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3章 了不得的相思情
    关锦兰瞥了眼,某大爷眸中划过的一道喜色,暗自松了一口气,总算是哄好人的呀,收手,挪步,掀窗纱,继续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晟公子,你快过来,看那妈妈桑真是小家子气,这才到那,也不怕蚊子飞进去。”

    音落,莹白如玉的青葱般纤细小指微抬,一缕指风轻逸地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鸨眸色一紧,本能侧头颅一看,手中的帕子微愣,任那道劲气直直打在她原先的穴道上,随势嘴巴一抿后,又一脸阳春三月嫣然地看着场中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眸色微凝,我靠!

    竟然是个练家子!嘿嘿······莲花,你丫的这点穴功,不成!嗯······嗯,不懒功法,懒我赖!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本小姐好勤劳的好不好!

    切!

    回去再和你叨叨,现在还是挣银子要紧。

    赵晟闻言,唇角的笑意一滞,眸色潺潺地锁着近在咫尺的侨颜——似楼下刚跳舞的身姿变成楼上倚窗的兰儿小姐,刚喝到嘴里的茶,‘咕噜’一声直接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他没有法子,他快疯了,就是梦里,心口处深也是她,甜中带酸的盈溢着——了不得的相思情。

    “贾公子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音转头,一看便是一愣,小心脏‘嗖’的地应声,跳起了旋转舞,她似能感应到他,净如清流的眸色内,浓烈如酒般的深情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音落,微愕,好像语气还不够冷凛。

    赵晟见状,轻‘咳’一声,“······没事!”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秀眉一蹙,小心脏陡然慌乱,掀窗纱的纤细小手一紧,侧身,眯眸,意念一动,转身,语凝似冰,“这个给你,现在就喝。”

    赵晟浓眉入鬒的剑眸微挑,心中奇醉如饮百年之甜酿,手臂膀随势一抬,温雅和煦一笑,接住被她抛过来的青花小药瓶,打开,直接喝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···不···不谢!”

    音落,怂嗖嗖的转身,她的这个命哎,她这又是抽的什么疯?妈蛋,好想去死一死啊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如刀雕刻的俊脸瞬间紧繃,看着那又倚窗装傻的小东西,“过来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倚窗的身子一怔一松,眉眼瞬间弯弯轻头颅,小腿生风似地旋转而即,悚人的娃娃音儿起,音色娇软,“爷···想吃什么···我帮你削皮···”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,唇嘴抽搐,抬臂伸手一把抓住她莹白如青葱的纤细小手,修长的手指学着她前面的样子,在她掌心缓缓移动。

    关锦兰面囧,臊得满脸热气直冒,愣怔之后就想拔手,可,撞入眼帘却是他,眸色如巨浪般的潮涨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面沉,手中的茶盏一紧,垂首,腹诽:水性扬花的女人,接招,解招的功力到是干脆利索的很啦!怎么不一巴拍回去?

    温子安见状,手中的海碗一顿,桃花般的眸色炯炯,似漫不经心地扫过赵世子眸里的怒火,果断放下刚起的念头,暂不挑战火。

    保持风度,静等看戏!

    传言:得莲花宫圣主一个,如得雄师百万,三国将合而为一不得止,还能境强武道之路,伸长寿命······

    关锦兰挑眉,顺着他手指的移动,默猜着他写的字意,思绪微一辗转,面色顿时五彩缤纷,您老,学的这样快,一点也不好!

    “那个,晟公子,药瓶还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银子也没忘的,派人过去结算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好!”唇角笑意柔如丝线,应答一点也不见迟疑。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似走火入魔,发花痴似的不能收神思。

    赵世子面前奇静,狭长的瞳眸轻瞟一眼。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?

    “啊!”音停,转眸,妈蛋,又用这种嫌弃的眼神儿看她,她做什么的?“疼,做什么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稍窒,她疼?他的心更疼呢!

    “削个梨,给晟公子。”音落,修长的指尖在别人看不到的后面,轻盈着地顺着她的纤细小腰肢,蜿蜒起画,带起阵阵酥麻的痒意。

    关锦兰身子一僵,坐姿倍儿端正,压音软言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明白,晟公子明白就行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楼下

    “六千四百两!”

    “喂,你叫错了,六千四百两已然叫过价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七千二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哇,去,牛逼啊!”

    一次比一次的声响,银子成双倍的往上不停地加价。激烈啊!

    关锦兰挑着秀眉,眸珠子晶亮,潋滟一转,帝城还是了不得的风水宝地,最不缺的就是银子,王孙贵族,官家贵子,世族隐家,哪一个不是一掷千金。

    捊捊脑思绪,想想,还能不能借机再赚上一把?

    “动作快点!”

    “哦,啧啧,爷,你说你们监察司的人是不都该歇菜了。”音落,内里冷‘哼’一声,轻翘了翘,润如樱桃般的粉唇。

    赵晟净如清流的眸色瞬深,喉结微动,只觉哪樱瓣真是娇美欲滴,美得惊心动魄,直勾着他心底一阵的难耐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神色淡淡,波澜不起,伸手拿酒杯,“水至清,则无鱼。”音落,一口饮下。

    “也是,这些还算是吃饱的,如果来个饿的,本公子看贪的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眉头微锁,耳露似赵烨和关锦兰旁若无人的谈话,眸内似赵晟如老神入定神色。其实,私下里早就嗳昧不清,独独就是没他什么事?

    忍不住语出讥讽,“世子身为监查司长,不是应该慎重以待,一查到底吗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眸底内漫过些什么,淡淡应道:“言之有理!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一听,眸色瞬沉,赵烨这厮行事,从来不按常理,现在这么好说话?他心底反而不踏实了。

    “赵晟,你可要好好顺从某人,不然以后,蝶梦谷的生意可就要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眸色瞟了眼身边的小女子,呢喃道:“确是,你要是再往这里跑几次,他这里的生意,还真就做不成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