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4章 新夫人真是威风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好像言语过头了,可千万别中风了!到时这话传出,呵呵······转头瞪着厅里的奴婢,“你们都是老夫人身边的老人,下次,再有这样诅咒之语传出来,不用老夫人你动手,你们就应该直接绑了。”

    众奴婢齐低头,心里默道:大小姐,不关我们的事,您就是借十个胆给我们,我们也不敢!

    打你嫁妆主意的,正坐在你对面,别拿咱们泄火啊!

    老夫人吸气,吐气,稳心神后,似笑非笑看着关锦兰,她想办法让她回来,可不是让她教训屋里人的。

    硬忍下心口的那股浊气,明天,她要是变不出老师,看她再怎么跟她算账,“玉笛,大小姐不喜欢刚刚的核桃酥,你去小厨房把刚刚做好的端过来,让大小姐好尝尝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愣怔,直觉后面定然有招啊!

    可为嘛又是核桃酥?

    你丫的能不能换个糕点,赶情以为谁都像你呢!

    “老夫人,明人不说暗话,这巴巴的把我给请回来,到底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,嘴角控制不住的抽搐,强忍住身体的疲惫,开口道:“兰姐儿,你不在这一段日子里,对家里的情况现在肯定是不熟悉了,您父亲,叹!不说也罢,这往后伯爵府的重任还是要交到你的手上。祖母也知道委屈你,可怎么说你也是吃伯爵府米粮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昭见状,脚尖轻盈,手扶老夫人后背,轻轻揉捏,“祖母,大姐姐肯定会以伯爵府为重的,你就不要再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“有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关锦昭:······

    她还不能说话了!

    “老夫人,我只是一个柔弱的闺阁女子,肩不能挑手不能抗,怕是要辜负您老人家的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和二夫人相对视一眼,眸色瞬沉,神情莫测,心里不停的暗骂关锦兰,白眼狼儿,当她们是傻子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眼下你父亲病了,你过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关锦兰冷笑一声,见过无耻的,但从没见过这样无耻的,真正是不要脸,就看着坐在下首的伯爷夫人,想做布景,没门。

    老夫人一看,挥了挥手,“你和兰姐儿一块儿过去吧!”

    新夫人一听,清醒过来,望向关锦兰笑道:“兰姐儿,你祖母身子最近却是不错,就你父亲让人担心啊!这往后就得靠你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眉眼一弯,“新夫人,你可是父亲的枕边人。”

    新夫人三个字,她咬得特别的重,音落,扭头,不给新夫人发飚的机会,“老夫人你们慢聊。”

    音落轻松转身,裙摆旋转成,优雅、大方,抬步出了寿苑。

    老夫人见状,脸色直接就暗了,心里呼呼的冒邪火。

    关锦昭看着嚣张的关锦兰,银牙微咬,如果她是这个伯爵府里的大小姐就好了,这样太子求娶的就会是她。

    即生瑜何生亮,她好不甘心呢!

    刚看关锦兰一身的装扮,看上去跟普通的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,可是每一样单拿出来,都不是有银子就能买得到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心里暗暗咋舌,听说今天枫林晚举办赏鉴会又是车水马龙的,还有先婶娘的嫁妆铺子,听说许多权贵人家都到那里订做衣裳,这样的生意细水长流,自是财源广进。

    一把抓药铺,大哥可是都打听到了,竟然又是她的产业。

    可,这些又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,心里的酸水就像黄河之水翻江倒海的不平静!

    “祖母,昭儿给您添茶,”

    老夫人敛眉,淡淡道:“还是昭儿深得我心啊!”

    “祖母······”话不说完,明面上十分受用,拉着老夫人的手臂,轻轻摆动。

    “别再摇了,祖母都要给你摇晕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祖母,您累了吧,昭儿帮你按按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点头,眸沉,周妈妈怎么还没回来?

    “玉笛,你去看看,她到伤着那了,到现在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关锦昭自任上眼药成功,语调越发轻盈,“祖母,大姐姐心地善良,定不会真让人罚周妈妈的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冷哼一声,这个也不是省油的灯!就她这点心眼,也敢在她面前使。摆摆手,“都下去吧!”

    二夫人很是不甘心,但她也知道昭儿还是心急了,忙拉着关锦昭往外面走,她这个女儿什么都好,就是性子有点急躁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不自暗笑:温子安这厮手真是够长的,一个三等伯爵府也值的他花这么多心思?

    新夫人错愕,抿唇,看着美的祸水的继女,踩着轻盈的步子缓缓朝她而来,虽然心中疑惑,但是眼下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新夫人,真新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,放肆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樱桃粉唇扬起迷人的弧度,“新夫人真是威风!”

    “你,到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盯着她做什么?

    她们像来井水不泛河水,再有什么,她也没真的打过她的主意?

    思及之处,眸色一凝,狠狠地对上她的一双幽如葡萄粒的眸珠,只觉眸前的关锦兰前后仿佛变了个人。

    现在,眸色太过明亮精锐,面色也太过冷漠,像极了短命死在给她挪位置的女人,一想到那个女人,她心中就止不住的添堵。

    关锦兰似笑非笑的看着丽容渐白的新夫人,不咸不淡道:“新夫人,你这么威风,脸色不应该这么白啊?”

    身上的气势像极她的喜欢的那个人,骤然心慌,心底划过一丝不安,她怎么不继续傻下去,是发现她肚子的孩子,来路不正的吗?

    思绪辗转,而后脸上就挂起甜腻的笑容,“兰姐儿,母亲这几天照顾您父亲,听他的口气,甚是想念你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唇角浅笑,眸底氤氲佛似几丝柔烟,淡淡落在新夫人身上,不咸不淡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新夫人不自觉咽了一下口水,只觉那眸色缠的她透不过气来,“可,可不是,您父亲现在可能等你都等着急了!咱们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音落,心里咯噔直跳,拽什么拽,仗着混世魔王和身后贾公子的势力,有什么了不起。她又没窥探过她的秘密,她盯上她做什么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