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0章心潮澎湃的尤物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幽深莫测,如刀雕刻般的俊脸骤然一变,身形忽转,一把青剑生生舞出龙吟之声,狂肆的寒意凝洁的雪花,变成漫天的冰锤子,‘嗖嗖叮叮’碾碎对方的光膜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惊见,微呆滞一秒,手中长剑一抖,胸口一疼,旋转翻飞不定的冰锤子,时下时上的带着惊人杀机,勃勃生机地钻透光膜,穿腔而过。

    这两小东西,花样倒是不少!不过,还是太年轻了,内力劲气一个凝滞,也就随着他们玩了。

    大阁主,这次到是接了不错的生意!

    “大胆,还不快过来救我,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惨烈的求救传出,人也浑身抽搐,‘咕咚’一声,从空中直直掉落湖泊,点点的红润斑斓,润染清澈的湖水,顿显格外的刺眼。

    两人听言,眸显复杂之色,身躯同时一晃,圣女,如果就这样死了,嗯,高兴,谁让她平时眸长头顶,对他们是种种劣迹,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唯一,可惜的事,不好向大阁主交代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们如果成功抓到一个,那样的话,他们手里就有了筹码,大阁主那里也有了交代。

    关锦兰瞳眸微缩,鼻翼处是浓浓的血腥之气,脚尖一点,枫叶簌簌飘落,“又来俩人?”

    “嗯,累不?”

    “不累!”

    哈哈!

    “无知年轻小辈,尔等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惊羡,不是男娃子,竟是一个倾世的小美人!瞅瞅,这么娇媚的劲,咦!眉间竟然还未打开,这媚惑人的劲是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名器?

    对,绝对是传说的名器!心痒顿时难耐,争切想破解,到底属——保种名器也!

    这样的宝贝娇人儿,千人之内也不见的有一个,他可不舍得杀,应该要留下来好好享用,吸收她的阴元,来增强他的武力。

    眸色顿深,瞧那小腰肢,纤细柔软不堪一握,真正是可以任意折弄,就算回旋式也必不在话下,真真是个撩人——心潮澎湃的尤物!

    两男,神色异样的浮动,对视一眼,电光火石般达成意识,忍不住‘哈哈’大笑两声,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个嫩的能掐出水来的青苗子,真是各有各的好呀!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狭长的瞳眸溢出的暗红色,惊天的自制力自然瓦解,这俩该死的蛆虫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帘微动,秀眉紧紧皱了起来,手臂微动,拉住,轻言,“一人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音落,长剑再次出鞘。

    关锦兰吸气,再次举起的手中的玉笛,莲花花瓣在笛意下,瞬间变换成密密麻麻的长线,快如闪电般地朝着黑衣眼晴戳而去。

    两黑衣见状,脚尖借力一点地,身躯一左一右,眸视杂乱繁杂地弹开的距离,嘿嘿······好厉害的小美人!

    “小美人,你可真是够劲,自然喜欢玩,老夫就先在这里和你,好、好,地,耍,上,一,耍!”音落,淫笑!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全当他放屁!

    熟练地吹奏笛子,崔着莲花花瓣似长了瞳眸似的,朝着黑衣人的身体各个要害部位飞去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想不到你竟然这么急色,撩的老夫现在就想办的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儿一落,骤见高空,下起了不得的花瓣雨,霎时内劲气外泄,快若惊鸿的飞躲同时,皱眉一僵,侧眸一看,右肩被那莲花花瓣轻轻擦过,留下一道深深痕迹,鲜红顿溢急染衣袍。

    黑衣人眸沉,面抽,还是个厉害的猫儿。够辣!他喜欢,这样的有性格,压在身下才最能满足的他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抬手,‘啪啪’两声,点住受伤周围的穴道,心思电闪,他离武神就一步之遥,他还就不相信了,他降不住她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,本阁不介意奸尸!”

    音落,拔剑微挑,抖出几朵妖艳的剑花,全身亦笼罩在灰色的剑气内。

    赵世子分心,眸见,心颤开口提醒,“兰儿,当心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挤眉轻笑,扭身躯飘飞,原本拽得成二五八万似的黑衣人,忽然一个卟跄,左手抓着剑急急撑着地面,单膝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惊愕,额有汗珠滚落,再次侧眸,龇牙哆嗦一声,右肩伤口处,渐变成了蓝色,爆吼:“小贱人,你下毒!”

    “切,你全家才是小贱人呢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,解药!”

    “呸,解你妹,榆木脑袋,个棺材瓢子,兵不厌诈,真是蠢死了,没听过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一听,老脸通红,心如鼓击,榆木脑袋?个棺材瓢子?兵不厌诈?真是蠢死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怎样,才给解药?”音落,咬牙切齿般,旋转身躯冲向赵世子那边,‘扑咚’半途直接摔的个狗啃屎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见状,忍不住朝天翻白眼,鄙视轻呵呵两声,说他不蠢都没人信,瞧!这不就上赶子找死嘛。竟然想抓混球来威胁她。

    哼哼!

    想要解药,别说门了,就是窗户纸都没有。

    赵世子心口怒火翻涌,沉郁之气满溢,手中青剑骤然脱手,‘嗖’的弹出,呼拉的剑吟声冲破云霄,刺开刀意强霸气场,将他逼落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黑衣人身躯一晃,急转欲避开锋利的剑意,后背骤然一疼,口中顿溢腥甜之气,浑身僵硬,呆然,眸冷,‘啪’一声,遂然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“奸尸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,不,口误,绝对的口误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喜欢,本世子就成全你!”音落,抬腿,‘咔’肋骨折断的声音,抬手,拆卸黑衣人的腿骨骼后,这才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药!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樱桃粉唇几抿,闻言,急急催动意念,递过一红色药瓶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冷冷接过,眸色晦暗难言,转眸,手指一抬一弹,直接打进黑衣人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本世子现在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黑衣人一听,卡在脖子上想催吐的老手一顿,眸色瞬间灰白,心里恐慌,世子?那个世子?他竟然是世子,那大阁主到底是为什么要接下这样的生意,这不是让他们送死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