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5章谢谢龙爷夸奖
    屏风里不时传出切菜的声音,食材与油锅亲热相碰的嗞嗞声,大厨吩咐小厨相互配合的声音······屏风里渐渐传出的缕缕香味儿。

    齐帝狭长的瞳眸微眯,兴致勃勃的看着特别嘉宾位置上的钱帝师,轻哼一声,接过陈公公递过来的香茗,低头轻‘呷’一口,面色瞬间又暗了。

    “你试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。”音落,身躯微变,双手接过,轻抿一口,面色一顿,“龙爷,这,这一定是贾公子特意为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就你个老货嘴甜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龙爷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会出去转转,消消食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垂首,齐帝性格多思,旁人怕是难道得体会其中深意。

    思罢,陈公公顺着齐帝的眸色,轻扫一眼,弯了弯唇角,“龙爷,贾东家的还真是有一颗七巧玲珑心,这样的法子也只有她能想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还看出什么好来?”

    陈公公听言,面色一紧,抿了抿唇,“这个,奴才听着菜目现场才能定,所以想着也就不存在暗厢操作,票子自然就会投给做得最好吃的菜肴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这种方式确实不错,光明正大。”

    齐帝闻言,蹙剑眉,眸色深深,他的‘好’大哥竟然也来凑热闹了,这宫出的真是——特别的意思,“二弟,你来了,坐!”

    鲁阳王听言,莞尔一笑,微微侧身,悠然自得地坐到对面的软塌上,看了眼齐帝一身的金色织绵袍,很好心情地抬手臂一伸一倒一呷,蹙眉,放茶杯。

    齐帝见状,眯了眯狭长的瞳眸,“大哥,觉着这茶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尚可!”

    “哦?”音色陡然下沉,指尖饶杯沿,凝语。

    齐帝和鲁阳王这一问一答一出口,陈公公脑子轰的一声响,定是贾公子区别对待了,就这香茗泡出来的茶,内务府新茶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鲁阳王微品,只说尚可,这事——大发!

    心里默默为贾公子点蜡同时,也为自己刚说的话,憋火,自己二了锉事,总得想个办法补救回来。

    鲁阳王爷见状,眸帘微动,轻瞟齐帝的面色,大手微握成拳,近唇轻‘咳’一声,缓缓低沉无奈道:“唉,这茶也就是王妃那里的才比得上。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,垂眸,一时间雅间静谧,细针落地也会有微响之声。

    楼下,屏风内

    噼哩叭啦炒铲子碰锅儿的声音一阵响,第一道菜,在规定的一漏斗的时间里,全部做好。随行小太监手托食盘,探头露身躯,‘刷’的一下子,吸引的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看不到屏风里面的情况,可食物的香气随着炉火四溢,勾得他们肚子里的馋虫一个劲的闹腾。

    人群中不时来小声交头结耳议论声,“六大酒楼真是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就这香味。”话还没说完,竟吞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得行!看你个熊样,好像没吃个好东西似的。”

    吞口水之人,讪讪一笑不好意思道:“光说我,你看你也好不了多少!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六个小太监随行,明面上是负责将菜从屏风里端出来,实侧大家伙心里都清楚,监视的目的实实在在滴。

    眸测,一水儿漂亮的奴婢,仅是站着接过他们手里的菜,都让他们做太监的人,也觉得赏心入目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些带把子的。

    台上台下见状,倒抽了一口气,晃了晃神,心里忍不住再次重新估量,贾东家身后的势力?人才啊!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展秀眉,好在亲临现场,没有缩在雅间内闲适,临时吩咐雨追让大掌柜全部改用最小的盘子盛装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公子,那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转眸看了眼雨追,“嗯,现在人呢?”

    “在雅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派人上去好声招待着。”语调越说越虚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雨追应声,眸如净水,转身躯的双眉瞬时轻轩,混世魔王这是要失宠了!

    关锦兰背身,步调微宽,几拐弯,抬头望天良久,转身姿,迈起虚张声势的小步子,得得往回走。

    天气虽然渐冷,但端着菜肴的奴婢动作却是很麻利爽快,步调飘逸,菜肴瞬间上桌子,全是热气腾腾冒着白雾儿。

    懂行的人心里却如沧澜江之水,翻滚不停往前行,如果不是他们眼睛有问题,就是这一水的奴婢全都是练家子。

    枫林晚贾东家,这实力真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众人心绪百转,面色不变,齐齐举筷,品尝各家酒楼精心烹制出来的美食。

    钱帝师作为特别嘉宾的任务,就是除了品尝美食之外,还要随机在百姓选出幸运五人,一齐品尝食,充分调动现场的气氛。

    贵宾席上的各世家族长,虽然,没机会投票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品尝主食,又能看戏的心情。

    秉持维护自己的身份地位,食不言的规矩表现相当淡定儒雅,静静的品尝难得的盛会。只是,在这样的和谐情况下,总是会有些意外的状况发生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听言,面色微滞,手中的筷子一顿,因为打破这美好气氛的正是他家大哥的两个皮猴子,“哥哥,这肉好好吃,你不准跟我抢。”奶声,炮吼。

    台上台下众人一听,霎时抬头一看,贵宾席上的两个奶娃子,大的也就五六岁的样子,抢食的小丫头也就四五岁的样了,正嫌肉少,抢着自家哥哥的猛往嘴里塞,鼓着腮帮子吃得正香。

    “圆妹,你怎么抢我的肉吃?那我吃什么?”

    上官长鱼一听,这两个皮猴子真是给面子,搞得别人还以为他们上官府,买不起肉给他们吃啊!

    他们俩这到底是有多缺肉,这规矩都学到哪儿去了?

    其他三个世家的人,忍不住好笑,这故意没忍住,就哈哈大笑两声,举筷子继续品尝美食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听音,眸色淡淡扫了眼,一众的损友,“笑点在那里?”

    众损友见状,侧身躯,心情超好的摸了摸腰间上好的玉佩,“就是没笑意,看着这两个年娃娃似的,也高兴啊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哇,哥哥,肉肉好嫩,怎么办?肉肉没有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