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5章 病的不轻
    烟云公主挑眉,忍不住出言讥讽,“妹妹,这就是你给我们的回礼?新吃食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轻‘咳’了一下,长而卷翘的睫毛如羽扇轻闪好几下,转视线,“温公子,这位······何人来着?”

    温子安一听,轻扯了下嘴角,“贾公子,这位是舍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蹙秀眉抬手遮阳望天后,无奈收眸,“温公子,你妹身体不适,就不要带出来了······得治。”就不要带出来丢人,现眼。

    温子安听言,眸色多了几分深幽,“贾公子过虑,舍妹的身体自小就好!”

    “哦,那她这是什么意思?”音落,抬手,动食指在太阳穴旁边打圈回旋,冷笑一声,轻瞟,翻白眼。

    温子安见状,顿时好气又好笑,什么叫睁眼说瞎话,他算是狠狠地开了瞳界,偏偏佳人,丽色清奇,魅惑诱人,音色更是生了钩子似的,香软甜腻啊!

    眸转,看着众人故意低头品香茗的样子,喉结不自然的地上下轻滑几下,他不能在此时拂她的面子,断了今后的情缘。

    “烟云,你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烟云公主见状,眸闪,头皮发麻,瞥嘴就来,“你怎么可以这样,齐帝伯伯可是说过要给我们俩一起赐婚,一起嫁给······嫁给······”话不说完,含情脉脉看着从头到尾都没扫她一眼的混账男人。

    赵世子脸色一沉,寂静须臾,忽然莞尔一笑,抬臂伸手拿茶杯轻‘呷’一口,静等小东西仗势欺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樱桃粉唇几抿,沉默?这是,随她怎么玩?嘿嘿······那就来吧!丫的,不愧是从皇宫里斗争出来,到是会利用机会,想造成既定的事实,竟然还想做正妃。

    妹妹?

    让她做小妾,真难为她能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病的不轻,人格分裂症都出现了。”音落,蹙眉,我去,火急火撩地拉着某男出来,竟忘贴喉结,这下子全都穿帮了,可是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明白人,哪个敢出去胡咧咧一句试试!说的她也不承认的——好哇!

    烟云公主一怔,脑袋反子一阵轰响,直接给气懵了!

    她可是公主,公主!知道不?谁敢在她面前如此讲话,更何况还是污灭她,真是岂有此理,张嘴刚要驳斥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樱桃粉唇上下嘴皮子一碰,果断出言,紧握主动权,铿锵有力道:“我当时是看你可怜,才给你一个机会,免得你一个想不开,刮腕子,吊脖子,吞毒药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烟云公主听言,满脸胀得通红,鼻翼外扩,双手紧握成拳头,‘嗖’的一下子转身姿,眩目欲滴地看着赵世子,“世子,你看看她,难道让我一国公主做侧妃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妈蛋,这语气,嫁定的是不?好看成丹凤眼瞬眯,直射那个臭混球,抿嘴,磨牙霍霍准备宰糕羊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神色微怔,青天白日,众目睽睽之下就敢他摆脸子了!可是,他该死的喜欢,收眸,腹诽:不能让小东西知道,免的她的小尾巴翘上天去。

    侧身,冷哼一声,狭长的瞳眸冷冽轻瞟一眼,急急移开,“以后见了本世子,你最好绕路走,不然后果,自负。”

    烟云公主见状,唇角不受控制地抽搐,腹诽:她是什么脏东西吗?什么眸色,还真当他是香饽饽。

    哼,两旁双手紧抓裙角,免得忍不住翻白眼,开口找人揍他。

    众世家公子一看,垂头颅,一国的公主自是不能做侧妃,但也驾不住你自己上赶子,这个能怪人?

    不能!

    只能怪你自己贱!

    不过,北延国的风气彪悍,儿子可娶老子蔗母,兄弟互**妾如平常事,还真是不好说。

    烟云公主蹙眉,看着周围的世家公子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,质疑、不屑、鄙视、嘲笑······瞬间硬咽,一语未出,便已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关锦兰眉眼弯弯成月牙,心里比胜利的手势的同时,深吸一口气,妈蛋,神情气爽啊!咦,不对,鼻翼微动,轻吸眯眸,嗯嗯,除了前院偶尔飘过来的药味儿,怎么还多了一丝若用若无的辣椒味儿。

    眸色微扫,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烟云公主,嘿嘿······抬手捂唇,笑得如一只偷腥的猫,心思如电闪,眸珠滴溜一转,纯良无比收笑意。

    垂首,看脚尖,自然你丫的爱装白莲花,就让你再多装·····嗯,我去,差点给她带沟里去,她这一串的正事,还没办呢?

    “温公子,舍妹并不在我的邀请之内,我可不想因为不必要的人,耽搁了我的正事。而且,我看令妹真的病的不轻,你还是赶紧带她回去,找个医者好好看看,别拉下后遗症的。”

    温子安听言,桃花般的眸色炯炯,一抹暗光极快的划过,这是赶人?赶何人?忍不住轻笑一声,“你先回去!”

    烟云听言,垂首,心中怒火腾腾的往上窜,她为谁才会如此行事?这还没成功呢!就开始卸磨杀驴的。

    抬脚跺脚,泪珠横飞,语不成调,“我···我···我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温子安眸色微闪,抬手示意身后之人跟去看看后,一脸笑意地坐了下来,实则心里恼火的狠,却又舍不得难有的机会,一股子邪火只能暂时按下,着磨着是时候去看看那个小女子。

    在她身上发发心头的邪火,再让她跪在两腿之间,好好伺候他一回,这才是正理。必竟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,他倒要看看,滋味儿到底有何不同?

    周妈妈撇嘴,臭侉子,一股子酸味,满头珠贊就当自己是仙女了。你在我家大小姐面前,就是一堆臭狗屎。

    我一个做奴婢见着都想绕道走,竟然想抢她家大小姐的男人,真不是个东西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挑秀眉,最是惹人嫌的终于走了,她也是时候办正事,抬手捂唇,轻咳一声,吸引众人的注意力,“各位,这第一道是用牛劲肉做肉馅饺子,一千两的每人两块······”话儿没有说完,斜视,继续开口,“三百两的那桌的三分之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