色映霜白,关锦兰面色淡淡坐大厅,真是牛皮灯笼,点了也不着。明明收拾的人,还是不解气啊!

    上次,为何只喂他吃排气丸呢?

    为何不给他下阳萎的药呢!

    竹苑里的奴婢们惊恐,不明白大小姐大半夜的把她们招集过来所为何事?无解,又不能发问,只能装布景,身冷忍不住地打寒颤。

    千万不是要发配发卖,不是要被扣月例银子,不要关柴房啊!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看着竹苑里众奴婢,强压下心里的郁闷之气,“竹苑发生的何事?不用本小姐讲,你们也知道。可你们一个个睡的麻香啊,嗯,现在装样子,迟了!当然,现在本小姐也不处罚你们,毕竟你们是竹苑的奴婢,还是要看看你们主子意思。但是,你们这次明显护主不力,如果还有下次,本小姐就直接做主,全家打死扔出去喂野狗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双膝一软,齐齐跪地,在的伯爵府当差真难啊!

    周妈妈的儿子斗志昂扬地带着一家人过来讨法一听,瞬间停下了脚步,靠墙角竖耳朵,对哦,大小姐现在可不是善碴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还是再看看,免得上了老夫人的当。

    众奴婢一听,全身绷的死紧,大小姐这是要连桩?全家打死!连根也不让留,这可如何是好,她们的身契可在老夫人手里呢!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眸色微转,又笑盈盈道:“不过护主得力,认真做事,也没找碴生事,安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本小姐可是不会亏待大家的,得你们主子表扬了,每个月的月银翻倍。”

    音落,立马引起众奴婢的注意力,月银翻倍?那一个月不是就可以有五两银子嘛!

    对于众奴婢们来说,月银翻倍意味着自家小日子,又会翻上一翻的境界。

    一时间,竹苑的奴婢们都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“散了!”音落,起身,抬腿,往里走。

    阳阳咬唇,她好像给主子惹麻烦了,转眸,“该做什么的都快去,愣在这里月银就会翻倍啊?”

    众奴婢一听,纷纷应是,忙散开,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这一茬接一茬的演的真心累。

    “大姐,真威风!”音落,眸色相对,清水澈澈,一望见底。

    “过奖!”

    关锦蓉听言,被中玉手紧握成拳,“大姐,我可没银子,付她们双倍的月例银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满脸笑意,看着靠在床上的关锦蓉,坐于床边,侧头颅促狭道:“多大点事,大姐相信,三妹自有妙招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!”恼怒,狠剜一眼。

    关锦兰挑眉,横回一眼,“好了,吃得咸鱼抵得渴,你自然原意配合们们,总得出点血,要不然大姐这出场费怎么算?”

    关锦蓉一听,忍不住笑了,“大姐,真是我等学习的榜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还不快躺下,拿自己身体做赌资,最是要不得,或许,你还另有打算,也想从我身上捞点好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姐真是人精!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两虎相斗,必有一伤,到时便宜那人,你真就不心堵?”

    关锦蓉闻言,嘴边泛起苦涩的笑意,“大姐自然门清,为何又要回来?”

    真正是个疯子,自以为事,就凭混世魔王的保护,就真认为万无一失的吗?

    关锦兰眯眯眼,能说:回府演戏对她现在来说,竟然像是世外桃源一样的所在地吗?

    “三妹,你的事就是大姐的事啊,大姐最是见不得你受苦,不怕,以后,父亲他再也不会打你的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蓉听言,免力蜷身躯,这是悄摸着给她上的什么眼药,这么笃定,真狠!

    “大姐,我在这伯爵府过了十几年,可说起来,现在却是半点留念也没有,你可愿意带着我走?”语淡,满满的落寞。

    “三妹,你这个样子,大姐带着你亦算不得什么为难之事,要紧的是你有没想过做什么?”

    带一个随时会使坏的人在她还真没想过,但是放任她被人利用······还不如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