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9章 蚊子再小也是肉
    “喂,他行不行不用你来操心。再说,他是我的人,洁身自好不行啊?你纯属吃饱,闲的蛋疼,小心风流花心的得那花柳病。”

    音落,翻了个大大的折眼,很是‘瞟’了眼,刚刚踏步而来的关跃海。

    “贾公子!”

    “嗯!”音落,转眸,“噌吃饭的软蛋,送金子一千两才可以进雅间。”话把子一落,脚步微停,侧头颅,低语,“跟你说,整你的那些主意,都是世子爷出的。”

    成灿:······

    蹙眉,抿拳,吸人血的狐狸精,竟然想拿他当箭使,他又不是他师弟。

    赵世子见状面沉,狭长的瞳眸微眯而掀,欠收拾的小东西,不过是收她的银匣子,竟然扯着他的面子,打劫银子的。

    太子赵翰侧眸,和身旁的温子安眸色相撞,两人同喉结滑动,汗毛起立,惊悚心儿直发酸,用得着这么划出墙的护着一个活阎王?

    还有,噌吃饭的软蛋,送金子一千两才可以进?后面那是什么意思,看她一脸泰然和理所当然的态度,明显是做惯了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成灿听言,身躯一僵,心里思绪辗转,腹诽:赵世子怎么没有反驳,吸人血的狐狸精的话?

    还是?

    事实正是如此!

    所以,也对,谁能想到那么阴损的主意?把他卖去楚馆,眸色瞬间幽深——他躺箭,为自家师弟做箭把子了!

    吸人血的狐狸精,惯是抢劫的土匪,帮还是不帮,抽点分成,补下被强抢的药铺子?

    敛心神,眸转。她竟然能明抢两国太子和她自家父亲的身上。他怎么就觉得又有哪么一点点,一点点,只是那么一点点佩服她!

    赵晟看着终于走了进来的兰儿小姐,净如清水的眸色中漾起情浓纯烈如酒,唇角微扬然起温雅和煦的笑意,音色潺潺道:“你啊,这样的金子你也要挣?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瘪嘴角龇牙道:“嗯,怎么,你不爽啊?”

    音落,脚下步子一扭,避开灼热的视线,垂道,腹诽:看样子身上的伤口是全好了。

    赵晟闻言,身子僵了一僵,瞬间却又化为晴日下的霜露消失无痕,“嗯,不会觉的有点少吗?”

    “哼,蚊子再小也是肉嘛,谁让他们像苍蝇一直在耳边吼吼叫,死缠上来。”

    赵晟:······

    他也是想死缠上的那一个,“饿了?”

    音落,春水般的眸色微漾,荡起一圈一圈波纹,怎么办呢?他的心只要一近她的身边,就是如此的欢喜,如此的在意,如此的不愿意放弃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呀,好多的肉串?”

    赵晟听言,收神视,抿唇,咽下口腔里似酸又似甜味道,“我特意为你做的,喜欢就多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闻言,心儿‘咯噔’一跳,仿佛有几斤蜂蜜顺耳鼓钻进的身休,溢满了整个心海,伸出的手臂微僵,佯在半空中微愣一秒,抿了抿唇角,“要是折成银子,送我,我会更高兴。”

    赵晟:······

    静默须臾,忽然似笑似叹,“你这个样子,最是念人赏心入目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: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他们之间更本就不可能,而且,也都说好的只做知己,为何还要来撩拔她的心弦。

    么么!

    莲花,你整什么妖蛾子,吵什么吵?

    变强?

    变强就可以保护自己,也可能保护自己想要的人。我,我去,本小姐不受你诱惑,‘砰’回神,睫毛轻颤似扇子不停的划过空气,樱桃粉唇直抽搐,筷子竟然断了。

    赵世子举眸,似有暗光闪烁,斜视横在门口的成灿。

    “世子!”

    “哼!”音落,手臂微抬,从袖口里拿出一个红木匣子,放进成灿的手里,走进了雅间。

    成灿:愣怔!

    关锦兰见状,瞳眸瞬间瞪圆,臭混球,那是她的银匣子哎!

    “眸珠子收收,都快掉一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我···”抬手揉额角,气死本小姐了,臭混球他到是会羊毛出在羊身上。

    “回去分账。”

    关锦兰一听,动作卡盒,刷的站了起来,龇牙道:“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赵世子眸色轻扫赵晟一眼,再次转向跳脚的关锦兰,声音低沉道:“没爷的面子,他们能交银子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爷七,你三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不带这么玩的,嗯。”

    “爷八,你二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行,你够狠,你七我三。”

    “错,机会过了就没有,爷九,你一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我!”

    妈蛋,竟然打劫本小姐,哼哼,爱滚哪玩去哪玩,姐不伺候了,思眸,转眸,看着一直静静坐着看他俩的赵晟。

    嘿嘿······

    抬手整一整衣袍,纤细小腰肢一扭,端坐,悄悄移椅子,往赵晟那边靠了靠,“喂,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!”

    关锦兰无语望顶,平时那么聪明的一个人,这时候怎么能犯拙?樱桃粉辰一勾,笑的那个春光灿烂.

    “晟公子,嗯······”音色带着颤音儿。

    “···嗯···”音落,唇角和煦一笑,自等,看她的小动作,她在他面前,为他,不,为银子能做到何种地步?

    “我去!”间落,垂眸,拿串,吃肉肉。

    赵世子听言,移视线,朝赵晟扬了扬唇角,随即恢复常态。

    赵晟:······

    瞬间开始走神!

    太子赵翰莞尔一勾,“请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!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上官长鱼见瞳眸一闪,收神线,看着身后一脸懵逼集体风中凌乱的好友,轻咳两声,“众位,咱回坐。”

    “啊,啊,一起一起。”齐齐附合,神色各异挪脚步,入坐的身躯,却陷入的短暂了沉默。

    长官长鱼低头,面上自顾欣赏他短而粗的大拇指上的墨玉板指,内里早就心不在焉地飘远了。

    关跃海阴着个脸,面色非常的难看,“爷,属下就不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赵翰闻言,侧头颅,不咸不淡点头。

    温太子见状,哈哈一笑,“一块来的,自然要一块进去,这门票本公子帮你给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