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8章 本小姐的五指山
    关锦兰动作相当麻利地脱下脸上的人皮面具,戴上面纱,扯下身上的小厮店袍,揉了揉摔成八瓣的嫩屁股,脚尖一点,身姿如鬼魅似的轻轻一跃,直直落在高台之上。

    “众位有礼!”音落,好看的丹凤眼眸色如星辰璀璨。

    众来宾:······

    几酒楼东家,拱手,“有礼······”个屁!

    音色稀稀拉拉,不满意的很啦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不以为然,手臂一抬一落,从缸里面慢悠悠从里往外拿。

    众人抿唇,贾公子做人太过于嚣张,打脸没够,这是又要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妖蛾子?出风头!

    收眸,侧眸相视,背手于后,仰头看高空;大手相握手,看鞋尖;围圈,今晚去那里喝茶,细聊人生如此的美妙······

    你能,那你就一个人好好玩喽,搭在咱们算个球,空耍宝——也甚有意思呢!爱演,不如当戏子去,大家伙绝对成全你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暗啐一口,犯众怒了!

    不觉莞尔苦笑一声,手中的动作微顿,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小手一扬一收,身上气势微宣,轻咳两声,拉回众人思绪,让那恶意化成七彩的泡沫见光瞬死。

    “各位,你们当中一定有人见过金满堂,但它在我们枫林晚有另外的一个名字叫做玉米。”

    钱帝师眯眸,精光微闪,身躯瞬间前俯,贾记的吃食不是一般的可口,他十分的有兴趣哈,能打包一盒香茗给打带回去不?

    几家酒楼东家惊愕,垂眸,遮眸色,无奈扬起面子情,跟在后面几不可见地呵呵,轻点头颅。

    真正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又不能彻底撕破脸,只能憋着满口的液水,狠狠地浇灭心头之火。

    侧眸,不能看那妖里妖气的贾东家,只看小厮不停地弯腰起腰,搬那好似成堆、成垛、成山,倒腾不完的金满堂,麻溜的如偷食过冬的田鼠。

    桑荫不徙,众人再次不淡定了,看着越来越多的金满堂,众人开始管不住自己的眸色,定定地看着站在高台上的贾东家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?

    不过,北延国送来供贵人欣赏的物件儿,你整这么多出来,真是打击人——不够哈!

    这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来来来,划下道儿,咱们撸袖子,出去打上一架,再说事!

    福幸楼掌柜见状,面色淡淡,抬臂拱了拱手,“请问,这和我们的赛事,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此,抿嘴一笑,伸手,示意······

    临时安排来的侍女,身姿娉婷,步调轻盈,手端托盘,把切成一段段的金满堂,送到评委席和贵宾席上。

    钱帝师眸见,抬手轻抚胡须,再次担起如针在刺的责任,挑选正在殷殷期盼中大奖的——劳苦居民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闪,腹诽:尔等再多不满,也逃不出本小姐的五指山。

    樱桃粉唇轻启,踱步悠悠蹁跹“众位,现在送到各位手上的是煮熟的玉米,请大家品尝一下,如果有怀疑,不敢吃的,可转给身边或愿意品尝的人。”

    齐帝和鲁阳王相视,转眸,双双唇角一抽,这儿媳妇实在没正行!这金满堂是北延国作为礼物送来大齐国,他们从来都是作为观赏物的,这冷不丁,能吃?

    钱帝师眸圆,,似又好气又好笑,轻瞟了众人眸露的惊浪扑岸之色,抬臂,伸指,轻点几人后,收臂,顺势,左手撩胡须,右手拿起被棒子顶住底端,热气腾腾的金满堂,张嘴,轻咬一口,细嚼慢咽。

    端木老祖瞳眸眯成一条直线,“钱帝师,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,香、嫩、甜、滑、爽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慢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何意,不,不能吃?”音落,可你个老货明明咽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粘中带着甜,甜中带着滑,嫩得爽口,滋味美的实在是醉人,才是正解!”

    端木老祖:······

    丫的!

    他先不吃,看看再说,钱帝师定似中了,贾公子的邪气和蛊惑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眉眼弯弯,随后一黑,眸内极快地闪过一道暗色,切,不吃那拉!本小姐为了挣点银子容易嘛,这可是她苦守空间,卖了大力气种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懂欣赏,不卖种子给你!

    众人看钱帝师吃得那个满足,说得那个好听,嘴角都抽搐的厉害,一国的帝师,有点节操——行不?

    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凑到嘴边,对准轻咬一口······

    钱帝师眸闪,盯着众人手里的玉米,心道:真是好吃,合他胃口啊!赛事结束,定然要再吃一块,哎!不对,好想再吃一根,这份量也太少了,馋虫是彻底的给关大小姐给勾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贾东家,这玉米可是刚才娇耳里的馅料?”

    几个世家老饕,也伸长的脖子,求解答的同时,一双双瞳眸紧紧盯着关锦兰和桌子上的玉米打转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嘿嘿一笑,“不错,您们几位都是行家啊!”

    钱帝师受用,关大小姐这嘴巴就是会说话,连带着把一帮老货都表扬了一把,“贾东家,你过奖了,你这玉米娇耳,可不仅仅有金,玉米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,光玉米口味不一定有这么好,里面有青豆、葱花、料酒、盐、糖、还有我自们密制的香料。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一听,侧头颅,狂‘咳’好几声,来不极放下的手中杯子香茗四撒,鬒角似层层密密的黑线划过,惊得全身汗毛倒立。

    关大小姐这个银疯子,又在做促销,卖香料!提前打个招呼,会死啊?

    几位酒楼的东家恨不得把关锦兰盯个洞出来,玉米、密制香料加这反季节的青豆,青豆?

    又是那一种青豆!

    真是天要亡他们吗?

    不是收了吉祥酒楼,又想吞并他们的吗?这生意真是没法子做了!

    贵宾席上的世家公子侧眸,一脸惊悚地看了眼上官长鱼后,默转头颅,同时心道:又推介香料,这见缝插针的本事,她认第二,没有敢认第一!

    关锦兰看着众人的面色,嫣然一笑,“其实这香料是可以根据各人,不同的口味而设定的,原料,一把抓就有售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