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9章斗厨前事
    上官长鱼抬手接过,众公子忙起身,伸出长劲鹿的脖子,势要一堵为快,这种有面子倍而棒的事,如果能占得一席位,肯定能入家里老祖宗的眼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一看,眸测,爽快道:“本公子,这里是一点问题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端木司马一看,心沉,但好赖还有自家爷爷的名字,当下抱拳,“本公子也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温子安面色微僵,桃花般的眸子灼灼,他和端木府的粮食问题还没谈拢,私下进行可能是不行了,现在看来只有通过齐帝,买贵价粮了。

    关锦兰——这招釜底抽薪,使的真好,果全打在他的七寸之上。

    他先前还略有猜疑,她为何突然放了端木府一马?竟然真正是为了对付他!

    关锦兰眸色轻扫温子安一眼,“各位朋友,这事自是我们齐国之事,就不好麻烦歪果仁朋友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歪果仁?侧身子,强忍笑意,轻‘噗’一下,唉,还是没忍住哈,失策,唯一的美中不足。北侉子心眼不会这么小,秋后算账吧?

    温子安一听,呼吸一顿,面色尽沉,“自是朋友,为何要巨别对待?”

    “我高兴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,真是好样了!”音落,唇角犀利地挑起。

    “谢谢表扬!”语气,甚是谦卑得体哈。

    温子安听言一怔,暗道:关锦兰这小妇人,果然是个混不吝,刁钻的角度实在是超出他的想像力。

    赵世子心里憋着一肚的闷气,闹心的小东西,还真是没心没肺的很,自他从北延国归来。

    她表面上对他贴心暖情,每次他一发作,她就似伺候上官似的,一个劲的言语恭敬,实则上她的心却一直往外飘,他大度,原谅她。

    谁让那个该死的混蛋,是他惹回来的。

    他稍稍主动靠近,她就惊恐失策,思及,如刀雕刻般的俊脸,瞬间寒风冽凛,一撩衣袍,拉着某女直接就走。

    关锦兰瞪眼,合作意向刚刚谈好,不是应该喝一杯,顺便把合约签了,再庆祝一下吗?

    这,又发什么邪火?

    一时间摸不清他的火眼从何而来,只能任他拉着直接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顿时傻眼:混世魔王真是三国最为桀骜不驯,脾气怪癖的令人发指,实属当今三国最难伺候的人。

    相视无语,不敢背后编排,互相拱手礼,各回各家,各找各老爹,一脸荣光的刷脸!

    关锦兰眉眼弯弯,暗内吐糟:翻着花样把某男骂的五光十色,举眸狠瞄一眼,嘟囔道:“你做什么呢?刚刚这行为,实在是太拉风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额角青筋瞬跳,欠收拾的小东西,“怎么,还没聊够,还是没看够,爷让马车再驶回去?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樱桃粉唇霎时抿成一条直线。这情景是不肯善罢甘休了,怎么办?要是以往,一早就手臂一抬手一伸,拉她进怀里,劈头盖脸猛亲一顿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会,却像个修行的得道高僧,岿然不动啊!

    这要哄,得哄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“还不自己爬过来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猛吸一口气,特么的,泥人还有三分火气,葡萄似的眸珠子滴溜一转,讪讪轻笑两声,意念一动,果断遁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俊脸一僵,心里瞬间郁积成海,却不能冲着空空的车厢发脾气,只能把一腔怒火发泄到调查胭脂阁的上面。

    从此十日内,关锦兰一直躲在空间里,扯着莲花不停的过招,修炼!再修炼!

    空间外

    齐帝城众居民又被一重磅消息,激的如同新打了鸡血似的,端的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只要有人的地方,就有人谈论,暗地更是商量着猜测着,哪家酒楼会脱颖而出夺得头魁。

    他们也好跟着后面买马,借机喝点汤头。

    赵二公子在蝶梦谷强闯花魁晴儿闺房一事,还有北延国烟云公主想和忠勇伯爵府大小姐二女争一夫的事,霎时消失在人们上下一碰的嘴皮边。

    大家齐齐,忙压庄!

    离鉴赏会还十天的时间,齐帝的一道圣旨,更是让众厨师们激动不止。

    皇上竟然派人宣布,这次美食鉴赏会最棒的菜肴将会呈到皇上的餐桌上,如果皇上满意了,将会为得头名的厨师编造食谱。

    朝臣权贵世家一听,这下子全都调动了,一个个争相忙着晏请,打讥讽,誓要弄清这股子狂霸龙风,为何会刮起来?这里面有没有那个混世魔王在里搅和?

    众居民一看,竟然又多了一个机会,忙安排自家婆娘,悄悄地盯帝城几个最大的酒楼,看看能不能探点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茶楼酒楼的生意也跟着越发的红火,于是否,大家齐齐感谢枫林晚贾东家,默念:贾东家你真是好人,牛人啦!

    太子府

    太子赵翰阴着能滴出墨的脸来,手臂一挥,厅内的瓷器通通换过一披新的不说,更是有几个千娇百媚的小妾,很是好好地享受了一顿,有节奏的板子‘拍’肉声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就是入不了她的眼?

    就为了维护赵烨那个混世魔王,竟给他下了排气丸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参见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通过消息,赵世子这段时间一直都宿在监查司,晟公子自一把抓药铺开张之后,就没出过风林晚。”

    “再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驿馆

    烟云公子一脸的阴郁,瞳见剩下的时间已然不多,她竟再没能找到机会和那个混世魔王再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上不了台面的伯爵府大小姐,连个人影都不露。她堂堂一国的公主竟然给人无视到如此地步······

    还真是好笑的挑起她战斗的兴趣,得想个什么办法,再能激的她七孔冒烟似的冲出来呢?

    一把抓药铺秉承宗旨,是为普通老百姓看病,只收草药钱,而且,病好得出奇的快。在别的药铺抓药,要吃五副的药,在一把抓只要一副就药到病除了,更何况还有现成的药丸,竟连煎药都省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一把抓药铺在齐帝城也打响了名声,声誉在以口口相传的区势之下,不停的往周边漫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