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2章 您流鼻血了
    老鸨见状,扬起招牌似的笑脸,扯着媚惑的嗓音儿,拉起惊人的长调儿喊唱了起来,“众位,今夜,乃是晴儿拍卖初夜的日子,各位若想做睛儿的入幕之宾,请参与晴儿的初夜竞拍,晴儿姑娘若是遇到有缘之君共度良宵,定然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此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台下瞬间响起几声压抑的轻‘咳’声,和刺耳的尖哨声。

    晴儿眸深,心思陡转,身躯适时地微微发抖几下,腰肢轻转之间,随即踢掉脚上的鞋子,默默缓缓褪下身上的红色纱烟裙。

    音乐也在此时恰点响起,晴儿姑娘似穿花的精灵,眸波流转之间,是道不尽的风情。

    手腕上,粉嫩的足莲上,金铃叮叮作响,随着乐声溢出悦耳的欢快轻脆声,片刻似有嗳昧的迷离之声随着她的胸部,臀部,膨拜荡漾。

    **叠叠的巨浪,惊瞎了所有人的瞳眸。

    握拳,瞪眸,这,这是什么舞?

    又,又是谁编排几舞?

    竟能将女性柔美的身姿,随音韵抖出惊人的弧度,妖艳的仿佛是从森林中偷跑出来的精灵,专门来撩拔他们深藏在血脉最底层的欲念。

    音乐由慢渐快,抖动弧度也在由慢渐快,继续的妖饶着旋转,眸光还在不受控制追随,无声的吞咽之声,顿时让自己也深可耻的无颜面。

    喉结更是不争气地上下滑动好几次,惊愕于那臀部似不要银似的的抖动个不停······一时众男宾连想翩翩······久久无法收回神思。

    “呀,宁公子,您流鼻血了!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啊!”音落,抬臂,伸手,一摸,垂首,低低一笑,音色暗哑道:“春燕,帮本公子想个办法,嗯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,别急,舞已快完毕了。”

    嗲嗲的调笑声,引起众男宾的尴尬的轻‘咳’之声。

    腹诽:真不愧是帝城的花魁哈,这要是自家小妾,也能扭得这么的**夺魄,生活该是多么的美妙啊!

    乐停,舞收,一身红衣霍然而褪,汗珠随着香肩流出诱人的弧度,活色生香的酥脆不带一丝风尘的俗气。

    台下众男宾瞬间瞪圆了眸眸,身躯仿佛烧了一团的烈火,死死粘在上面······

    二楼雅间

    关锦兰抬手揉耳朵,靠窗的位置上望着下面大厅里的动静,轻啧啧两声,“如斯绝妙的佳人,不知道花开何家哈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面黑无法用言词来形容,“哼,我看温太子和晴儿姑娘倒是挺相配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一说,倒也算是那么回事,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
    温太子听言,眸中的凌厉寒气一闪而过,若是他再鼓动关锦兰把楼下的花魁往他身上拉,就算有些条款谈不诚,他也不会收下这样的女子,捡芝麻丢西瓜的事情他可不会做。

    “其实,温公子,你到是真的可以把晴儿姑娘赎回去的,你们北延国离我齐国千里之远,肯定没有人会知道她的身份,到时定能过上神仙侠侣的日子!”

    温太子闻言,神色一怔,随即莞尔一笑,淡淡道:“如能娶得某人,外加送她一个,也不是不成!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音,瞬间来神,语言轻松的声音似兰谷的幽风,笃定地相信,只要她说,他就会做。

    “成掌事,动作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慢!”急急打断,“贾公子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帮你抢人啊!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贾公子,我心里已经住着一位天仙似的姑娘,那里还看的得上什么晴儿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··那就算了,本来,我还想如果你有意,我就跟成掌事给你讨个人情,成全你们。毕竟,温公子,你刚才看晴儿姑娘的眸色都泛绿了。”

    音落,瞬间面冷。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温子安欲抓狂,他的瞳眸:绿了?

    他只是给这新奇的舞蹈给吸引的,心头不自在,抿唇不想再听她,说出让他更加狼狈的话。

    关锦兰撇嘴,转头颅,撸袖子,忽然起身拍桌子,“成掌事,没水果?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面色变幻,贾公子这抽的什么疯?

    就他们的身份,是绝对不可能和弄回一个青楼女子滴。

    瞅瞅,她这拍桌子的力度,真是有水准哈,碗盘叮当响,杯盏内的香茗竟然一丝丝,也没有动晃!到底是跟着混世魔王待一起久了。

    这性子也是越发的霸道!

    成灿一听,面色一沉,盛怒,张嘴直直冷‘哼’一声,欲收眸,狠瞪吸人血的狐狸精一眼。

    “去拿!”

    成灿闻言,脚肚子一软,欲瞪关锦兰的眸色,灼灼地落在自家师弟身上。

    赵世子侧首,“这里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,回去,爷给你准备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所以说,现在让她憋着肚子里的馋虫喽!

    “再玩一会儿,嗯。”

    话音儿一落,雅间内又是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赵世子如刀雕刻的俊脸冷冷,狭长的瞳眸轻扫了在位的一眼,薄唇轻启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去拿!”

    “哦!”音落,转身,师弟笑的真是让人心弦儿抽筋,那表情似有冲锋杀敌的腻劲儿,就等着往他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真会办事!”音落,悄悄勾起旁边男人修长的大手,撩着他掌心悄悄描述着爱的宣言词。

    成灿垂首,吸人血的狐狸精,成日内都是这么阴阳怪气的,妥妥的反话也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!

    一楼

    蝶楚谷老鸨声音再次响起,“各位爷们,睛儿初夜竞拍马上开始,你们的银票可准备好了,待会起拍的底价是八百银子一次,每一次加价是八百两,最后,价高者便可以和晴儿姑娘共度良宵了。”

    这边,老鸨殷切的说道,那边晴儿从台上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竞拍到是开始了,一楼大厅价钱叫得很是欢快。

    “一千六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二千四百两。”

    “三千二百两。”

    叫价是越来越高,忽然,二楼某个雅间响起一声叫声,“六千四百两。”

    二楼里面的人参加了竞价,一张嘴便涨道了六千四百两。

    老鸨笑道嘴巴都能塞鸡蛋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