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3章 特别嘉宾
    帝城街头众人伸脖子,总算把美食鉴赏大赛给盼来了。其间,通过层层的筛选,最后,也只有六家酒楼冲杀到,最后进行的总决赛。

    枫林晚、醉仙阁、九久酒楼、金口福、丰味居和福幸楼都成为引人注意的目标。

    关锦兰当时为了收服在场的众嫡公子,特意精心挑选请了帝城有名的老饕,负责这次品鉴。

    而这一行事,让一向低调行事的钱帝憋着一肚子气,为嘛不请他?这人临老了,可不就这点爱好嘛!

    于是,钱帝师使出浑身解数,在一个斜阳西下,夜色渐渐漫来的时刻,踩着点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爷爷为难过你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眨巴眨瞳眸,抬头看向坐自己面前一脸儒雅的老人,心道:只要不是问我卡通字是怎么想出来的——就行!

    “您老慈眉善目,为难我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钱帝师一听,瞬间来了精神,顿时白胡须一吹一扬,“那,那个,那个,为何邀请函,怎么就和爷爷没关系呢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微微一愣,随即一笑,气聚丹田道:“您老耳聪目明,我只是怕你累着您。”

    钱帝师听言,拧眉,这样的赛事多来几次,他绝对不怕累的,好哇!

    “爷爷就知道是这样,不过,丫头啊,爷爷不怕累,给个机会?”音落,瞪圆了瞳眸,紧张兮兮看着关锦兰,摆出满脸的可怜相!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满头黑线,不自觉地吞咽口水,想起当初在伯爵伯内举办的晏会,她帮秦珍那个小辣椒作弊的事情,顿时不好意思,讪讪摸了下鼻子,干‘咳’两声这才道:“您老不怕累最好,给您安排个特别嘉宾位置,您老看如何?”

    钱帝师听言,瞪的滚圆的瞳眸瞬间收回,前仰的身躯悄悄往椅背一靠,紧握的双手随即一松,忍不住哈哈大笑两声,抬手高兴一个劲地摸胡须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可真是个聪明人,跟你说话就是省事,可惜爷爷家里一帮熊孩子,也不知道像谁?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话叫她怎么接?

    你们家下的种,自然是你们家的庄家,难不呈还窜种不成!

    钱帝师听不见回音,眸色一闪,老脸瞬间一红,他老糊途了,怎么能拉着一晚辈,咳咳,提这样的话题?

    “丫头,爷爷作为特别嘉宾的事,暂时可不能透露出去,要不然门槛会被人踏破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这才抬起头颅,看着钱帝师臊的通红的老脸,还不忘提醒她的样,栅桃粉唇几抿,阻拦就要盈溢出口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好!我定然记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钱帝师见状,不好意思再赖着不走,稳了稳心神,满脸笑意道:“丫头那天如果觉的无聊,让雪儿来陪你玩,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,雪姐姐样样出翘,我正想找会请教呢!”音落,起身,笑意吟吟,眸送。

    钱帝师见状,暗忙,抬手臂伸手,拿起桌上茶杯,再次狠‘呷’一杯后,“丫头,就是会说话,就这么定了,有空你们俩多处处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脸上终于破裂一条丝逢,“好,只是,我现在拋头露面的,影响了雪姐姐的闺誉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,你可别谦虚,逗着爷爷玩,很有趣?”音落,慢条斯理,再倒满一杯,喝下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眉眼瞬间弯弯成月牙,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,她能说她就是不想交闺蜜,在现代时她可没少被闺蜜黑!

    “行,那我找最近的时间给雪儿姐姐下帖子?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

    音落,这才万般不舍地看了看桌子上面的茶盏,转身踏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===

    夜深,打更声悠然响起三长二短之后,伴着朦胧的夜色,清幽的夜风,一道轻快的身影快速掠过屋顶,落进了忆兰苑。

    关锦兰身在空间若用所感,转身举眸一看,意念一动,闪身出了空间,额有汗珠问道:“查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圣主,属下大意,未曾想到他会隐术,跟丢了。”

    音落,满脸的愧疚和暗恼,功亏一篑,扼腕,跪地,就等着发落了。

    “跟丢了?”

    音落,好看的丹凤眼一眯,压下惊愕的小心脏,几个意思?隐术?这世道竟然还有隐术!嘿嘿······胭脂阁还真是不简单,这样的的敌对机櫊,留着绝对是个祸害!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,没必要再暗中监视,庄内的待卫再加强一分,再多派几个盯着陈国公府!”

    音落,蹙眉皇后倒是护犊子的,她现在还是风椅上的人,她不能把手伸进里面,外面总还有她的人,所以,她只能盯她娘家喽。

    “那刺杀一事······?”

    “自然对方想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那咱们就陪她玩玩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另外,你派几人盯着北延国的烟云公主。”

    丫的,她最近是乖巧消停了,可她这眼皮子跳的厉害,就怕公主脾气瞬发,一个收不住,气急跳墙,跑美食大赛上给她捣蛋!

    明月一愣,眼角抽搐,烟云公主前几天,斗志昂扬日日来圆月庄园下战书,竟给赵世子的人,一把药给搞定,整天缩在驿馆里,不敢露头,专心致志地——医脸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领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,可别再回来跟本圣主说跟丢了!”

    明月一听,身躯一僵,俯首,抱拳恭敬道:“是!”

    ===

    坤宁宫

    “尾巴擦干净了?”

    “嗯!现在手里头的一应事宜,已然化整为零,全部隐藏。”音落,眸色灼灼地看着歪在贵妃塌上的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皇后见状,斜嗔一眼,轻笑道:“啸哥哥办事,本宫最是放心。”音落,拉过一边的轻纱,轻轻地盖住胸前的轻嫩。

    黑衣人听言见状,喉结上下一滑,抬腿举步上前,顺势坐到了皇后的身边,大手一抬,隔着纱衣轻轻的揉捏起劲,音色暗哑道:“烟儿,刺杀鲁阳王妃的事还是往后推推,好么?”

    皇后微收美眸,身姿微缩,檀口轻‘吟’一声,玉臂一抬,攀上了黑衣人的脖子,“啸哥哥······都听你的······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