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8章疯狂的刺杀
    “真是太喜欢,要是在这里野炊,简直太美了。”

    音落,忙抬腿踏步,弹开,保持安全的距离后,这抬臂伸手朝天,拉一个长长的大懒腰,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山谷中的清晨,空气清新的真像被洗过一般,没有一点混浊,沁心入肺的舒爽,再加上水波荡漾的湖泊,真是别有一番风味,嘿嘿······好想高歌一曲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关锦兰蹙眉,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,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哈,湖水真特么的冷的人消魂。丫的,好在没来大姨妈!

    “跟紧爷。”压声,耳语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,水里冷。”

    “抱紧!”

    “抱紧,也冷啊!”娇气,打埋伏,绝对不能让他在水里把她办了。

    “声音小一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举眸,面色瞬红,“有事什么不能让暗卫上。”

    “爷为了方便,把他们都打发了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免费打工的人不在。所以,此时只能亲力亲为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们可以到空间暂避。”管他们要做什么,她们自安适地睡大觉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撇了撇嘴,还躲不掉了!伸手轻掐了岸边的芦苇,变成两个长管,一个放到自己的嘴里,另一个塞到了赵世子的嘴里。

    伸食指和中指,做爬行的动作,“自然不放心,咱就悄悄潜过去,看看是什么人太岁头上动土,跑到爷的地盘上撒野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见状,锁剑眉,狭长的瞳眸眸色深似冥夜,他带小东西来这里,也不过是临时起意,根本就没有人知道,那么这群人埋伏在这里所为何事?

    眸沉,小东西意然还会潜泳······

    头颅一埋,悄悄地潜游,追了上去,靠岸边,静静听着上面的动静,忽然,赵世子拉着关锦兰身子快速地弹身躯,一道刀气划过,直直的击在刚刚停靠的岸边。

    关锦兰心里一惊,这刀意真是够刁钻的,拐着弯儿破空,直直飞扑降落而来哈,牛逼!

    “烨,要不咱们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我去,本小姐不想杀人!”音落,身躯已然再次被人抱起,急速旋转翻飞不定,避开利刃形成的刀之旋涡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赵世子抬臂一挥,一劲气回击,一声巨响,刀意气场的旋涡中心点,被震得七零八落,消失无痕。

    关锦兰挑眉,还是自家男人牛逼哈,看着这炸的纷飞如蝶的枫叶······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无数暗器似羽箭骤然纷飞,惊的数不清的鸟儿愣头晃脑,‘扑扑扑’的到处乱撞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好看的丹凤眼骤然发冷,运气一震,弹开直刺而来暗器。没错!她是怕麻烦,不想惹事,但是也不能任由别人欺负上门来。脚尖一点,借力压树枝,飚升至赵世子身边。

    赵世子眸深幽暗沉,“不怕,想伤我们的性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先玩玩,等爷摸清他们身后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杀,还是不杀?”音落,眸闪,皇家套路深,动一动都要将身后的势力拉出来清理一遍。

    “莲花宫圣主,今天就是你的死斯!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小脑壳子陡然一紧,我去——埋怨错人了!

    眨巴眨巴瞳眸,不能运用瞳目术,那是她另外一个压箱底的保命符!

    “有本事,就不要藏头露尾,出来,单挑。”音落,莲之舞步已然运起,身姿翩然,瞬间几个飘逸,顿隐枫林,不能拖累臭混球虐人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黑,浑身僵硬,戾气陡然抖升,胸臆闷疼至极,小东西竟然以身犯险,为他引开敌人,让他得清闲?

    脚尖一点,借力腾身运起游龙步,身形如飓风直扑枫林而去.

    砰!噗!

    道道剑气寻影扑击,落在成片的湖水之上,发出‘噗噗’的声响,激起水花四溅喷洒急落无痕。

    关锦兰听音,秀眉急蹙,身姿在空中逸起优美弧度,脚尖轻点枫枝条,似一道精灵飘溢回旋。凭着她对某男的了解,为免被秋后算账的危险,主动认错是为最为正确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!”

    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音落,身躯灵动似飞龙,轻松逸起一缕剑道之意,无情尖啸带地数不清的雪花席卷,快如闪电似地破空而去,眨眸的速度,再次形成的一个惊人的剑道气场,将刚刚现身的几个黑衣人,轻而易举又禁固在其中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缩了缩身子。丫的,莲花,你说谁?你丫的才是笨蛋!意罢,翻白眼,运内力烘衣袍,眸色却是盯盯地看阒,如困兽的几个黑衣人,在剑之气场里左冲右突,划出声声雷霆之音。

    “赵烨,你衣袍怎么没湿?”

    赵世子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回去,再说这事!”

    关锦兰倾城小脸闻言一黑,她好像真是笨蛋!

    转眸,欲找补刚发问的尊严,“喂,聊聊,把话清楚,再打?”

    “此女最是忽悠人,大家不要上当!”

    黑衣人言落,清瘦的脸略红,呼吸渐急促,剑之气场的随风收缩,密集的雪花扎堆,绞集挤压似越来越狂爆涌动,在他分心提醒别人的时候,身上留下道道鲜红的划痕,愣是没有流一滴女出来。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傻眼,她什么时候得了这称号?

    妈蛋!

    看情况,这后面之人,熟啊!

    “赵烨,咱们这次来个比赛,看谁收割的多。如果,我赢了,你今后不得再打我银子的主意?”

    赵烨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赢了再说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撇了撇嘴,此时对敌人仁慈,就是祸害自己!暂时没淡妥,也没关系,可以借这个机会在这些人身上,以及他们身后的人,找补,找补!

    眸深,怎么再能把全部都吸引过来呢?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莲花,你个骚包货,又说本小姐笨,你全家才笨呢!不就是下毒吗?姐姐,不过想慢一秒而已。

    心随意动,脚尖轻点,站立上风,抬臂伸手一扬,粉色的粉粒,随着簌簌的晨风飘出。搂草打兔子,捎带着看看能不能一锅炖了!

    “调皮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呵呵,大头还没出呢!”

    “人精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