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2章 又要演戏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好看的丹凤眼眸色潋滟,语调糯软绵长,微微弱弱道:“周妈妈考虑得真是周到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休要埋汰老奴,老奴伺候老夫人年头久了,实在是站不得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眉眼低垂,有气无力转头,“清风,你还不赶快过去,好好背背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周妈妈得意,什么大小姐?

    她还不是照打她的脸,这还没腹排完,“啊-----”一声尖冽的尖叫声,惊炸了整个寿苑,瞬息。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,心一惊,老脸一垮,气闷不止,这是哪个奴婢不识相,太让人生嫌,嗯,不对,这是,哼,丫头片子胆子真是越来越大,连她身边的贴身婆子,她也敢下手了,哼,这是给她下马威呢!

    稳了稳心神,继续闭目养神,思对策。

    新夫人听音,垂首,抬臂举手,用帕子轻点唇角的笑意后,不疾不徐开口道:“百合,你快去看看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周妈妈不小心摔了跤,一会准没事,我已经让人把她送到前院,府医那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门外的奴婢们一听,头颅垂至腰间,任额角的汗珠子欢快的淋鞋面,府医什么时候去柴房当差了?

    新夫人听言一噎,眼神闪烁,这个死丫头,胆子果然够肥,不等人传,自已就跑进来了!

    二等奴婢抖着小腿肚,掀起门帘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樱桃粉唇,微微一扬即收,抬腿踏步,满厅静谧。

    新夫人一见,狂扭手中绵帕子,满脸堆笑,热情的脆言,“兰姐儿,你总算是回来了,你祖母和父亲可真真是想你啊!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眉眼弯弯,妈蛋,又要演戏了!

    不过,这次是她想怎么演就怎么演!

    想她?

    是想着怎么捞好处吧,瞄了眼厅里的人,除了大夫人还多了一位夫人,那夫人身后还站着一位跟她差不多年龄的姑娘。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眸扫,看着坐在首位上的老夫人,心里忍不住生出一份唏嘘来,不管多好强的人,都抵不过时间年轮的关照。

    几个月没见,乌发里似雨后春笋地冒出不少白头发呢,脸儿也不见先前的润泽了,眼角嘴边皆的皱纹,以往那高高在上,咄咄逼人的气势也不见听啦。

    现在,也就是一个普通的高门老妇人,强撑着脸面坐在这花团绵簇的大宅门中。

    “兰姐儿,快,那是你二婶,这,好不容易才回京,快见过礼。”新夫人眸见,关锦兰一见门,也不给老夫人请安,忙一脸喜色指导。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鄙视轻瞟一眼,新夫人还真是迫不及待的给她挖坑往里跳。她这一进门,不跟老夫人行礼,却跟分家的二婶婶行礼。

    开打?

    直接左右双开,扇她几个耳刮子,再来个错骨分筋手,唉,不行,先演演!

    “见过老夫人!”

    音落,双眸微红,在玉笛递过来的垫子上跪了下来,“锦兰回来了!”

    新夫人蹙眉,眸沉,侧头颅撇嘴喝茶,瞬间瞪圆的眸色,关锦兰身后那妇人,拿着笔在画什么?

    百合见状,弯了弯身子,悄悄退出,刺溜踏步越上前去,膝盖瞬间一疼一软一扑,啊的一声惊叫,直接扑地不起,惊的众人跟着后面掉的一厅的眸珠子。

    清风眯眸,手中毛笔微微一弯收回,继续准备画下一幅。

    新夫人面黑,果然今时不同往日了,“还不起来,回去洗洗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双手点地,拐着腿儿,扯过一边负责掀门帘的二等奴婢,忍着狂彪的汗珠子,咬着唇畔子,挪了出去。

    二夫人敛眼睑,挑了挑眉头,隔着门帘,一脸不可思议地看了眼新夫人和摔成狗啃死的百合,收回眸色,垂手臂轻拉身后的关锦昭的小手。

    关锦昭身子一僵,惯性地往里缩了一缩,醒醒直发蒙的脑瓜子,还是舍不得收瞳眸,关锦兰竟然可以生的这么漂亮?瘪嘴,踩棉花糖似的踏走了上前,抬臂伸手拉着老夫人的胳膊开始撒娇,软言轻语娇嗔道:“祖母,大姐姐正给您行礼呢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看,得!给脸不要脸,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小手,指端微抚乌发上的发簪子。

    老夫人侧眸一看,倒吸一口凉气,手臂微动反握关锦昭的小手轻‘拍’一下,乐得有台阶可以下,抿了抿嘴,就想让关锦兰起来,可一看到大儿媳妇满脸嘲弄的表情,老脸霎时红如天边的红霞,轰的她一时回不了神。

    关锦昭小手瞬间受疼,愕得紧紧唇畔免得当场惊叫出声,压了压心头的怯意,娇俏朝关锦兰露一个星星眼,“大姐姐,祖母和大伯可惦记着你的,你,你快起来吧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忍不住一千句草泥玛在心里划过,搅事精!谁是你大姐姐,见都没见过好哇,这老婆子还没让她起身,她就在这里催她,看来和新夫人都捏成一股绳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头皮发麻,眸光闪闪,心里忐忑,生怕再整下去,关锦兰突然炸毛,一点面子也不给她。讪讪的不得劲,侧头颅,看来昭姐儿也是个不得用了,道行还是太浅,压压嗓音,语气淡淡,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音落,示意关锦昭回位坐。

    玉笛见状,知情识趣地递过一杯温度刚刚的茶。

    老夫人随手接过,玉笛递过来的茶轻抿一口,“你老师身体可好了?”这句话当然是在问关锦兰。

    关锦兰起身就坐,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,但表面程序还是要走。

    “嗯,老师听说老夫人和伯爷身体都不好,特意让我回来看一看。”话里的意思,看完还是要走嗒。

    老夫人一听,这话,诛心!

    二夫人沉不住气,忙接着话道:“兰姐儿,听说你老师那宅子,可是六进的大宅子,后花园沾地竟有五亩,那么大个地儿,要是把你祖母和父亲接过去小住,你说,别人得怎么夸奖你啊!”

    关锦兰侧眸,装傻,“老夫人,这位······?”

    二夫人一听,身子一怔,这是什么话?

    刚刚新夫人明明都介绍过她的身份,兰姐儿这个丫头片子,她的身份难道还是假的不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