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5章一层白毛汗
    关锦兰眸冷,看着着急想躲的新夫人,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指尖微动,一缕似有若无的灵巧劲气随势而去,‘啪’的一下声响,新夫人身子微晃,双膝一软,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!”音颤,满脸的惊慌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上怔忡,照新夫人这个表情看来,她是自愿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,瞬间觉着关跃海真是可笑的很。

    西院养着一群小鲜肉,整天忙不过来,自家后院······

    故意‘哎哟’一声,当即恼怒道:“你们什么回事,夫人脚滑,你们也不知道扶一下。”音冷,含霜。

    几个奴婢一听,脸色发刷白,这事真是邪性的很,忙上前弯腰扶起新夫人。

    新夫人一手扶腰一手抓紧身边的奴婢,挺着软绵绵的右腿,眸珠子气的都快要瞪突出来的同时,却也能抓紧时间倒退好几步后,这才咬牙道:“本夫人身子不爽,你还是自己去前院看你父亲吧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挑眉冷笑一声,眸色淡瞥新夫人一眼,这是草木皆兵,想躲了!想躲就就躲吧,只要不害人,不抢原身弟弟的爵位,这事——好说!

    孩子毕竟是无辜的,但是,关锦蓉这事她参和的可不少。

    “呀,你这是不想去看父亲?还是,不想和我一起去看父亲啊?”音落,踏步上前,手臂微抬,伸纤细小手,作势要帮新夫人整理随风飘动的发丝。

    新夫人见状,抬手‘啪’的一声推开,对峙一刻,干脆闭口不答,只死死抿紧了唇畔,一幅没得商量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不想看便不看吧!”

    新夫人听言,惊惧恨得咬牙切齿,可是嘴巴里就是说不出话来,只得恨恨瞪了眼关锦兰,扭头就想走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呀?难道让我说中了你心思,啊,我不是故意了。”音落,轻瞟长廊里的奴婢和奴才,急急道:“你们不要听风就是雨,我相信新夫人绝对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新夫人一听,气得想跳脚,满脸阴霾地看着煽风点火的关锦兰,她不知道她被谁点了哑穴,阴的她发不出声来,只能呜呜的摇头表示反抗。

    一双丽眸更是急得冒出火星来,人的变化怎么可以变化如此的大?怎么可以这样睁眼说瞎话?这话要是流传出去,老夫人怎么看她?

    伯爷怎么看她?

    京里的贵夫又会怎么看她?

    她的孩子还要继承伯爷的爵位呢?思绪急转,眸珠子急一轻,头颅一歪,果断装晕。

    关锦兰眨巴眨巴瞳眸,混后院的女人好像都会来这招啊!

    抿唇,不由的好笑,想给她带个气晕继母的名声,也要看她乐意不乐意,“都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扶夫人回院子,顺便把府医也请过去。”

    众奴婢此时却是慌神了,忙按大小姐的吩咐办。

    关锦兰扭头,憋红着脸对着清风问道:“清风,你说夫人身体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晕了过去呢?难道老天爷显灵了!”

    新夫人一听,跺脚,抬手一指,双眸一翻,这回真是彻底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众奴婢眨眸,急垂头颅,手里不停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耳朵却把关锦兰说的听了进去,细细这么一品味,顿时好似真的品出几分滋味来。

    “都什么表情?给本大小姐笑起来,老夫人和伯爷还活得好好地呢。”

    众奴婢:大小姐真是有孝心啊!

    就伯爷现在这个状况,还这么护着伯爵府的!相比较,新夫人真差远了。

    伯爷,这也就是病了,新夫人就不愿意伺候了!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这一幕,半天才朝天翻了个白眼,这算是帮关锦蓉那丫头报仇的吧!没有这么大的头就不要戴这么大的帽子。

    怀了身孕,还要跑出来整人,那就不能怪她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长廊两侧,正在检查保园工作的几个奴婢,停下手里的动作,看着远去的身影,恍神才发现大小姐刚刚伸出的那只手真的很美,纤指都没染蔻丹,却翘着粉红的可爱,莹润的肌肤在灯火下泛着玉泽的光辉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哎,别说大小姐真是有孝心,听说一回府,就吩咐三小姐的贴身奴婢熬了药,正在中院那等着呢!”压声,细语。

    “就是,大小姐的孝心真是顶顶的好!”交头,咬耳朵。

    “没说,真是样样都出翘,规矩也好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夜色渐浓,初冬寒意随着夜风流散飘逸面来。

    珍珠眸闪微愕,撇撇嘴,字字清脆地拉着尾音儿道:“伯爷,大小姐过来给您请安啦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跃海一听,面色一僵,眸内飞快的闪过一道异色,兰姐儿还真是在呼蓉姐儿呀!

    “爷!”

    “你个浪蹄子,眸色直勾勾盯着爷做什么?”

    珍珠:······

    她有吗?

    “爷,要不先吃颗蜜饯。”

    “吃什么蜜饯,你先给倒杯茶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爷!”音落,起身,抬腿踏步,稳稳似被油炸过的千疮百孔地身子。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浪蹄子!”明晚,再和她好好玩上一玩。

    思罢,收神,想着关锦兰这死丫头,不知怎的背后竟然出了一层白毛汗,心里暗道:太子,臣可是为了您什么都做的,要是还不成,您可不能拿臣开刀。

    “给父亲请安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好,好,回来就好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,这可是我亲自请师兄为你抓的药,你好好喝,一准药到病除。”

    阳阳听言,忙端着托盘上面的一大海碗的棕色药汁,踏步走了上前。

    关跃海举眸,蹙眉,空气里是浓浓的苦涩之味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药就不必了,为父这都好了。”音落,后背狂飙冷汗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挑秀眉,樱桃粉唇微扬,瞬间就似是万千春风吹桃花般似的开口道:“父亲,你调皮,身体不适怎么可以不吃药呢,更何况这还是我舍了脸面,请自向师兄求的,你免为其难,为了身休,不喝也是要喝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