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5章越是想解越是纠缠成结
    凉国公府,百年望族,就这样没了,这位‘贾’公子不知道和莲花宫,是不是有着什么诱人的关系?

    两太子相视无语,还真是率真的可爱,抢劫也抢的这么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成灿看了眼自家师弟,鄙视中默默转头,心里开始冒酸水:那间药铺可是她从他这儿打劫去的,竟也不邀请他这个原主人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车来了!”

    音落,弯腰就是一个公主抱,把人直接塞到了马车里,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关锦兰惊见赵烨如此的直截了当,小脑壳‘嗡’地一响,倾城小脸气绯红,小声嘟囔:就会蛮来,也不给人家留些面子。

    赵世子侧眸,打量着小东西边生气边解面具的样子,只觉这小东西又闹心的不少,几绺发丝垂挂在巴掌大的倾城小嬾脸上,飘来又飘去的似带着无数的钩子,飘的他心火腾腾的往上升。

    小厮身躯坐的毕直,耳不见吩咐,当下也不犹豫,‘啪’一鞭子挥出去,拉着马绳儿,‘嗒嗒’缓缓而去。

    众公子齐齐变色,赵世子和贾公子还真是不能用常理来看。

    上官长鱼别有深意地看了眸赵晟,“各位兄弟,明天礼比往常配厚几分啊,哥哥在这里先谢过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司马,狠瞪了眼上官公子,直接甩袖走人。

    温子安面脸色微沉,朝太子赵翰瞟了过去,不觉莞尔一笑,眸内都是势在必得的**,侧眸,也是,只不过暂时结成同盟,抱拳行礼,各回各去处。

    但凭本事,尽管一马马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爷!”

    “忠勇伯,本太子等着看你的表现。”话落,深吸一口气,不甘心似转动了脚步,他到是要看看,关锦兰和赵烨到底去哪儿?

    关跃海额有汗珠滚落,他翥已然躲到巷子后面,为嘛还是太子殿下发现了?瞅他瞟过来的眸色,他往后这几个月,绝对是不能再出门了,府医亲自熬的荡药,看来还得接着喝——啊!

    都是那个白眼狼,现下不知道又和那混世魔王去哪里耍?半点面皮子都不要,真真气煞人也!

    ===

    “赵晟,赵晟,晟公子,你快来,你还不让人住手。”哆嗦,打颤,咆哮!

    赵晟净如清流的眸子漾起月光粼粼,风轻云淡的双臂抱胸,优雅和煦地看着被众人压在地上,‘噼里啪啦’肥揍不停的人。

    成灿一看,自家师弟一语不吭的样子,手臂一挥,众小厮顿是将吃奶的力气都拿了出来,手中的拳头愣是舞出残影来。

    娘的!

    吃霸王餐吃到他们蝶梦谷花魁头上来了!

    “赵晟,你不要把事情做绝了,我大哥人呢?我父王他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赵晟闻言,唇角笑意瞬盈,有意思?大哥,父王?

    赵烨报复的手段,来的到是快!

    “师弟!”

    “嗯,不认识!”

    成灿:······

    不认识,可能吗?

    抿了抿唇畔,双眸似利刃一般,直直盯着地下哀嚎不止,缩成一团的鲁阳王府二公子。

    “竟敢直呼晟公子的名字,又冒认皇亲,污灭皇姓,都出点,往死里打。”

    缩成一团的男子一听,缩成一团的身子一顿,又是一阵拳脚不停的招呼,直惊哭爹喊娘,一个劲儿吐糟:当真是霉运当头啊!

    泪流满面,硬咽着嘶吼道:“晟哥,晟哥,你看看,真的是我,我······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嗯,停手!”音落,微俯首擦头,轻‘嘶’一声,“呀,怎么会是你?”

    “晟哥,确实是弟弟哎。”音落,抬手拔开一头掩面的发丝,疼的直哆嗦,又不敢揉脸,又疼的不甘心放手。

    “哎,怎么会是你?这可如可是好?”

    “晟哥,晟哥,你放过我,我不是故意的,是太子派人跟我说的,只要我绊住了你们,他就帮我做鲁阳王府的世子爷。”

    赵晟不动声色,这厮为了不挨打,还真是沷出去了,他就不怕太子听到这话找他算账?就这样的心智,竟然想做鲁阳王的世子爷?

    “成掌事买个面子,烦你亲自送他回鲁阳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,晟公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。”音落,弯腰,“晴儿姑娘因你,受了惊吓,这陪偿的银子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成掌事,在下一定陪,一定陪。”

    “哼,自如是,事情自然好解决啊!”

    赵晟面色皎洁,其实心里恼火得很,却又不能把这厮直接打死。但也绝对不能让赵烨称心如意,派师兄亲自上门去,撩点风,生点火,下绊子,增加点惹人的兴味。

    谁让这苦厄的命运,越是想解越是纠缠成结呢!

    ===

    关锦兰嘟着能挂几斤重的油瓶的樱桃粉唇儿,看他盘着腿儿坐的笔直,眸色测测地盯着自己,很想插科打诨求放过。

    只是,瞟到他膝盖上大拳头,瞬间牙疼的厉害,“爷,相公,嗯,你生气啦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生气做什么?人家今天挣的银子,你不是也跟在后面要分红吗?”音落,委屈哈,抢劫抢到她这里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看着一脸委屈的小东西,“爷,差银子?”

    “切,您到是不差,那你不要分我的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哼,爷是不差银子,但是,爷就是独独差你的银子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妈蛋!

    这个日子没法子过了!要怎么——破?

    银白贝齿瞬间倒扣,眸珠子滴溜一转,自动想法子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还生气加打劫,我还生气呢,你说你今晚为何让那女子丫在你椅子旁边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狭长的瞳眸微眯,小东西脑子倒是转的快,可他不上当,抬臂伸手一把将人扯进怀里,轻笑说道:“这个,拿着!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蹙眉,这不是在雅间里她给害人精混蛋,装灵液的药瓶子吗?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说,这个给你,现在就喝!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不是她对害人精混蛋说的话吗?

    “你,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快说!”

    关锦兰撇嘴,环在纤细腰肢上的铁钳子陡然发力收紧,疼的某人直翻白眼,只得气哄哄道:“这个给你,现在就喝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