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8章 媲美六艺之首
    赵世子垂眸,一脸嫌弃地接过,薄唇轻启一口,侧头颅,视线落在关锦兰身上,神色莫测,“贾公子此等才艺,完全可以媲美六艺之首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是,谢世子爷夸奖。”音落,生首,龇牙咧嘴,丫的,真是欠扁,不损人,会死啊!

    “看赏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特么的,一早就没完没了的搞事?

    本小姐真心烦,不伺候,侧身,转坐姿,身子微僵,入眸是他俊颜低垂,风儿轻撩他墨发拂过他的脖劲,某女鬼使神差开口,娇嗔出言,“你看着做什么,还能生出花来不成,再说凉的味道就没那么正。”

    赵晟闻音,净如春水般的眸色泛着莫测的墨漪,全心接纳她的此刻的神色,埋藏于心底深处,温雅一笑道:“······好!”

    音落,院子内,空气一窒,气压低至零点,莫名的寒意,瞬间爬上每个人的心头上。

    温太子桃花般的眸色炯炯,看着如意亲自端过来的烤串,“独乐乐,不如众乐乐,想来世子和晟公子不会拒绝本太子的加入吧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收眸,抿唇,忽视他眸似有千言万语的叙意,犯‘瞪’一眼不请自来,捞过界面的温子安,转身子,坐的毕直,态度相当的端正。

    她——刚才绝对被鬼上身了!

    赵世子侧眸,神情莫测,音色淡淡,“请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瘪了瘪嘴,莹白如玉的青葱般细双手纠缠,交插相握,相互挤压打架后,耍无赖似地拿起一烤串,塞进赵世子手里。

    “爷,你等着,我给你配了私货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怔了一下,好看的剑眉微蹙,薄唇微勾,看着跑的比兔子还要快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心中方默算计数,那小东西会不会遁走?

    “看看,味道可好了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就这个?”音落,不满,去时如风,回时如电,还不如遁走。谦弃轻瞟一眼,沉眉,糯米酒?私货?欠收拾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面色一僵后,扯唇微微一笑,“这烤串本来配啤酒才是最好的,可惜了,不过能有着冰酿的糯米酒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倒满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哦!”

    音色,硬邦邦的不爽啊!丫的,自然谦弃,为何又要倒满?

    赵世子举杯接过,薄唇轻抿,放杯,“都收起来,送到鲁阳王府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公子垂首,出门没有察黄历,今天就不应该出门,大凶之日啊!

    赵晟挑眉,伸手臂强抢过,启唇一口喝下,唇角笑意微滞,他为何会做出这么沉不住气的事情?净如清流的眸色潺潺,似有一川如水月色,就要从那对瞳眸内急然泻于某女身上。

    关锦兰扯唇,樱桃粉唇轻轻翘起能挂几斤重的油瓶,呵呵······轻笑两声,这下好啦!小心脏瞬间满足的。她这好好地什么都没做,水性扬花的标签又亮丽的好几分啊!

    这事——真是挑人心弦儿发颤。

    温太子见状,挑剑眉,动作似闪电般地落在桌边的酒壶之上,‘砰’,凭空伸出两手,同时动手打翻。

    温太子皱眉,“赵世子,晟公子,两位何意,这就是你们的侍客之道?”

    赵晟一愣,笑意温雅,似三月春风拂过湖面轻盈回旋,“失态,实在是太好喝了,对不住了,本公子也没抢到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眯眸,冷冷眸色幽然生波,如刀雕刻的俊脸面上,自是一派悠闲的神情,桌子底下,随势抓着那小东西的小手不停地划圈把玩。

    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瞬间瞪圆,樱桃粉唇抽搐,这两个人今天是闹哪出?这么合拍?这画风,绝对不的正常!

    众世家公子,垂首,吐气,一时之间不知都在想什么?

    成灿眸闪,面如烧的几百年都没刮过的黑锅底,因他这桌是三百两的,那该死的奴婢,竟然硬生生地剪断,每串只给他留一块。

    抢?

    抢个屁?不争气混账玩意儿师弟,真心丢人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红,悠然收回被握的小手,丫的,臭流氓,竟然在她手心里画春宫图?

    抬臂,伸手,撩额前调皮的发丝,轻‘咳’一声道:“各位朋友,主食也品尝过了,下面,本公子就说说计划案的事。”

    众世家公子闻言,轻吁一口浊气,抬头颅,暗道:贾公子,俺们等你这句话,等到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想在枫林晚举办一个美食鉴赏会,诚邀各大酒楼参加,而且言明请来品尝主食的人,必须是齐帝城最有名最公正的老饕。”

    众世家公子一听,锁眉,相视,无解,这事跟他们关系真心不大啊!

    可以走人不?

    如果,硬要说这事跟他们有关系,不过是帝城多了一番热闹的景象,酒楼界,呀,不对,他们家族的物业,也是有酒楼的。

    这事,跟他们绝对有关系啊!

    所谓美食鉴赏,其实就是——斗厨!

    枫林晚这么一邀请,齐帝城的酒店要是隐避不出,不就说明他们怕了枫林晚,这名声一传出去,还有几个人愿意来他们的酒楼吃饭?

    关锦兰顿了顿,“本公子想立个彩头,当然,如果可能最好咱们在赌场里设个庄。”

    众公子一听,瞬间像被打了鸡血似的,热血这个沸腾哈,这女,呃,贾公子的脑子就是好使。自家酒楼赢了,他们在自家父亲面前有面子。

    在赌场设庄子,他们自己的荷包绝对空前的饱满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就没想到?

    端木司马见状,后背莫名出了一身的冷汗,暗里轻推上官长鱼,没办法,上官府现在是四大家族之首,这样的事最好由上官高府牵头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收回恍晃的思绪,侧身瞄了下赵世子和赵晟,脑袋急速启动,猛一顿剥茧抽丝,暗叹:这斗厨的地点,他们绝对挣不来,肯定落在枫林晚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挣老饕的位置,正所谓朝内有人好做事,自于做庄的事,那根本就不是个事。

    “贾公子,不知道会请哪些老饕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接过如意递上来计划案,“这里面是我写的几位老饕的名字,各位,你们看看可还满意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