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9章 你竟然下毒
    关锦兰侧头颅,人精个呸!

    她要是人精,怎么就没发觉他的衣袍和她的不同。

    啊啊啊······刷刷刷······人影弹飞,枫叶摇曳,呼声连连。

    关锦兰:我靠!

    厉害的我得药,只短短接触,他们脸上的皮肤和身上黑色衣袍,都在以眼见的速度,溃烂**。

    “好不要脸的妖女!”

    音落,空气微滞,掌风破空,密密簌簌扣顶而来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两掌要碰一连三击,劲气霎时缤纷,山谷震荡,衣袍撕裂的儿的狠狈。

    关锦兰心里咯噔一跳,好看的丹凤眼瞪的滚圆,手臂一挥,一道幽香清冷的劲气随即飘飞过去,

    红衣女步调刚稳,眸见迎面而来的劲气,唇角流露出深深的不屑,随手一拦,身躯顿晃,踉跄后退,脸色瞬变,手臂上传来一阵阵酥麻的刺疼。

    “妖女,你竟然下毒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眸色沉冷,妖你妹啊!为何不敢下毒?有病,侧头,音里隐不住透出几丝慌乱,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急,不过一个伪武神而已。”

    音落的同时,手臂一抬,再次将关锦兰护在身后,抬臂轻擦,唇角溢出口鲜红的血丝,如刀雕刻的俊脸上却露别样的笑意。

    原来被小东,小兰儿关心是如此美好的感觉!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音色冷如寒冰砟下,兵器相击,发出响彻云天的刺耳声。

    关锦兰抿了抿唇畔,好看的丹凤眼似有股酸涩的泪意,倒流入心田,再像身体各处扩散,疼的她全身泛力无比。

    她自然已经踏上这条路,就没有退缩的理由,不能因为自己潜意识内不想杀人,累的混球为她受伤了!

    伪武神?

    什么时候,嗯,慢着,伪武神是个什么东东?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谁,又为何要伏击我们,今天本圣主都要送你去喂鱼。”音落,脚上的步子飘逸,身姿弹飞的空隙,往赵世子手里塞进一药瓶,挡在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面沉眸冷,现在才吃药,不会太迟了嘛!眸冷视线渐渐浮现点点亮光,如看死人一般的兴致无趣,凭他现吃什么灵丹妙药,也不要指望能从她手下逃命!

    思绪辗转,朝空中悠然抛出一物件,‘砰’一声炸开,瞬间发出蓝色妖治的迷烟,潺潺地消散在空气内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心中一跳,这是又要招帮手了吗?

    好呀!

    竟管来,她的音波功,最是适合团杀,意念一动,一支碧绿的翡翠玉笛横空出现,脚尖一点,如墨青丝随风飞舞,轻拂额前,笛靠唇畔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见状,秀眉急蹙,什么鬼?

    关锦兰眯眸,脸上溢出一抹奇亮的笑意,而后缓缓地闭上的瞳眸,唇畔微嘟,通灵的悦耳的音韵,顿时钻入人的耳鼓,层层叠叠的莲花花瓣随着音色,似精灵般轻盈地朝对面的红衣女子飞去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见状,唇角微抿,这是什么功法?她没听说过,一时间心绪难明,竟升羡莫抢夺之意,抬手挥袖,红色丝带免不的留下几分力度。

    花瓣随音,满天飞舞出不同的图形,红袖丝带临风飘动,优美潇洒捻着各种的弧度,径自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红衣女子见状,身躯一震,心里的惊愕的同时免不得升起更加烈的沾有**,手中的红袖丝带更是加快的速度,舞出成朵成朵的浪花。

    笛音潺潺,忽而变调,莲花花瓣应声变形,瞬间变成一个不停旋转的巨大的龙卷风,快速地溢起疯狂的阵阵飓风,如一条从天而降的巨龙,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噗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刺啦一声响,连续爆炸似的响声,肆虐撩拔大地,卷起成片的枫叶随风空逝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胸腔急喘,出于到危险的本能,加紧的舞动着手中红袖丝带,阻挡瞬息万变的莲花花瓣,略将讨人厌的莲花花瓣绞成万千碎片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秀眉微蹙,随即眸色一闪,身子飘逸,长袍顿随风飞溢,笛音更是婉转通幽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眸深,心里骤然发紧,虽然没有练过笛子,也不懂音波功。但此刻,她又发现的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,每一个笛音响起,都似落在她心跳的频道上,笛子每奏出一个音符,她的心就不由自主跟着跳动,而且有越来越快之势。

    心焦,将红袖丝带舞成密不透风的圆桶,还是不能阻拦花瓣形成的风爆。

    关锦兰莹白如玉的青葱般手指,还在不停的按阒音孔,熟练的安着笛谱,潺潺地演奏,音韵儿时慢时快,欢愉的像七八岁的孩子在闹脾气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抿唇,眸色里溢起丝丝无耐的愤怒,她的心真是撞鬼似的跟着七上八上的波动。

    极其不舒畅的感觉,直惊的她心似车辘轳转个不停,这种自己做不了自已主的感觉真是遭透了,更何况她还要面诡异的莲花花瓣的攻击。

    这时——她后悔了!

    其实,她的实力并不能完成这次的任务,但是,当她眸前是阁内一年耗费之资,她动心了!

    阁主曾经赐给她的一颗提升功力的药丸,她信心满满,深觉这次定能圆满完成任务——得阁主的另眼相看!

    心绪翻涌,还是要生生硬压下来,沉着的应敌。不然,一切都是水中月,镜中花而已。

    笛音潺潺如流水般绵绵不绝,时而高亢激昂,时而轻逸着莲花花瓣变换着队形,逗弄着红衣女子的红袖丝带不停的纠缠,此起彼伏,纠缠地拉不开距离。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瞳眸偷空轻瞟,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只要小兰儿不再纠结于上次杀人的阴影里,那他就没有什么好怕了。

    喝进嘴里甜水,似吃了大力丸,全身的血脉筋脉舒服的直打颤!

    嗖嗖!

    两声异响,怵然划破高空,随即两个黑衣人凭空而立。

    天啦!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自命不凡的圣女,竟然被一个小男娃子给缠住了?

    而他们阁的十三将士,也轻而易举地被那黑袍男子,一个接一个砍落。

    面抽,这是当割韭菜呢?惊愕,不自觉抬手摸了摸劲上的头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