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0章 你才该闭嘴
    这当间,每家酒楼全都开足了马力,不遗余力的拿出看家本领,在美食鉴赏会还没有开始的时候,用自家最拿手的好菜招待上门的客人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有好几个人在几家大酒楼里辗转,在茶馆的时候还把每次品尝的心得说出来,供大家参考。

    不用说,这几位就是品选者,那几个老饕。

    各种好的食料,美味的山珍海鲜也不断地涌进齐帝城,各大酒楼更是忙着抢先下订单。

    更有些好事者,盯上了枫林晚的进货情况。

    看枫林晚上了哪些食材,以此来估算枫林晚,将会在鉴赏会上推出那些菜肴。

    齐帝坐在上书房里,狭长的瞳眸轻瞟了一边的陈公公,他也爱吃牛肉好不好?不给他吃就算了,私下里举办美食赏鉴会,竟还要他给彩头,关大小姐真是不会尊老!

    现这会,不知何原因,又把他儿子拐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北延国公主看着倒是个挺机灵的,怎么就这么的不得用!

    陈公公见状,上下眸皮子一碰,他伺候齐帝亦有七八年的时间,齐帝的心思,他多少都能猜到一点,但这个绝对不能说破。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给你添点新茶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最近耳边时常听到外面的刮过的风声,禀给您听听?”

    “叽叽歪歪什么劲。”

    陈公公一听,谄媚道:“皇上,贾公子这个的头脑还真不一般人能比的,您看,他这么一动作,不管谁赢枫林晚的名声肯定就会更上一层楼。”音落,小心翼翼竖耳朵,收齐帝呼息之声后,这才继续道:“也不知道,这贾公子的枫林晚会不会像成日享银庄一样,实现什么股份制?”

    齐帝听言一怔,微眯的狭长瞳眸内划过一道亮光后,眸色瞬深,漠然无澜。

    “哼,你到是会想。”

    陈公公听着齐帝这样一说,不由的身子挺了挺,“贾公子有一颗七巧玲珑心,定会明白皇上为国为民的苦心。”

    世子爷的人,还不等余捏在皇上手里吗?

    齐帝听言,薄唇露出一丝似是而非的苦笑,垂首,继续埋头批示永远都批不完的呈文奏折。

    九月尾十月头,天气亦已然开始小冷,雾气变得越来越厚实,白茫茫的一片,万物就像披着一条白色的丝巾似的迷人,让人捉摸不透那云雾中到底蔵了什么,就像人们猜不出哪家酒楼会赢,可却依然挡不住他们的八卦之情。

    像是觉得众家酒楼打擂台还不够热闹,居然又传出北延国烟云公主,天天往圆月庄园跑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一出来,让鉴赏会原本严肃的气氛,又有了不一样的味道,此刻齐帝城,完全陷入一种古怪氛围之中。

    夜幕渐渐降临,漆黑的天空繁星闪烁,纱漫低垂厢房内,随着某女的出现,清幽的莲花香气霎时弥漫盈饶。

    某女慵懒歪靠贵妃塌上,如墨的长发倾泻而下,庶住了她白皙的半边侧颜,一手支着头,一手指尖纤细的捏着起几个葵瓜子,半眯着好看的丹凤眼,愣愣地看着天空好一轮月牙,陷入的思绪的浪潮。

    呵呵-------

    樱桃粉唇弯出倾城的弧度,眸露淡淡的自嘲,这北延国烟云公主,还真有前世——打不死的小强精神!

    闹腾的挺欢快。

    也罢!

    就当生活多了点调料,玩就玩玩,她又不是玩不起!

    收眸,轻启粉唇,“独上江楼思渺然,月光如水水如天,同来望月人何在,风景依稀似去年。”

    “哼,舍得出来了?”

    关锦兰转眸,喃喃叹了口气,这厮,这点,抓的真准。

    “我穿越千里万里一个人来到这片天地,满腹的思绪纷飞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音落,眸内情绪不明,蹙眉看着又开始不着调的混账东西。她难道就不知道跟他道个歉?

    “你才该闭嘴!”

    赵世子:······

    十来天不见,小东西的脾气又见长的!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自己抛下为夫,现又在这里悲春伤秋,又想整什么妖蛾子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当即翻白眼,身姿一扭,妈蛋,这话说的好像她就是搅事精似的。‘咚’一声,直直后仰,重新躺身而下,窝个舒服的位置,免得一会被人发狠扑倒做床垫,面上闭眸,完全当他是隐形人,不存在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好看的剑眉微挑,随后笑意流淌,这画风才算正常,不再把他当上官看待,只要她全心全意都是他,他点丁不介意,就这么宠着她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你这么不欢迎为夫吗?”音色淡淡,隐含此许的戏耍。

    关锦兰瘪嘴,暗内开始吐糟:丫的,又没正形,跟她使美男计!

    拐题,必须拐题,不然定会给他收拾的渣都没有,嘿嘿,就她的,再说烟云公主这朵烂桃花,还不是他惹回来的,眯眸偷开一道门缝儿,轻瞥他一眼,霎时收回眸色,撅嘴道:“我们还没大婚,所以不要为夫,为夫的,听着甚是刺耳。”

    音落,开始计数,他这个画风,能保持几息?

    她——想狠狠地治治他的臭脾气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内似有清冷的光泽在缓缓流动,磁性的嗓音略稍暗哑,不咸不淡道:“你还敢发脾气,到底是谁应该有气?”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见状,一脸的黑线,“好好说话,挤什么挤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,爷就扑!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那朵烂桃花,你准备怎么办?”本小姐识相,话题准备的好好滴,硬挤进来就挤进来,总比被人压着舒服。

    “留着给你打发时间正好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那只眼看到她,闲的要靠他的烂桃花,打发日子了?

    “呸,本小姐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”嗯,这处的规模应该收收了。“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收收?

    你当气球呢,觉得码大了,就往外放气;码小了,再往里面吹点气。

    “你、把、手、拿、开!”话音儿一落,厢房内空气凝滞而稀薄,静谧的有点悚人。某女瘪嘴,就知道这厮画风保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被爷收拾一下,你就不踏实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