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3章 狐狸尾巴总是藏不住的
    老夫人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关锦兰,狐狸尾巴总是藏不住的,开始要咬人了!

    “她呀,确是你二婶婶孙氏。至于,你分身乏术,没办法照顾家里,那我们就过去,你老师那宅子就找个工匠收拾一番,我们再去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忍不住笑了,你妹!这是盯上圆月山庄了。

    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母。兰儿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师给的,老夫人和伯爷的事情还要问过老师才行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听言,面色一冷,狼心狗肺,滑不溜湫的毒崽子,哪个真的愿意去她那里住的?不过,是想把她逼回来的计策。

    “成啊!你就派个人过去问问,看看你老师是什么意思?全齐帝城可都看着呢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葡萄似的眸珠子滴溜一转,不答应,亦不回应,更不说派人回去问话,抬臂伸手,扬起兰花指,捏起桌案上的核桃酥,轻吸,连吃边用嫌弃的眼神儿瞅着老夫人。

    老夫人见状,唇角抽搐,呼气不匀,急急闭眸,喘气。

    新夫人见状,强压笑意。

    二夫人见状,深怕一个不好,鸡飞蛋打,什么也捞不着,不由的又跳出来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我看天色也不早了,不如先让兰姐儿回苑休息,明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玉笛心里着急,侧身子,偷送满眸意味的眼色给关锦兰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呵呵······笑了,玉笛是个什么意思,她一清二楚啊!

    “老夫人,您是明白的,孙女的名声不打紧,可族里家里可还有好几位姐妹呢!”想威胁姐没门。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,气的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老夫人的面色,示威似的抬起尖尖的下颌,“先前我离家,可是为了照顾生病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嘴角动了动,硬是被她弄的哭笑不得,偏偏死丫头颜色清媚,勾得一个个似猫儿闻着鱼,轻叹一口气,无法真与她计较,只能拐着弯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嫁妆是怎么回事?怎么都变成姓贾的了?”音落,眸色忍不住轻瞟,她头上戴的发簪一眼,顿时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厅内众人一听,全都坚起了耳朵,特别是新夫人。

    “哦,那是我娘留给我弟弟的东西,我无论如何也会保存好。”

    关锦昭侧眸偷瞄关锦兰,心里露出浓浓的兴趣。保存好?还变成贾公子的,这里套路啊!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眸亮如星辰,轻轻瞟了大厅的内的众人一眼,含笑语带三分得意道:“老师对我恩重如山,当时病重,我也是一时想不到办法,这才卖给了贾公子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齐齐石化,暗道:你编,你继续编,我看你还能编出什么浪花来?

    老夫人嘴角一抽,脑子隆隆直响,忍不住出冷讥讽道:“你到是个有孝心的孩子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呵呵两声,嫁妆单子可是写的明明白白了,老夫人,新夫人和二夫人再怎么想要,也是没权处置。

    “老师自然看重我,我也对得起老师这片心意。”咱滴,明面上就这么个话,爱信不信,庄子票子都在本小手里握着,吵吵个屁,白浪费口水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老夫人咬咬牙,憋着一肚子的火,又不能撒出来,心里甚是不痛快的很,更何况现在没一样在关锦兰的名下,她就是想用借的名意,死丫头精的跟个狐狸似的,更本就不可能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斯说,你弟弟那份,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冲老夫人盈盈一笑,指尖猛戳,“老师和我说过了,如果弟弟回来继承爵位,就帮着赎回来,归于公中,往后要怎么处理,还由老夫人你来决定!”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一见,狂咳,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卡的难受不止,还由她来决定?

    那个毒崽子,定然早就······

    新夫人听言见状,瞬间眯眸,继承爵位?那她生的孩子怎么办?那还是死在外边最好!那分子她不想深挖,谁知道最后会变成谁的。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,静了一下,伸手拿茶杯,轻‘啜’一口,心道:难道真有老师,不是编造出来的?罢了!死丫头片子,是狐狸总会露尾巴,老身等着你!

    “兰姐儿,给你二婶婶见过礼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这是要结束初次回府的过招了。心里比了个剪刀手,她一向恩怨分明,从不主动沾惹麻烦,见礼就见礼,见礼有——礼不?

    “见过二婶婶。”

    “哎,快起来吧,你的礼我可受不起。”二夫人冷声,音调拉的老长,这都捞不着好处,说话都浪费力气!要不是想着今后还用得上她,她恨不能现在就刮花她的脸,惑人心志的小妖精!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妈蛋,这情景,见面礼——定是水飘!

    “见过大姐姐!”

    二夫人身后的女子,踏着步子,却在此时走上前来行礼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曼妙的身子一凝,心内百转,小丫头杏眸丹唇,倒还算是个美人胚子,就是一个劲地偷瞄她,哼!坦率摊手,一点恶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既是自家姐妹,就不用这么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想要见面礼没有,谁让你娘也没给见面礼呢!咱紧跟长辈学习。

    关锦昭一听,妙眸一转,“大姐姐,我们虽说是自家姐妹,但该有的礼数还是不能省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眸色一沉,这人脸皮子真厚,心里忍不住啐了口,还真是占便宜没够吃亏难受哈!

    “确实!”音落,眸色定定的看着二夫人。

    二夫人手中茶盏一顿,侧身子看门帘,摆明没有。

    关锦昭明媚的笑容,瞬间僵在脸上收不回去,讪讪转身子,坐回位置。

    关锦兰无奈,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腹诽:老夫人眼神好,看看这都教出来的人才,啧,那这火气当然朝正主身上发,她实在再没心情再和虾兵蟹将过招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外面的人着实是可恶,竟然说您就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一怔,气的个倒仰,面色通红。

    “胡,胡说,哪里听到的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