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1章脂胭阁
    他们是江湖的人,从来不和朝廷扯关系的。

    心里惊愕如巨浪翻滚,瞳眸开始散涣,全员覆没了,全员覆没了!

    大阁主为什么要这样的生意?这不是让他们送死吗?你不仁休要我不义,反正他现在也是没有武力的废人,又不知吃下什么样的药丸?

    “放,放,放过我······我们都是胭脂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我和四阁一直在南蛮国活动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要交代,交代说不定能死的痛快一点啊!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蹙剑眉,抬手,劲气划过,直接封穴。

    黑衣人瞪眸,衷求地看着关锦兰,满眸恳切,却无法动弹,伤的处的中毒的位置,好似被千万蛇同是开咬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侧眸避开视线的相碰,蹙眉看向某男,《脂胭阁》是个什么单位?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惹上脂胭阁的人了?

    “还没查清呢!”

    赵世子薄唇轻抿,垂眸,居高临下的看着脚下的黑衣人,手抬,‘啪’一声响,冷冽气势扑天而来,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和四阁主收到大阁主的信息,是今次接的大单,所以再千里迢迢从南蛮分阁赶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本世子的命是你们能动的?”

    关锦兰扬眉,不说话,静等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听,身躯一抖,身下溢出一泡浓汤,瞳眸瞪成死鱼眼,他不怕死的,但是,他怕受尽折磨而死。

    世子?又称烨的人,可不就是传说中,爱做木乃伊、爱做人皮灯笼、爱解剖、爱抽筋······啊啊啊!

    竟是那个混世魔王!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眸冷,手臂一抬,抱住发愣中的某女,脚尖一点地,弹身去到上风之处,抬臂一挥,黑衣人连滚八圈,再停住收势。

    懒得再看黑衣人,反正,他给他留置一条尸体,也算是仁义。自上奇毒已然发效,再加上奇淫春药,龙不倒······

    一个死人,他就大度,就跟他计较了。

    脂胭阁?

    他女人的主意,是他们可以打的?

    而且,竟然能找到这片专属于他的领地,这就不得不引人深思。

    关锦兰瘪嘴,拿下放在她腰肢上越来越紧的修长大手,“说话!”

    赵世子转眸,不咸不谈道:“一个装神弄鬼的机阁。”

    “装神弄鬼的机阁,竟然能起这么好听名字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音落,人跪。

    “哼,好好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音落,冒汗,“主公,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奸尸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是!”

    “打发人去义庄,弄个干净点的乞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心头一跳,想到黑衣人身上的药效,不自觉的吞咽口水,“那个,天亮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狭长的瞳眸瞬间深邃,薄唇紧抿,看着眸色晶晶亮看他的关锦兰,手臂一抬,自然无比的再次圈进怀中,踏上的马车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,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今天可是药铺开张的日子,怎么着也得过去看看。”音落,垂眸,天大地大,不及挣银子大。

    有厚礼啊!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挑剑眉,眸内划过一道暗色,看她这个样子,确定没有上次杀人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薄唇微勾溢起完美的弧度,悠然无比往软塌上一靠,“嗯,你忙你的,不用管爷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樱桃粉唇急抿成一条直线,腹诽:不会连她受的礼都要刮一层吧?

    那个,要不要撒个娇,求放过?

    “今天的天气真好!”

    “爷累了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不接招,就不接招,大不了到时比速度,‘刷’的一声收进万能保险柜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那药那来的?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不是累了吗?

    “嘻嘻······也就是一般的药,不过是加的里面的水制成的。”音落,讪讪,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哼,爷看你身上的宝贝不少啊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头摇成波浪鼓,“那有,这不是药铺子要开张的嘛,总得有点镇店之······宝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满头黑线,唇角抽搐,奇淫春约龙不倒,镇店之宝?

    “混账的东西!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侧眸,撇嘴,好吧!又多了一个称呼。混账就混账,又没逼着让谁买,再说,她又不是这一味药。

    “那个,药瓶呢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瞬间笑了,饶有兴趣地看着关锦兰,压低嗓音道:“如若爷不给呢?”

    “别闹,可以循玩利用,节省成本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侧眸,翻身子,假寐!

    ===

    黑衣人完愣,看着马车辘轳一圈圈的转动行远,这才眨了瞳眸,‘奸尸’这两个字,还在他脑内打转,轰隆隆直炸的全身哆嗦抽搐,他很想瞳眸一翻,彻底的死过去。

    可身上的药力拼命地提醒着,他更本不可能避过**的奸尸日,“杀死我,杀死我!”

    “老头,不急,主公仁慈,临死都让你心满意足的上路,你还叫嚣个屁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兄弟,在下袖口的袋子里,有几千两银子,给你,给你,只求,你能让在下死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哼,老头,你可真是不老实。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阿南侧头,主母自来雁过无毛,兽过留皮,身上有银子?思罢,欲一脚踢飞,可入眸是黑衣人惨不忍睹的样子,果断收回抬起大脚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“老头,美人来了!”音落,手一挥,退开百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黑衣人一看,瞳眸瞬间瞪铜铃,竟然是一个满身化脓恶臭千里的男人,干净?美人?胸口一甜,张嘴一口毒血喷射而去。

    圆月山庄

    两人好一顿收拾同时,某女免不了又被某男吃了豆腐,急急用了早膳,某女生怕半途又闹出什么妖蛾子,火急火撩拉着百般不愿的某男上了马车,直往城东药铺而去。

    “呀,怎么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“你又让人做宣传了!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就让阿东找个稍稍宣传了一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