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0章 咸吃萝卜淡操心
    忠勇伯关跃海一听,满额黑线,全身发僵,扯唇角,“客气了,不用,不用······”边说边撤退,生怕一个脱不了身,惹了一尊尊的大佛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,拔拓子安两人互请,抬腿踏步走了进来,坐下,自然拿起桌上的茶杯,眸深,只觉满室趣味骤散。

    关锦兰眸见两人结伴而来,秀眉一挑,脚下步子似闪电一晃,手臂一抬一伸一收,意念一动。

    得波得波,耸肩膀,嘿嘿······还得靠自己啊!

    成灿愣怔,太阳穴突突直跳,身躯发僵,有片刻都不能动弹,等着再回神之眼,眸色乍凝冷沉,看着得瑟耸肩膀的关锦兰,一字一咬道:“关,贾,公,子,你,拿,出,来。”

    “呀,世子爷,他吓着人家了啦!”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眉心一抽搐,下一瞬断轻斥道:“过来坐,乱跑什么?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哦!”音落,转眸,做鬼脸。

    成灿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你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这种时刻你怎么那么闲,不用准备拍卖花魁事仪啦?”

    “你,哼!”

    音落,转身,‘咚咚’踏步而出,他不是怕她,他是心疼他家师弟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眸眯,心中辗转计较无数遍,面上却扬起雍容的淡然笑意,不紧不收慢地持盖拔茶,以他对他们俩的了解,必然已经撕破脸,私下内听说都打好几回了。

    为了她,竟也能坐到同一张桌子吃茶。

    温子安侧眸,看着袅袅的茶香,浓眉一挑,“世子,不知对舍妹和亲一事,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赵世子闻言,收回握着某女狠揉轻捏的修长大手,“北国盛情,自有人心领,在下就不奉陪之事了。”

    温子安一听,将面前的茶盏一推,语带霸气道:“我北延素闻世子才华冠世,此次更是一片诚心而来,所求不过是于齐国世代和平。世子居然推拒,莫非是不想与我北延交好?”

    “交,还是不交?这种事情,没必要与本世子谈,更何况本世子早就有的婚配之盟。”音落,转眸,“吃慢一点,看你一嘴的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蹙眉,面僵,然而,这样他······垂首,不看他们之间的暗流涌动,任赵世子帮忙擦唇角的同时,桌子下面的小手忙不停,狠掐钢铁板的大腿肉。

    她会吃的满嘴是油?臭屁,纯扯淡,装逼!

    垂首,自顾吃美食,害人精的混蛋,竟是算准她回来似的,整的全是合她美味的膳食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似不着痕迹地一笑,伸手欲拿起一肉串尝尝的同时,眸色沉沉暗暗,似无解地看着两人同时时弹起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赵晟,贾公子,俩位何意?”

    赵晟见状,和煦一笑,净如春水般的眸色似透过她层层厚厚铠甲,轻疑地知道她的心思,他亲自为她做的,她不舍不得给别人吃。

    “嗯,那是贾公子特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贾公子兴趣还真特别,竟然跑到蝶梦点餐!”

    关锦兰抿唇,垂眸,看着身边男子,眸底人溢出的一抺嗔怒,薄唇微勾轻轻放下,忍不住嗖嗖地打了个颤,瞬间没好气道:“一国太子都能来,我为什么就不能来,齐国也没这个规矩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一听,眸色迷离,轻言,“我是男子。”

    “本人,亦是公子!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一听一噎,随后剑眉微微一挑,敛容道:“若是让人发现你的身份,对你的闺誉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,翻白眼,这金子收得一点儿也不怨,关他毛事!

    “谁?看到这儿有女人的?”

    温子安桃花般眸色炯炯,唇角一扬,‘噗’一下笑出了声,小女人装傻充愣的样子到是一绝!

    “笑个呸,再笑,吃的喝的都要别外加收银子。”一个个咸吃萝卜淡操心,正主都没说什么,你们用得着嘛!

    温子安闻言,嘴角抽搐,恼羞成怒了!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,侧首,淡淡低语道:“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爷纵你。”

    呃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我说晟公子,这客人都来了半天,一个花姑娘也没有,这就说不过去了啊。”音落,雅间里几个脸色彻底黑了下来,瞳眸里劈啪的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赵世子合眸,眼眸跳了好几跳,才控制住想把关锦兰绑走,回院狠收拾她一顿的打算。

    温子安桃花般的眸色炯炯,真是想不到关锦兰这小女子进了蝶梦谷,比他这个男人还要男人,真是有趣的很啦!

    关锦兰不理众人的脸色,继续道:“这进了蝶梦谷,难道不是女人伺候男人?这是,准备男人伺候男人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眸沉,小东西这是知道回去不会有好,“嗯,还有什么想做的,继续。”音落,他很不愿意地承认,他心似有一把飞刀悬在上头,刺的他生疼。

    其余几个人,因赵世子的话脸色都非常的好看,视线‘砰砰’相撞,又迅速撤回,脸上溢出赫然。

    关锦兰挑眉,“原来,有人好这一口,可,唉,本公子不愿意做兔儿爷。你们都留点神,瞅摸着注意一点,可千万不要被身边的人给带坏了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狭长瞳眸,漫过各种颜色,没良心的小东西,越来越能挑起他的火气,胆子现在肥的狠。

    “肉串!”

    关锦兰斜睨了眼赵世子,手臂一抬,带起两只交握的大手,“世子,你这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一见,身躯一僵,“贾公子都已经这么说了,要不,咱们换个位置?”

    关锦兰听言一愣,转头颅,龇牙道:“你是哪一个,又有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侧身轻‘咳’一声,回转满脸带笑地看着关锦兰,音色凉凉道:“很快就有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赵世子一听,面色瞬间黑如锅底,掌心一凝,一道似有若无的劲气,直冲着太子赵翰面上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往后一仰,劲气擦着太子的臂膀而过。

    温子安,眯眼,心情愉乐。

    关锦兰缄默,她好像做过头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